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91020 吳富仁牧師 - 我們與惡的距離

經文:撒母耳記下13:1~22

題目:我們與罪的距離

我們與惡的距離

2019年台灣公共電視台製播一齣非常熱門的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 離」。這是一齣由政府的前膽計劃補助,用大數據收集資料,由一位基督徒 編劇,透過讀經禱告後,所寫出來的戲劇;在中文表達裡,「我們與惡的距 離」,不能算完整。或許這就是編劇所想表達的,到底我們與惡的距離,有 多遠呢?人心中的惡其實就是近到在我們心裡,當我們不小心觸動,馬上就 爆發開,這就是人性。從聖經的角度來看,這就是罪。我們這人,絕對不像 外表看起來那麼單純、正直,內心常有暗黑的想法,當罪一下子湧現,讓我 們該做的沒做,該愛的沒愛,不該做的卻去做了,不該愛的也去愛了。保羅 很適切的形容我們這種處境,他說:「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 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 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 」(羅7:18~19)當我 們去做了那不該做、不願意的惡後,將對我們生命產生極大的影響。就像今 天讀到,大衛家裡所發生的悲劇。

歷代志記載大衛的家譜:「大衛在希伯崙所生的兒子記在下面:長子暗 嫩是耶斯列人亞希暖生的。次子但以利是迦密人亞比該生的。三子押沙龍是 基述王達買的女兒瑪迦生的。四子亞多尼雅是哈及生的。」(代上3:1~2)就 像近東君王一樣,大衛擁有一個以上的妻子,以及無數的妾。他在希伯崙所 生前六個兒子,就有六個不同的媽媽,在耶路撒冷再生了13個兒子,第9節, 聖經告訴我們:「這都是大衛的兒子,還有他們的妹子她瑪,妃嬪的兒子不 在其內。」(代上3:9)大衛之妻共生了十九個兒子,還不包括妃嬪的兒子。 大衛的生產力真是非同小可!但這是大衛的悲哀,身為君王,沒有正常、普 通的家庭生活,因此,他無法明白愛是什麼。對大衛而言,女性是他登上高 位,放任慾望横行的附帶產物,他的婚姻,甚至成了政治締結連姻的工具。 然而聖經告訴我們,「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撒下11:27 )以至上帝審判臨到他,祂透過先知拿單宣判說:「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 家。」(撒下12:10B)接著,上帝的宣判居然馬上應驗。

病態的愛

「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貌的妹子,名叫她瑪。大衛的兒子暗嫩愛 她。暗嫩為他妹子她瑪憂急成病。她瑪還是處女,暗嫩以為難向她行事。」 (撒下13:1~2)暗嫩是大衛的長子,是王位的繼承者。照歷代志記錄,大衛 的第三個兒子押沙龍與她瑪的母親,是基述王所生的公主,兩人應該氣質非 凡,聖經描述她瑪美貌,押沙龍呢?「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 俊美,得人的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撒下14:25)她瑪因美貌, 卻讓她的同父異母的哥哥暗嫩愛上她,聖經描述他憂急成病。就今天我們的 眼光來看,同父異母的兄妹,法律明訂近親不可通婚,怎能愛上自己的妹妹 呢?但在早期社會中,這種情況是被容許的,就像亞伯拉罕與撒拉(創20:20 ),雖然摩西已在利未記(20:17)律法中,嚴禁兄妹通婚的規定;不過就當 時社會普遍認知裡,是可被接受,甚至人們特別去娶有血緣關係的女性,這 是有血統、產業、生活習慣甚至信仰的綜合考量,羅馬皇帝的婚姻也多半如 此。因此,當暗嫩設計強行向她瑪動手前,她瑪才如此回應,「她瑪說:『 我哥哥,不要玷辱我。以色列人中不當這樣行,你不要做這醜事;你玷辱了 我,我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你可以求王,他 必不禁止我歸你。』」(撒下13:12~13)她媽說若照上帝律法,我們不當如 此行,但13節她的話卻暗示在當時社會風俗,未全然禁止,不然哥哥啊,你 就明媒正娶我啊!她瑪試用上帝律法或社會禮俗,來阻止當下的暗嫩。 暗嫩對她瑪是愛嗎?經文描述他「憂急成病」,現代中文譯本翻成「相 思成疾」。

