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10228 吳富仁牧師 - 與上帝同行的人

創世記5:18~32
題目:與上帝同行的人

長壽≠祝福?

大家平安!彭祖是中國神話裡出名的長壽仙人,相傳他活八百歲;在 道家的莊子、論語中都提過彭祖,晉代葛洪在他所寫的《神仙傳》中寫 到彭祖的傳說,當時的君王派人向彭祖求問長壽之道,他卻說:「我是 遺腹子,三歲時母親過世,遇到蠻族之亂,流離西域,約百餘年。我總 娶年輕的妻子,因此我失49個妻子,死54個兒女,數遭憂患,和氣折傷 ,榮衛焦枯,恐不度世。所知淺薄,不足分享。」

中國傳統觀念的「五福臨門」中的第一個福氣,就是長壽;這同時 也影響著台灣人的觀念,但即使像彭祖,長壽到被稱神仙,長壽到與他 親近、他所愛的人都離開人世,活著卻總處在憂愁患難變動的世代,被 欺壓遭流放的痛苦裡,這樣的活可以稱上祝福嗎?即便現代醫學發達, 可以用藥物與機器延長生命,但若人只能躺在床上插管喘氣,這樣的長 壽,可以稱得上祝福嗎?長壽,這或許這也是許多人讀創世記第五章時 的第一印象,在亞當這份家譜裡這十個世系的人,都活得比彭祖還長壽 ,為什麼呢?歷來有就有很多解釋,上帝創造時的環境,一定比現在更 好,因此人的壽命每況逾下;或者與當時紀年的方式有關;但不管如何 ,現在我們無法真正明瞭這些數字的意義,最多只能表達洪水之前的人 類,壽命要比現在長得多。而長壽就代表祝福或無罪嗎?在這份家譜中 無法顯示出來,這份家譜最突出的,就是撰寫到二個人,其中就是第七 位的以諾與第十位的挪亞,以諾在世上活得最短,然而卻最突出,「以 諾活到六十五歲,生了瑪土撒拉。以諾生瑪土撒拉之後,與上帝同行三 百年,並且生兒育女。以諾共活了三百六十五年。」(創5:21~23)

家譜的價值

「這是亞當後代的家譜。當上帝造人的日子,他照着自己的樣式造 人。」(創5:1)與「這就是天地創造的來歷」(創2:4)雖然中文翻譯成「家 譜」與「來歷」,其實原文都是同一個字(toledoth),這個字重複在創 世記出現,都在關鍵的地方,因此現代神學家認為,這是創世記編輯者 用來作為主要分段的字詞,共出現13次。提到家譜,我想多數人並不陌 生,家譜表達人生命的延續與關係。這份家譜有一個起點,那就是上帝 照自己樣式造人的那天,與終點「拉麥共活了七百七十七年,就死了。 挪亞活到五百歲,生了閃、含和雅弗。」(創5:31~32),因此這份家譜 的目的,就是要串連這前後兩個重要事件,人的被造與挪亞時所遇到的 洪水。

在這份家譜中,也回應了上帝對亞當所說的話:「只是知善惡的樹 所出的,你不可吃,因為你吃它的日子必定死!」(創2:17)這句話可 以有兩種解釋,第一是吃的那日你會死,第二就是吃它那天之後,你的 死刑便確定了!聖經透過這份家譜告訴我們,答案就是第二種解釋。就 像摩西的感嘆:「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 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即逝,我們便如飛而去。」(詩 90:10)我們與這份家譜裡的人一樣的是,我們終究都會死。台灣人很看 重家譜,這與我們文化中深受儒家影響有關,事實上,基督徒也應該看 重,因為在聖經中多次用家譜作為標示身份的記號,就在告訴我們,若 不明白生命起源,怎能往前展望呢?我有幾次主持除偶像禮拜時,會請 家人將神主牌後的家譜紀錄下來,才交給牧師處理,請他們要保存好自 己的家譜,我們不用敬拜祖先,但卻要記念他們。

