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81230 吳富仁牧師 - 神救贖之日

經文:以斯帖記9:1~9
題目:神救贖之日

前言:敬愛的弟兄姊妹平安,祝福大家聖誕快樂!

大家平安!今天是2018年最後一個主日,再過一天,2019年就即將到 來,請問您今年過得怎麼樣呢?不曉得您有沒有去過綠島,假若你去過,記 得一定要去參觀綠島人權紀念公園。這個公園是源自白色恐怖時期設在綠島 的兩個「政治犯監獄」,第一個時期是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新生訓導處(1951年 ─1965年)、第二個時期稱為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1972年─1987年,或稱綠洲 山莊),著名作家柏楊曾關在綠島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的碑 文,就刻著他所寫一首短短的哀歌:「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 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有人說,在台灣這都已經是過去的歷史,我們要往前看,不需再提;但 我卻認為,惟有我們記得與紀念,才能找到族群和解、彼此赦免以及繼續往 前行的契機,只有真正哭過,才能遺忘。柏楊的詩正點出一件事實,當年被 關許多的受難者,不只在監獄當中遭受莫名的恐懼,他們的親人同樣飽受 煎熬,除了流淚擔心之外,還要遭到社會的歧視,有些人財產身家被沒收, 警檢情治單位還不時前來家裡盤問、騷擾,因此沒有身歷其境,無法感受到 他們的痛苦,他們在長夜的哭泣,就像末底改不肯受安慰,以斯帖決心禁食 禱告,有一個共同的心聲,那就是哭求公義何時實踐,救贖之日的來臨;不 過相形之下,以斯帖與末底改是比較幸運的,他們親眼見到這天。當然,以 斯帖記第九章歷來也造成神學家許多爭議,除了版本眾多外,就是其中所表 達出來的觀點,上帝救贖之日竟是容讓祂百姓趕盡殺絕嗎?這是出於上帝心 意,還是來自人的仇視與族群對立呢?

上帝救贖之日

聖經中所提到的救贖,原文是「使捆綁、被壓迫的人得釋放,救贖者要 付代價」的意思。因此,希伯來原文有關救贖的三個詞語裡,前二個是名詞 都是法律用語,都跟替贖有關。最後一個字最特別,是動詞,原文是「遮 蓋」,就是「罪得著遮蓋、被贖回,或作出補償」的意思。koper(贖價)這 個動詞,可能有「用生命付代價」(出21:30、30:11~16)的意思。先知特別 向提到上帝救贖之日的異象,「我吩咐我所挑出來的人;我招呼我的勇士─ 就是那矜誇高傲之輩,為要成就我怒中所定的。山間有多人的聲音,好像是 大國人民。有許多國的民聚集鬨嚷的聲音;這是萬軍之耶和華點齊軍隊,預 備打仗。」(賽13:3~4)在以賽亞的異象中,那一天,上帝要救贖,是祂審判 之日,也是祂要點召軍隊,祂召集那些在歷史舞台上特別挑選過的人,矜誇 高傲之輩──一般認為這裡是指古實、巴比倫、波斯這些君王,成為祂的軍 隊,為要成就祂忿怒所行。

但祂也特別要對上帝的百姓說,如果是那天,我要「對膽怯的人說:你 們要剛強,不要懼怕。看哪,你們的 神必來報仇,必來施行極大的報應; 他必來拯救你們。」(賽34:4)換言之,即使天地變色,形勢嚴峻,然而上 帝的百姓不需懼伯,因為,這是上帝的報仇之日。 轄制仇敵

因此,我們在第九章讀到彷彿上帝報仇的這日到來,「十二月,乃亞達 月十三日,王的諭旨將要舉行,就是猶大人的仇敵盼望轄制他們的日子,猶 大人反倒轄制恨他們的人。」(斯9:1)在以斯帖記裏,有兩道王的喻旨, 用正式公告的方式下達到波斯全國。第一道是哈曼假借王的諭旨所下的,亞 達月十三日正是哈曼擲普洱,掣籤得來的幸運日,他原先想在這日,把猶太 人從波斯帝國裡滅絕。但在這日來臨之前,他已被掛在木架上。哈曼為何會 下達種族屠殺的喻旨呢?應該不只是因為末底改不跪拜他,相當可能在當時 的波斯帝國裡,已經有一群反猶太人的人。我們會對與我們生活、文化、習 慣不一樣的人,做出記號。以中國為例,古時候的中國,認為自己才是世界 的中心,這可能是中國這名稱的出處,而皇帝當然是世界最高領導者,因此 才會稱周邊地區,為東夷、南蠻、西戎和北狄,這些都是輕蔑的語彙,換言 之,他們都不是人;他們來朝見皇帝,還需行跪拜之禮。台灣人也不惶多 讓,早期宣教師像馬偕來台灣時,就被稱為「紅毛蕃」,蕃就有輕視的意 味,早期漢人也這樣叫原住民,原住民當然也會回叫漢人為「白浪」(歹 人)。

