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91103 陳克安牧師 - 創造建立關係的機會

經文:路加福音10:25-37
題目:誰是好撒瑪利亞人?

這比喻教導基督徒要學做好撒瑪利亞人,成為別人的幫助者,作每個人 的鄰舍,世界的鹽和光。照人的本性,我們不可能成為好的撒瑪利亞人,以 弗所書2章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 隨從今世的風俗......放縱肉體的私欲,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那 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 望,沒有神。」我們這死在罪惡過犯中的人,怎成為一個好撒瑪利亞人?

一、除非我們先被神愛,才有能力愛神愛人,承受永生

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路10:25)律法師問錯問題。永生不是做什麼賺來的,是神白白給人的恩典。 永生因信得來,因認識神得來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 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3:16)「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 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

我們這可憐的、有限的、受造的人──墮落前尚且如此,墮落後更是 ──絕不能靠行為得救、得永生、進天國、重生、稱義、成聖、成為神的兒 女、得勝、得榮耀。完全都是神的恩典,憑著信心,沒有一絲一毫是靠自 己。我們靠聖靈入門,不能靠肉身成全,通通都是恩典。這律法師了不起, 整個律法,被他正確地精簡成兩句:「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 和「愛鄰舍如同自己」。也就是說:要得永生,就要愛神,愛鄰舍。整個律法 就是這兩句:愛神、愛人。十誡的前四誡是愛神,後六誡是愛人。耶穌則 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耶穌先提醒他,你要活出這樣的愛,才得到永生;接著說,人靠自己活 不出這樣的愛。面對「愛神、愛鄰舍」,律法師問「誰是我的鄰舍」,沒有問「誰 是我的神」,他覺得愛人很難,愛神就不難了。

愛神難不難?神看不到、摸不到,不必替他做任何事──你現在做的是 為教會。神不需要我們奉獻,他不需要牛、羊、錢或者任何東西。我們的 神是自給自足的神。所以,愛神真是很容易,你不必為神做任何事。但,也 因這樣,愛神是最難的。祂看不到也摸不到,如果沒有聖靈讓你知道祂多愛 你,你要愛祂,就很抽象。就算你過去、昨天、十年前很愛主,不表示你今 天很愛主,如果不是聖靈繼續不斷地把神的愛放在我們心裡,我們這肉身對 神的愛是會冷漠、冷淡的;愛心會慢慢冷,曾經愛過他,漸漸就不愛了。

二、耶穌先做我們的鄰舍,我們才能做好撒馬利亞人,愛我們的鄰舍

律法師覺得愛神不是問題,愛鄰舍有問題。耶穌就講了這個「好撒瑪利亞 人」的比喻:「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 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 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 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 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 帶到店裡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 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 的鄰舍呢?』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路 10:30-37)

就像這撒瑪利亞人一樣,猶太人跟他不沾親、不帶故,甚至是仇敵,他 看見那人倒在那裡,就動了慈心。我們也應該這樣。誰是我的鄰舍?每個 人。每一個有需要的、可憐的人都是我的鄰舍,都應該去幫助他。耶穌就 說,「你去照樣行吧」。主這樣愛人,我們也應當愛人,這沒有錯──但在耶 穌這個比喻中,誰是我們,我們是誰?耶穌提醒這律法師,也提醒我們:先 看清楚你自己是誰。

律法師問:「誰是我的鄰舍」,而主耶穌反問:「誰是那落在強盜手中的鄰 舍」。我們不是好心的撒瑪利亞人,而正是被強盜打得半死,躺在路邊,沒有 人愛的那一位。這是每一個亞當夏娃後裔的寫照:我們被罪惡傷害,被死亡 威脅,被魔鬼抓成奴隸,勞苦擔重擔,眼瞎耳聾,長大痳瘋,死在罪惡過犯 中;需要人幫助,卻沒人幫助,人人都是躺在路上半死的人。

耶穌講的第一個層面是指著我們,我們是被打得半死的人,然後他再 講,這被打得半死的人的鄰舍是誰。人人都講:「我的鄰舍就是每一個需要我 去憐憫的人」,耶穌說的卻是:「你的鄰舍就是憐憫你的那一位」。我們講得跟 耶穌完全不一樣!