與上帝同行

然而,人活在世上的日子,都值得人們記念嗎?當上帝造人,將人 置於祂的伊甸園後,人卻違背祂禁令,甚至當上帝找到他們時,「那人 說:『你賜給我、與我一起的女人,是她把那樹上所出的給我,我就吃 了。』耶和華上帝對女人說:『你怎麼會做這種事呢?』女人說:『那 蛇引誘我,我就吃了。』」(創3:12~13)難道這果子硬塞進亞當夏娃的 口嗎?然而他們共同的反應卻是,不是我的錯,是你賜給我那女人的錯 ,是蛇的錯。親愛的朋友,亞當把責任推給女人,也間接推給上帝;而 女人呢?把責任推給蛇;這正是人背離上帝──罪的源頭,因此他們被逐 出伊甸園。

在古代近東,當父母將不肖子逐出家門時,會將兒子身上的外袍取 下,表示斷絕關係;當父母重新接納被逐出家門的孩子,當兒子回家, 會為他再穿上外袍,我們在路加福音讀到耶穌所說浪子的比喻便是如此 ,「兒子對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 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僕人:『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 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路15:21~22)父親吩 咐把上好的袍子讓兒子穿在身上,就表示他已經被重新接納。然而,當 人被上帝判定要被逐出伊甸園時,上帝卻做了這個舉動,「耶和華上帝 用獸皮做衣服給亞當和他的妻子穿」(創3:21),這表示,雖然人被逐 出伊甸園,但上帝仍然看人為祂的兒女。然而,人的罪性,卻將自己帶

離上帝越遠,當該隱謀殺自己的兄弟,上帝找到他,質問他,「耶和華 對該隱說:『你弟弟亞伯在哪裏?』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 弟弟的嗎?』」(創4:9)上帝豈會不知道答案,祂問該隱的目的,是要 人承認自己的罪。想不到,人不僅背離上帝,更輕易背叛與破壞與人的 關係,對自己該去愛的人,該負起責任的人漠不關心。即使該隱被判定 終身流浪,土地不再為他效力,只能靠撿拾為生,但上帝還是眷顧該隱 ,在他身上立下記號,像立約般,成為他的通行證,上帝成了該隱的保 護者。

雖然在塞特的兒子以挪士出生後,「人開始求告耶和華的名。」( 創4:26)但這種求告,是人遇見痛苦哀傷一時的懇求,就像摩西所說, 生命中充斥的勞苦愁煩,當下人的求告。在第五章中,每個人都活那麼 多歲數,但在活著那些年裡,好像沒什麼是值得記念的;因此,在上帝 眼中,這份家譜只能簡單記成:「某某某活到幾歲,生誰,又活幾年, 共活幾歲,就死了。」直到這份家譜的第七位,以諾,才特別寫上,以 諾與上帝密切來往,因為「與上帝同行」原文是「與上帝一起來來去去 」,更特別的是,接著記載「以諾與上帝同行,上帝把他接去,他就不 在了。」 (創5:24)這表示他沒有經歷死亡的過程。因此換言之,人可以 脫離上帝那必死的判決,重要的是,要與上帝同行。包偉(W. R. Bowie)這位神學家說,這段話令人吃驚,「像一顆明星,照耀於本章所 記屬地的記錄之上」。簡單而重複這句話,與上帝同行,打斷了原本生 命的規律──以諾本與其他人一樣,受到生命的規律──生與死所限定;然 而聖經卻告訴我們,倘若我們要出死入生,打破人世的限定,那就要與 上帝有親密關係,與祂同行。

得到安慰

最後,是第十位「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 叫挪亞,說:『在耶和華所詛咒的地上,這個兒子必使我們從工作和手 中的勞苦得到安慰。』拉麥生挪亞之後,又活了五百九十五年,並且生 兒育女。」(創5:28~30)就像上帝沒有放棄亞當、夏娃與該隱,祂同樣 也沒有放棄祂曾詛咒過的土地,挪亞原文可能是休息、解脫或安慰的意 思。以色列人被擄,遠離家鄉,耶路撒冷城殘破,當時的耶路撒冷,就 像被上帝詛咒的土地;在人受痛苦之地,就像228,雖然放假,但這天卻 是要讓我們去記得,台灣在歷史中那些痛苦的時刻,去記得1947年或林 義雄家的慘案,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那些曾經傷痛哭泣的歷史痕跡,那 時像是一塊被上帝詛咒的土地。

