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00308 吳富仁牧師 - 只有一位上帝

經文:哥林多前書8:1--13
題目:只有一位上帝

大甲媽祖遶境

大甲媽祖遶境進香,今年原訂3月7日開始遶境活動,一開始,廟方一點都沒有停辦的意思,後來才在群眾、媒體,與政府壓力之下,才在2月26日決定延期。他們決定遶境日期,要向媽祖搏杯,請示才行。記者問董事長,作出延期決定,有沒有請示媽祖?他直白說,沒有!再補一句,假使媽祖反對,那不就沒辦法!這個回答正顯示台灣人信仰的基本心態;就像「台灣教會百年史」前代牧者觀察到,台灣人的信仰很現實,是以「靈驗與否」來斷定,即使是神,也要就人;顏清標的回答,正暴露出整場遶境活動的本質,表面上神出巡很威風,其實背後充滿對敬虔者信仰的操作與計算。這是標準的,神也要看人臉色辦事。

這與我們的信仰不同,我們明白,只有一位上帝;祂說的,就「是」,萬萬沒有祂聽人決定的事,就拿瘟疫流行為例,基督徒心裡明白,這是上帝的心意,沒有祂允許,不可能發生。雖然人爭論要找原兇,從哪裏開始流行的。但基督徒明白,這是上帝看見人心硬,要人回轉的記號;因此,我們能作的回應,不是替祂去審判,而是要謹守我們的心,學會向祂求討赦免。包括教會內各種聚會,要想替代方案,大家戴上口罩之下,要帶著敬畏之心,這才是基督徒合宜面對瘟疫的方式。就像保羅說:「論到吃祭偶像之物,我 們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也知道上帝只有一位,再沒有別的神。」(林前8:4)這是基督徒的相信,是我們的知識,更是基督徒自由的原因;許多人拜偶像,稱它們為「神」,拿肉、拿各樣食物當祭品,保羅說,就因為只有一位上帝,即使曾被當祭品,但仍是上帝創造的,既然如此,不用害怕忌諱,吃吧!只有一位上帝!除祂以外,別無他神!這正是我們的自由。

知道,不知道,被知道

哥林多前書第六章保羅提到,食物與性慾都是人的自然天性,但這兩者,看重的比例應該有所不同,為的是讓我們成為聖靈所住的殿。保羅說:「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體上榮耀上帝。」(林前6:20)保羅第七章用了落落長的40節,好好討論信徒該如何面對性慾。結論是,惟在婚姻與家庭中,我們的性關係,才得蒙上帝悅納。創世記第二章提到,亞當與夏娃「成為一體」,原文可翻譯成「認識」,因此男女的性關係,是一種最深的認識。這正是聖經中教導關係最重要的基礎,因為保羅不只拿來指夫妻關係,也指基督與教會,因此,要讓我們的性關係成為聖潔的,真正的認識,就需要把這種關係放在家庭與婚姻關係中。接著,保羅才說:「論到祭偶像之物,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

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8:1)哥林多人似乎寫信詢問保羅,可以吃祭過偶像的東西嗎?保羅回答,你們都己經有基督的信仰,都有對上帝的知識,這是你們的自由;但你有沒有拿這知識來高舉自己呢?這才是保羅比較關心的事,愛才更重要,惟有愛,才真能建造。

因此人倘若讀到博士就自滿,那表示他還差得遠呢!保羅說:「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甚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若有人愛上帝,這人乃是上帝所知道的。」(林前8:2~3)有一個有關蘇格拉底的故事,在他的時代,他的智慧,眾所皆知。甚至他的朋友到雅典神廟的神諭處,問神:「有沒有人比蘇格拉底更聰明?」連神都說:「沒有!」因此他的智慧是連神都掛保證。然而,當蘇格拉底聽到後,他心裡卻懷疑,於是展開行動,到處去找世人口中的智者,找到這些智者後,就問他們有關至善、美麗、和美德的道理,他去求問後赫然發現,這些所謂的智者,好像知道很多,但實際上他 們什麼都不知道;於是他下了一個結論,他惟一比別人更有智慧的原因是,「他承認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蘇格拉底的智慧,可能與保羅所說的一樣,保羅告訴我們,即便人擁有很高的學問與知識,但在上帝眼中,卻不值一提。因此,人要自知,在這世上,我們總在不知道與知道之間,來來回回。我們這有限的人,怎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呢?誠如上帝託先知所宣告的:「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這是耶和華說的。」(賽55:8)因此,最後我們能找到的,只有那條被上帝認識、求上帝憐憫的路,如何找到這條路?保羅告訴我們,惟有承認自己無知,愛上帝,不是去拆解祂,我們才真能找到這條生命的路徑,在那裏,我們才被祂所認識,被祂所愛。