我們須先蒙恩典,才能活出恩典;先領受真理,才能傳講真理;先領受 聖靈,才有能力。你自己不可能發出任何良善,因為「在我裡面,沒有良善, 沒有生命,沒有能力,只有死亡、軟弱、無能」”。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 神就憐憫我們;在我們又可憐、又討嫌,在這世上無倚無靠,被定罪、被控 告、還作罪人的時候,我們的神來拯救我們。主耶穌才是「我們的鄰舍」,他 才是「好撒瑪利亞人」。

聖經說到主為我們付出的代價:「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 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 我們顯明了。」(羅5:7-8)我們在被憐憫後,才能憐憫人;被醫治後,才能醫 治人;被幫助後,才能幫助人。「以後」是在我們一生中一直不斷的。重生固 然一次,但我們天天像枝子連於葡萄樹一樣,憑著信心仰望主,不能有一分 鐘、一秒鐘不要主,獨立自主地生活。

福音使命、文化使命、愛仇敵、社會參與、家庭祭壇等等,一切作鹽、 作光的事我們都該做,是主使我們能做,是因為不斷的被主醫治、拯救、憐 憫、更新、管教、充滿之後,我們才能做。神先愛我們,先拯救我們,先給 我們恩典,我們才能遵行律法。主醫治我,我才能去醫治人;主幫助我,我 才能幫助人;是主光照、引導我,我才能光照、引導人。求主給我力量,我 好給別人力量;

三、因有主的愛,使我能跨越內在與外在的圍牆,讓主的愛傳給人

我們會去愛人,往往受父母的影響。如果父母採取開放性接待所有族 群,兒女也會跟著;如果父母傳承子女的是敵意與狹隘的態度,兒女自然會 承襲。所以,問題不在於祭司和文士有沒有愛心,而是他們的態度與價值。 祭司,就如同今天的傳道者,幫助人透過敬拜認識上帝的人。利未人也 是協助這種工作的人。,他們是耶穌時代猶太教的宗教師,都對上帝的教 訓、旨意清楚的人。但當他們看到一個人受傷,為甚麼會從旁邊走開呢?比 喻中,耶穌特別強調他們不是沒有看到那個受傷的人,是確實「看見」,才 從另一邊走過去。

原因可能是,其一,他們擔心那個人本身是個強盜,不是受傷的人。古 時候常發生強盜假裝受傷,獲得別人救助,再利用機會搶奪救助他的人。今 天台灣社會,所謂「假車禍、真搶奪」也經常發生。再者,這人真的受傷 了。但猶太教的宗教師又擔心若他已死,他們接近,可能會「不潔淨」,導 致他們無法進行宗教禮儀。依照摩西法律規定,接觸到屍體就是不潔淨。 其三,他們看到這個人確實是受傷,沒有死去。可是擔心如果要救助這 個人,必用去許多時間,會影響到他們繼續執行已安排好的宗教禮儀。 耶穌用到撒馬利亞人作題材事非常有趣的:他說這個撒馬利亞人看到有 人受傷了,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怎樣幫助、救助這個人。他的動作很多:包 括用油和酒敷在他的傷口。油,可能是用橄欖油提煉的,這也是當時中東地 帶很流行的一種急救油膏。酒,就像我們今天在使用的酒精,也有可能是讓 這個人提神用的。然後他替這個人包紮傷口,再送這個人去客棧療傷,並且 在那裡照顧他。最後他因為要趕路,還拿錢給客棧的人,請客棧的人替他繼 續照顧這個傷者,並且約定回來後會來繼續照顧這個人。

這樣救助相當周全的,不是應付,也不是草草了事,是真的在照顧這個 有難的人。因為救助這傷者主要目的,是要使他的性命免於死亡。 歸納幾個重點:

第一、描述撒瑪利亞人幫助受傷的人過程非常細膩,並請注意主所說話 的語氣。換言之,主在教導我們愛人的過程事要非常體貼人性的,愛心是依 據他人的需要,不是依照我們的喜好。

第二、代表這些動作真正是主耶穌會做的事,也期待我們將來在做他人 的鄰舍的時候,也應該效法主去做。

第三、在發現需要時,要立即去愛人。稍有遲疑,服事機會就會消失。 第四、當我們在實踐這愛心,我們已經被主接納進入他的永生國度裡 了。意即,信仰是一種愛心的動作。

受傷的人是怎樣的人,比喻裡都沒有出聲。他遇到強盜、被搶奪、被打 傷,當然期待有人救助他。但當他看到祭司、利未只能用「關愛的眼神看著 他」,從旁邊走開時,他一定相當沈重、失望。但撒馬利亞人卻幫助了他。 這個撒馬利亞人所做的事,就是成為這個受傷的人的鄰居。耶穌就是要我們 像這個撒馬利亞人,去成為別人的鄰居,而不是停留在問「誰是我的鄰居」 這個階段上。

四、努力讓自己成為別人的助力

希望別人支持自己,要先讓自己成為別人的助力,隨時提醒自己:「為 別人付出。」這是從受害者角度去思考的一個突破。因為人總不希望處在 永遠被幫助、被憐憫的角色,如果有機會、有能力了,也希望成為他人的幫 助!