但上帝的話卻告訴我們,祂將在那詛咒 過的土地上,生下安慰之子,因此挪亞出生,他生命的任務,就是要結 束亞當與夏娃的放逐,與該隱的流浪;他的生命就是要來改變這令人傷 心的處境,使人得安慰,逆轉人活在罪中的命運。就像先知所宣告的 :「你們的上帝說:『「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賽40:1)

挪亞是聖經提到,第二個與上帝同行的人,「挪亞是個義人,在他 的世代中是個完全人。挪亞與上帝同行。」(創6:9)完全這詞,是猶太 人宗教儀禮法典中的專有名詞,意指祭物沒有殘疾,因此這裡不是表示 挪亞有多好,只是表達挪亞在上帝眼中,沒有什麼可責備的地方。因此 ,挪亞透過他的順服,止息了上主的憤怒,雖然洪水帶來毀滅,但同時 也帶來新生命的安慰。

上帝的生命樹

雖然聖經裡,記錄以諾的事蹟很簡短,但由於這個特殊意義:他是 第一個與上帝同行的人,因此影響極為深遠;七十士譯本裡的次經,以 諾一二三書,就以他為名。連台灣許多基督徒為孩子取名,都叫做以諾 。我就認識很多「以諾」;其中有一位以諾,我覺得他的生命最符合這 名字。兩年前,我去參加陳以諾牧師的告別式。1988年陳以諾牧師從台 南神學院畢業,照他當時想法,他想到台灣東部服事;有人曾問他,想 來客庄嗎?他在2015年的電視訪問中說:想都沒想過,驚也驚死!因他 與牧師娘都是閩南人,一句客語都不會說,想不到上帝愛開玩笑,畢業 抽籤,一抽就到竹中,一派就是南庄,他一去就在南庄服事了31年。就 像他在訪問說,這是上帝的心意。一開始到南庄教會,什麼都沒有,兩 個不會說客語的閩南人,想傳福音,不會講客語,無法傳福音給大人, 大人也較有固定想法,就從小孩開始吧!於是他們從辦「兒童木笛班」 開始,打出名聲後,在一旁陪伴的社區媽媽問,我們能做什麼?就開始 了社區媽媽合唱團,接著他居然當上南庄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把南 庄桂花巷打出名號,吸引更多人到南庄後,他覺得太過商業化,最後這 幾年他回到教會,鼓勵信徒讀聖經,開查經班,2016年,他發現自己得 到癌症。我在南神讀書時,陳以諾牧師已被視為優秀校友,當時每年要 抽籤分派,都邀請他回南神,向畢業生分享他在南庄所做,以及他牧會 理念。他都謙虛說,我實在不會做什麼,只是盡力做上帝要我在哪裏做 的。

在一本名為「找一個山頭種一棵樹」的書,陳以諾牧師分享一幅畫 ,是他的母親到埃及旅遊時帶回來送給他的,這幅畫結合了希伯來人與

埃及人的宗教,畫家畫了一棵生命樹與五隻鳥,鳥是古埃及的守護者。 陳以諾牧師在書中寫著:「我直覺把這幅生命樹的畫,想像為母親要我 向那生命樹學習,將生命與各類人分享,圖中生命樹結滿果子,有五種 鳥棲息,鳥表示各類的人,而生命樹讓各種人來棲息,與他們分享自己 的生命。」希伯來書如此定義以諾,「因着信,以諾被接去,得以不見 死,人也找不着他,因為上帝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前,已 討得上帝的喜悅而蒙讚許。」(來11:5)如何活出討主喜悅的人生呢?就是 活出上帝的生命樹的樣子,因信,與主同行,祂是憐憫的主,自始至終 施行愛與拯救,祂會在人的痛苦中,與人同在;因此,我們所在之地, 雖然有時看似受到咒詛殘破之地,倘若我們願意開始無私的分享,委身 去愛,帶給人安慰,當下的我們,就會成為與主同行的人,我們的生命 ,也就正在種一棵上帝的生命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