只有一位上帝

「雖有稱為上帝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許多的神,許多的主;」(林前8:5)許多人拜偶像,把他們所拜之物看作是“神”,也相信它是神。不論在外國或在台灣,從太陽、月亮、星星,到奇形怪狀的石頭,甚至是狗,都有人拜。當保羅到雅典時,當時的雅典人,特別拜一個「未識之神」,這種想法就像有些台灣的阿媽,趁著過年,就是要拜遍台灣各地廟宇神明,生怕漏了一個,得罪神佛,來年不平安。因此,保羅接著說:「然而我們只有一位上帝,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我們也歸於他─並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萬物都是藉著他有的;我們也是藉著他有的。」(林前8:6)這就是基督徒的相信,我們知道且深信,這世上,上帝只有一位;祂是我們的父,萬物從祂而來:祂統管萬有。我們從祂而來,為祂而活;祂是我們的源頭與終點。

為何我們這有罪的人,能與統管萬有的上帝成為父子呢?就因為耶穌基督,我們才能擁有這身份。就像保羅所宣告的:「愛子是那看不見的上帝之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因為萬有都是在他裏面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權位的、統治的,或是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着他為着他造的。」(西1:15~16)保羅提醒我們;當我們相信祂之後,我們就展開一條「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這路徑, 這是我們的知識,更是我們的自由。

小心你的自由

但我們卻不可濫用這種自由。保羅接著說:「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有人到如今因拜慣了偶像,就以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們的良心既然軟弱,也就污穢了。其實食物不能叫上帝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林前8:7~8)保羅對食物,與性關係不同,食物無關重要的,因為肚腹與食物都會毀壞,兩樣都不能讓我們更接近上帝(bring us near to God)──這就是「看中我們」另一種譯法,在譯本裡有現在式與未來式,倘若是未來式,保羅告訴我們,在將來審判的日子裏,食物不會讓我們在上帝面前得獎賞或責罰。「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林前8:9)小心你的自由,保羅提醒我們,要顧及那些軟弱的人;伸腳是我的自由,倘若我伸腳,卻絆倒了人,那就應該小心我的自由。用在吃拜偶像後的食物也一樣,人應該明白,即便我們擁有知識,我們認為的對,不好意思,可能有人認為你的認知是錯的。   

因此,「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嗎?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識沉淪了。」(林前8:10~11)當我們因為知識──明白自己的自由,就大大方方接受邀請,去坐在廟裡大吃大喝,反到帶給那些軟弱者極嚴重的傷害。保羅使用「沉淪」(apollytai)這個詞,是一種強烈的表態。保羅說,你擁有知識、明白凡物都可吃,但你的作為,倒使那些軟弱的人陷在罪裡,讓他原本單純的信仰崩潰、信心瓦解。甚至基督為他死的事,都作了白工,你與你的知識,讓他沈淪,那對你又有何益處呢?

為上帝所愛的,你願付上什麼代價呢?

保羅最後說,「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林前8:12~13)保羅說,為了軟弱之人,如果必要,寧可吃素,永不吃肉。重點是,不求自己的權益,自己的舒暢,而是求人的益處。就像馬丁路 德所說,「因為基督,我們成了眾人之上自由的王,但為了基督,我們甘心成為眾人之僕。」保羅告訴我們,在教會裡,我們是彼此相顧與牽連的,基督已為我們死,因此,不能只求自己,要記得你的兄弟姊妹,即便他軟弱,也應該是你所愛、所關顧的,因為上帝同樣愛他。

因此,請問你為上帝所愛、所關心的人,願意付上多少呢?最近新冠肺炎來勢兇兇,可能帶來全球的大流行,歷史上每個時代,都有瘟疫的大流行。在羅馬皇帝奧里略(Marcus Aurelius,A.D.161~180)執政期間,當時流行病(可能是天花)奪走羅帝國近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人的性命,連皇帝也無法倖免。疫情最高峰時,光羅馬一天就有五千人死亡。在疫情遍地、人心惶惶的時候,有一群人記得他們跟隨的主,曾用手接觸、醫治大麻瘋的患者,當時雅典教會的主教狄尼修(Dionysius,約A.D.171~),在他信中,就如此描述,當時在羅馬城裏,一群基督徒的典範:「這群基督徒無視危險,擔起護理病人的責任,顧及病人需要。他們因為照顧病人,也染上惡疾,但歡然接受,安詳愉悅地離世。」

20世紀中國的作家、新文化運動領導人之一魯迅,他21歲時到日本留學,想學習日語及醫學,看到一部日俄戰爭的紀錄片,片中有一華人,被當作俄國間諜而被日本人槍斃,中國人卻在旁駐足圍觀。魯迅有感「救國、救民、需先救思想」,於是棄醫從文,希望改變華人的「劣根性」。他最著名的句子,寫於1927年:「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我們或許可以改寫,即便千夫指責,我們仍然有橫眉以對的自由,看見軟弱需要,因為愛卻甘願作牛,揹負他們。就像保羅提醒我們的事:「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侍。」(加拉太書5:13)要記得,最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那些把人當試驗品,只想維護自己政權,卻無視人民痛苦的極權統治;或是利用人心惶惶,趁機推銷自己的理念與價值觀,趁亂得利的人;記得我們擁有真正的自由,因此,我們真要學習,以愛心互相服侍,在人們的恐懼與不安之中,種下祂的愛,那才是今天我們該做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