當自己處在困境,一定會忍不住想:「希望有人能保護自己」、「希望 有個挺身而出的夥伴」。因為人是脆弱的動物,總是盼望有人能了解或支 持自己。尤其是在自己最無助時,更容易產生這種期望。然而,我們有時候 會發現,有的人雖然弱小,遭遇挫折時卻不斷掙扎著爬起來,咬緊牙關走下 去。

找到自己存在意義的人,就算生意失敗了、人生面臨困境、罹患惡性疾 病或難治之症,甚至徘徊在鬼門關,都不會因此失去自我。一旦發現自己能 夠幫助別人,即可從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使自己逐漸變得堅強。 有個女孩叫莎布琳,住在伊拉克的巴士拉(Basra),與血癌搏鬥了約五 年。日本與伊拉克醫療網絡(JIM-NET)長年為她提供醫療協助。 莎布琳是 聰明漂亮的女孩,生活在貧困環境,使她善體人意。醫療團隊希望莎布琳成 為血癌病童們的心靈支柱。希望雇用她當醫院附設班級(日本稱為「院內學 級」,目的是讓罹患慢性疾病,需長期在醫院接受治療的病童,可以繼續接 受教育)的助手。

醫療團隊提供資金,在伊拉克的醫院聘用曾經教過數學的易卜拉欣擔任 老師。這老師因妻子罹患血癌過世,得憂鬱症。易卜拉欣老師心想,擔任血 癌病房老師,應該可以走出悲傷;現在他全心全意扶持病童們,成功克服憂 鬱症。易卜拉欣冒生命危險前往救助住在危險戰區的孩子,帶到醫院治療。 遇到無法理解、不願讓孩子去的父親,愛哭的他為幫助孩子,總是哭著求對 方,最後更泣訴妻子血癌過世。許多父母,被他的眼淚打動,因此救了不少 孩子。

過去多次出入醫院的莎布琳,如今成了老師的助手,病房氣氛隨即改 變。血癌病房萌生新希望。實習老師莎布琳成了孩子們的偶像。莎布琳從孩 子身上獲得生存的力量;孩子也相信好好接受治療,就能恢復健康。 用「僅僅1%」寫下新的故事篇章

伊拉克有三十天沒去學校便無法晉級的制度。政府接受醫療團隊建議, 重新檢討,不但將醫院附設班級上課時數也算在課程裡,同時讓癌症病童 的休學期限放寬至兩個月。於是,在醫院附設班級上課的病童們全數獲得晉 級。因為每個人開始為對方著想,付出一點關懷。只要1%就好。原本只照顧 自己孩子的母親,也開始關心其他生病的孩子。互助合作慢慢改變了伊拉克 人的心,奇蹟因此發生,進而改善了治療的成績。

十年前,罹患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五年存活率僅約30%,但是在日本與 伊拉克醫療網絡長達十年支援下,改善至約60%。日本一年約一億五千萬日 圓的預算,運送藥品及醫療器材至伊拉克。生活在恐怖分子威脅下、曾想要 逃亡到海外的老師們,也因為持續供應藥品,下定決心留在伊拉克國內幫助 生病的孩子們。

只要伸出一點援手,其他人就願意拚命向處境比自己更艱難的人伸出援 手。一點點協助即可接連改變人心,引發溫馨的連鎖反應。莎布琳五年來 幾度在險峻情況下,接受手術和放射線治療。然而,她眼部癌細胞轉移到體 內,最後雙眼都看不見。她臨終之際,留下這番話:

我會死去,但是我很幸福。我因為家境貧窮,沒辦法去上學,得了癌症 後,住進了巴士拉的兒童醫院,遇見了日本鎌田醫師聘來教導醫院附設學校 的易卜拉欣老師。

這是第一次有人教我念書,我終於了解學習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他教 我畫畫,我也因此愛上了畫畫,大家都稱讚我畫的畫,還帶到日本去,把我 的畫印在巧克力罐上,讓好心的日本人買巧克力,得到的收入再變成用來幫 助生病孩子的藥品送回到伊拉克。雖然我會死,可是能幫助伊拉克其他生病 的孩子,我感到很開心。謝謝大家。

莎布琳從罹患血癌的少女,慢慢成長為醫院附設班級裡年輕美麗的老 師。經由照顧與生命拔河的血癌病童們,她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意義,變得無 比堅強,成了堅強、溫暖又溫柔的女孩子。

如果每個人都有一顆溫暖關懷的心,這個地方終有一天也會轉變成沒有 恐怖主義的國家吧。在這混亂的世界,更需要把自己放在一邊,奉行為別人 付出1%的人生態度。易卜拉欣和莎布琳這兩個年輕人不是期待別人幫助自 己,而是選擇主動幫助別人。

這個見證啟示我們―人可以超然無私的為別人而活,也能輕而易舉的為 別人付出。我們能傳福音給人,自己就要先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主的愛充滿, 是因主所受的鞭傷,我們得了醫治;除非我們先經歷主的愛,我們才能感受 他人的痛苦,軟弱。在傳福音的過程中,別人才能體會你的真誠與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