她瑪不是普通女子,她是未出嫁的公主,還是處女。因此她瑪穿 彩衣,在她居所出入隨行,應有婢女相伴,這都是尊貴的她,難以下手或接 近的原因。當他好友堂哥約拿達來到他面前,「他問暗嫩說:『王的兒子 啊,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請你告訴我。』暗嫩回答說:『我愛我兄弟押 沙龍的妹子她瑪。』」(撒下13:4)原文結構是:她瑪,我兄弟押沙龍的妹 子,我愛。這表示暗嫩看中她瑪,只是她外在美貌,他想要的,只是強行佔 有;親愛的朋友,真正的愛,絕不是不顧對方感受,只顧自己需要、衝動與 慾望,這樣的愛,不過是極端的自戀、渴望與病態;暗嫩對她瑪,就像大衛 對拔示巴,這對父子當下有同樣心意,女性是他們慾望的出口與宣洩對象而 已,在他們眼中,女性只是強行掠奪而來的東西,甚至用過就丟;因此經文 才告訴我們,上一秒,暗嫩愛她瑪,相思她成疾,愛到裝病也要她來服事, 沒想到,當他暴力污辱她瑪後,「隨後,暗嫩極其恨她,那恨她的心比先前 愛她的心更甚,對她說:『你起來,去吧!』」(撒下13:15)從極端的愛到 極端的恨,有多遠呢?就在轉身之間,這種愛是迷戀,暗嫩想要的只是處女 她瑪,而不是眼前這個被玷污的女人,這怎能稱為是愛呢!

她瑪的感受

在這事件中,有一個人居中成為這事件的關鍵人物,「暗嫩有一個朋 友,名叫約拿達,是大衛長兄示米亞的兒子。這約拿達為人極其狡猾;」( 撒下13:3)約拿達是暗嫩的堂哥,聖經形容他狡猾,他得知暗嫩心思後,反 而出一個壞點子;約拿達算準大衛王,他必溺愛長子──王位的繼承者。在 近東的文化上,不會容許未出嫁女性,去到男性私密的居所中,與他相處。 約拿達的主意,間接讓大衛成為強暴案的幫手,顯然大衛對自己兒子了解相 當有限,他沒有懷疑暗嫩心裡的動機與心思意念。

雖然這故事讓我們跟著她瑪,一步步走進黑暗的陷阱中,然而上帝也讓 我們在這段故事中,深刻讀到她瑪的感受。在當時社會中,甚至在暗嫩與大 衛眼中,他們不看重女性,因此可能未曾考慮她瑪的感受。一開始,聖經描 述的她瑪,只是一個美貌的女子,當她聽見哥哥生病,她願意前去為他做 餅,就表示她內心寬闊,有慷慨與幫助人的美好;當她明白暗嫩真正意圖 時,心中雖驚恐,卻理性直言,希望能夠阻止暗嫩;然而,暗嫩壓根不想聽 她勸告,她的驚恐轉為絕望,從彩色變為黑白,就像她的彩衣撕裂,原本眾 人手心裡的寶貝,轉身成為棄婦;當她被哥哥暗嫩羞辱後,馬上被丟出門, 「 她瑪把灰塵撒在頭上,撕裂所穿的彩衣,以手抱頭,一面行走,一面哭 喊。」(撒下13:19)當她瑪撕裂彩衣,抱著頭一面走一面哭喊的時候,彷 彿我們也與她,同在那黑夜裏痛哭。上帝讓我們與她一起悲哀,她明明被羞 辱,她的悲傷無法減輕。

王的發怒

「 大衛王聽見這事,就甚發怒。」(撒下13:21)我們不知道大衛生氣什 麼。他對暗嫩行為生氣嗎?還是他覺得,她瑪也要負起部份責任,因她引起 暗嫩的情慾──很遺憾的,有時人們會用無謂的猜測,造成當事者的二度傷 害。親愛的朋友,後來押沙龍的憤怒,所引發的殺兄與叛國,都跟這事所觸 動、隱藏的恨有關,倘若他能得到王公義的審判,同時有愛的憐憫,或許就 可避免掉;經文特別提到大衛作為王的身份,但他在這事件,連盡到王本份 ──成為公義的審判者都無法做到,何況身為父親?大衛雖發怒,既沒有處 罰暗嫩,讓他得到教訓,也沒有安慰、緩和她瑪與押沙龍的悲痛;因此,取 而代之的是,押沙龍隱忍下來沈默的怨恨。很長一時間,他沒有採取行動, 只是暗自憎恨、等待、計劃著,要為自己的妹妹報仇。