這常是因為不了解、沒有真正認識而產生的隔閤。猶太人滅國後,流亡 到各地定居下來,但他們的信仰、文化、吃食、生活習慣,與當地截然不 同,甚至刻意分別,因此他們引起側目、反感、甚至生出敵對之心,相信各 地都大有人在;因此,哈曼發出喻旨的舉動,只是一個引爆點而已,他是那 個驅使人採取邪惡殺戮行動的人,但這股反猶太人的氛圍,在波斯國內絕對 不只有他,邪惡會引出更多、更大的邪惡,仇恨也是。在近代,不論是屠殺 猶太人、盧安達的種族滅絕,伊斯蘭國(isis)戰士將處決鏡頭公諸於世,這 都讓我們見識與警覺到,暴力總會找到方法,顯示自己的存在。幸好王后以 斯帖,透過影響力,發出王的第二道喻旨,讓波斯國內的猶大人,在這一天 可以集結,回敬與轄制那些恨他們的人。「猶大人在亞哈隨魯王各省的城裡 聚集,下手擊殺那要害他們的人。無人能敵擋他們,因為各族都懼怕他們。 」(斯9:2)換言之,那一天猶太人集結是個自保行動,但卻是個不是你死就 是我亡的狀況中,會演變成各族懼伯猶大人、無人敵擋他們的原因,是因為 書珊城裏的權力核心突然更換,當然,相信這更是來自於背後上帝的介入。

上帝──未看見的介入

「各省的首領、總督、省長,和辦理王事的人,因懼怕末底改,就都幫 助猶大人。末底改在朝中為大,名聲傳遍各省,日漸昌盛。」(斯9:3~4)末 底改從王承接過戒指(斯8:2),也就表示這時的他,不再是卑微的看門人,而 是已被高昇,成為亞哈隨魯王身旁大臣,波斯國的宰相;然而,末底改雖因 他的影響力使人懼怕,但他明白,他的被高舉並非只因自己的能力,倘若不 是上帝那未看見的手介入,他怎能坐在此高位上呢?而他也明白,上帝讓他 掌權為的正是這日,要讓猶大人──上帝的百姓得著幫助。

「猶大人用刀擊殺一切仇敵,任意殺滅恨他們的人。」(斯9:5)「任 意」原文可翻成「隨自己高興」,神學家為這個字也為這情境有許多爭辯; 有人認為,這表示猶大人一定作出超出命令之事,因為當事情是隨自己高 興,只要我喜歡有何不可時,人性那邪惡的本質就會產生;也有人質疑,第 二道喻旨眾所皆知,為何那些人還傻傻的去攻擊猶太人呢?我們應該明白, 這裡雖強調他們用刀任意擊殺,但卻有所限定,首先必須是他們的仇敵,更 是恨他們的人,原文裡專指男性,所以這場殺滅中沒有女人孩童;同時這用 語,可能專指戰場上的殺戮,因此他們或許得知有第二道喻旨,但由於第一 道喻旨沒有取消,因此他們敵對之心大於理智。但我們無法否認的是經文指 出,所有的傷亡都是敵方,同時傷亡人數很大,光書珊城被殺就有八百人(斯 9:6、15),還不包括哈曼十個兒子,全波斯就有七萬五千人被殺(斯9:16)。

使與神為敵的與神和好

讀到這裡,你與我一樣都會想,這就是上帝救贖之日嗎?難道上帝喜歡 人們以暴力相向,把那些恨我們的人殺死,事情就能解決,一切就天下太平 了嗎?這就是為什麼歷代許多神學家,把以斯帖貶抑成猶太部落化與殘暴的 證明,有人甚至認為不值得一讀,從要不要放入正典,就有許多爭議,常 有人認為此書助長猶太人國族主義,鼓勵大屠殺;但親愛的朋友,我們應該 持平來讀以斯帖記,因為另一面,它也在告訴我們,上帝關心那些正在受壓 迫、受到歧視的人,祂會在適當的時候,用看見或未看見的介入,使人們正 視問題,改變形勢與情景。

就是因為在人類歷史上,常使用暴力、殺戮的手段來征服一切,讓許多 人有錯覺,以為惟有讓仇敵消失,用壓迫與制裁手段,造成人心恐懼,才能 達到平靜;殊不知,這是最虛偽的平安。真正的平安,是那位出生在大希律 恐怖殺戮下的倖存者,道成肉身,上帝的獨生子主耶穌基督,因為祂嚴正的 告訴我們:「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 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43~44)。祂不只 用說,還親自用釘在十架,流下寶血,為要洗淨、遮蓋我們的罪,祂是用生 命來成就祂所說的。