親愛的朋友,大衛對家裡發生的醜聞束手無策,這正表明他這時的發怒 完全無用,既無法保護女兒,更無法阻止家裡隨後發生的悲劇──兄弟相 殘。大衛至少在他犯罪後,還向上帝認罪悔改,求取赦免;但暗嫩卻未曾如 此,只讀到他可惡的罪行與後來招致的後果,真是可惜呀!

我們與罪的距離

創世記第四章記載一對兄弟,該隱與亞伯同時向上帝獻祭,「耶和華看 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 5 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 變了臉色。」(創4:4B~5)經文並未給訊息告訴我們為什麼,明顯的是,要 緊的不是供物,而是那個獻上供物的人;只因上帝接納亞伯的供物,該隱就 發怒變臉就可明白,緊接著「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 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 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創4:6~7)親愛的朋友,上帝明白我們的 心思意念,祂明白我們與罪的距離有多近,祂我們要注意,環繞在我們心裡 的各樣念頭,當我們發怒、產生慾望,罪就潛伏在我們的心門之外,戀慕著 我們,我們若不制伏它,就被它勝過,隨之而來的行動,所造成的遺憾與悔 恨,是再怎麼也無法彌補的了;就像該隱殺了亞伯,押沙龍殺了暗嫩,這些 兄弟相殘今人痛心的故事。

最近剛過世的幸佳慧,是台灣本土著名的繪本作家,在記者訪問中提 及,她為何會創作童書「蝴蝶朵朵」的故事,就因為她讀到太多報導兒童性 侵事件,她發怒,她生氣為何沒有人能教導孩子去關注熟人性侵,因此她便 設想了這故事,並找到小時受到性侵的繪畫者來畫。希望在親子共讀過程 中,一步步教導孩子。「朵朵是個快樂的女孩,她喜歡拉著裙子跟蝴蝶一起 飛舞,可是,自從跟著媽媽住進叔叔家,「叔叔常喝酒,喝到半夜才回家, 要是早上他不舒服,他就叫馬麻先去擺攤做生意,叔叔說:『有蝴蝶公主在 家陪我,頭痛很快就好了,看小蝴蝶飛高高,叔叔就有精神了。』」但是, 朵朵的夢裡出現怪獸了。」而繪本最後這樣寫:「朵朵遇上大風暴,大雨打 濕她的小翅膀。每個人都有翅膀,每對翅膀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風暴,有時 被雨淋濕,有時受點擦傷。但是,只要我們懂得好好保護它們,它們就會恢 復輕盈透亮,再次展翅飛翔。」

親愛的朋友,當我們對某些事生氣憤怒時,千萬不要姑息、裝作沒事, 倘若那時的大衛願意挺身而出,相信他的家後來就不致到四分五裂,晚年生 活不會落到孤單至極;我們與罪的距離如何呢?過去的大衛發怒卻只坐困愁 城,在今天,也可能會是你和我;因此,如何回應心中的怒氣,是重要的關 鍵。我們真的需要學像大衛,他是向上帝如此禱告著:「上帝啊,求你為我 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或譯:堅定)的靈。不要丟棄我,使我 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詩51:10~11)我們無法回收已 經犯下的錯,人生也無法重播重來,但我們可以做的是,懇求上帝的憐憫, 向祂認罪,求討祂的赦免,求祂在我們這不單純的心裡,為我們造一顆清潔 的心,讓我們裡面有重新正直的靈,並能用這清潔的心、正直的靈,去面對 複雜黑暗的世界。我們與罪的距離能有多遠呢?要緊的是,把祂的話語放進 我們心中口裡,就像摩西告訴以色列人說:「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誡命不是你 難行的,也不是離你遠的;...這話卻離你甚近,就在你口中,在你心裡,使 你可以遵行。」(申命記30:1、4)謹守祂話語、誡命,善用我們的憤怒,將它 放在上帝手中,求祂幫助我們,賜我們智慧,好讓我們有力量,行在我們生 活的土地上。相信這就是不走回頭路,不被罪纏繞而無以脫身的真正解決之 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