「基督徒」這個稱呼,顯然是異教徒取笑基督信徒的綽號,基督徒當然 不甘示弱,稱那些還未信的人為「異教徒」(pagan)作回應,這詞源自拉丁 文,意思是土包子或鄉巴佬。就人性的角度而言,我們會很習慣的仇視敵 方,區分彼此為「我們」和「他們」,但是耶穌不斷告訴我們,雖然信仰、 種族、文化、性傾向、政黨、宗派,都會被我們拿來築起「非我族類」的藩 離,但這都不應該是我們的藉口,潘霍華牧師在牢中最後的歲月裡,這樣 寫:「耶穌基督一生,強敵環伺,末了,門徒逃的一個不剩。耶穌在十架 上,極其孤單,身旁是罪犯和嘲弄的群眾,然耶穌降世,為此而來,好讓與 神為敵的能與神和好,得享平安。」

上帝從未應許我們,成為基督徒就沒有仇敵,然而該怎樣去面對仇敵, 與恨我們的人相處呢?耶穌正用祂自己的生命教我們,愛仇敵,為逼迫我們 的禱告,這真是困難的禱告,但要「讓與神為敵的與神和好」似乎沒有捷 徑,而惟有人與上帝和好,人與人才真能享有平安。 找對方向,跟對主

今年剛過世的尤金畢德生牧師被喻為當代靈修學大師,他出生於一個非 常虔誠五旬派的家庭,從小就在教會教導中長大。他曾經寫過一個故事, 他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碰到一個二年級的男生,名叫蓋瑞森強斯(Garrison Johns),專門霸凌弱者,他卻盯上了畢德生。畢德生描述:「從小,教會裝 備教導我,進到更大的世界,面對鄰居、學校生活,是背誦這兩節聖經:『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與『有人打你右臉,連另一邊也轉過去由他打』。 我不知道蓋瑞森怎麼會知道,可能是霸凌者的第六感吧。每天下午放學後, 他幾乎都會逮住我,把我揍一頓。他發現我是基督徒,揶揄我是『信耶穌的 膽小鬼。』大多的日子,我都被打得瘀青,備受羞辱的回到家。我的母親告 訴我,世人對待基督徒,向來如此,勸我最好早早適應、接受。媽媽還告訴 我,應該為他禱告。」

「有天下午,我和七、八個朋友走在一起,蓋瑞森從後面追上,開始用 拳捅我。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突然火大地失去理智。在那一刻,聖經統統 抛諸腦後,我用力揪住蓋瑞森。出乎我們意料之外,我的力量竟然比他大。 在扭打之間,我把他摔到地上,坐在他胸口,用雙膝壓住他的雙臂,讓他 動彈不得,他只好完全任我擺佈──這真是棒得令我難以置信。我用拳頭打 他的臉,感覺太爽了,於是我又補上一拳。只見他鼻子湧出鮮血來。我對他 說『認輸投降吧!』他不肯求饒,我繼續打,流出更多血,然後我的基督教 背景起了作用,我大聲喊:『說!我信耶穌基督是我個人的救主』,他不肯 說,我繼續打,流更多血。我又試了一次:『給我說!我信耶穌基督是我個 人的救主!』這回他照辦了。蓋瑞森強斯是我頭一個帶領信主的人。」

親愛的朋友,欺壓霸凌會滿足人心的慾望,但無法真正贏得人心;即使 拳頭下口裡臣服,心裏仍會不服。在歷史上,教會還真犯下許多大罪,有人 就曾列出其中的幾項:十字軍、宗教裁判所、1550年至1650年的宗教戰爭、 迫害女巫、贊成奴隸制度、種族主義、壓迫婦女、反猶太主義、反科學。即 使成為教宗、牧師、長執,即便受洗過後,也無法保證我們真是耶穌的跟隨 者,原因是,就像小時候的尤金畢德生,當我們能夠駕凌對手,那真是棒得 難以置信,能夠控制別人,真是感覺太爽了!但這卻不是主耶穌基督的教導 與選擇;同時,耶穌更向我們指出,只要是人──不論信主與否,都深受罪 的傷害與捆綁。事實上,我們若願意承認自己有墮落的罪性,那麼一定不會 壞到哪裏去。

因此,雖然人性、歷史、社會、教會,曾有過不良的示範,同時甚至還 不斷犯罪,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認罪,學效耶穌的帶領;甘願蹲下來,以愛之 名去服事,寧願選擇走上那條受苦、被釘之路,我們都可能有過那失去理 性、只為追求自己爽就好的時刻,求主赦免。因此千萬要記得,以斯帖記告 訴我們的,是上帝救贖的一部份故事,另一部份,我們則是要從耶穌身上學 習,請問你是誰呢?你跟隨的是誰呢?願主幫助我們找對方向,跟對主。因 為那將會決定我們的人生,帶領我們產生不一樣的結果,而那才真是上帝救 贖之日來臨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