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臨到所在之處

臨到所在之處
摘自  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 ) 「聆聽的禱告」第四章
    聖經時代的人深諳靜默之道,就像呼吸一樣自然,時至今日,情況大不相同。靜默已和基督教思想相差甚遠。靜默在於倒空自己的心思意念,要倒空所有與基督的教導背道而馳的想法。正如耶穌告誡我們,先洗淨杯子裡面(太23:26)。靜默,就是讓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充滿我們心思意念,費伯(Frederich W.Faber)說:「只是坐著思想上帝,噢!多麼令人欣喜啊!思索祂的想法,輕喚祂的名字,在地上沒有比這更大的福氣了。」靜默在基督教會裡有長遠且深刻的傳統,只是如今的教會所提供的教導與操練,若真有也是非常有限。因此這章便是針對「靜默」的第一個步驟「平靜安穩」(recollection)加以說明。

什麼是平靜安穩
平靜安穩意味對自我的重新統整(recollecting),直到達成一致或完整。也是放下所有難以抉擇的紛擾,直到真正臨到我們所在之處。有時將意念專注於簡短的一節金句或一段經文,會有助我們達到平靜安穩。恩德曉(Evelyn Underhill):「在平靜安穩中…基督徒默想著上帝的某個名字或屬性、一段經文、一件基督生平的事蹟;然後鼓勵從中產生的思考、想法以及感覺,占據整個心。」

  容我起初就提醒你,平靜安穩得來不易,也需要時間。我們大部份的生活都零散忙亂,對我們而言,平靜安穩是完全陌生的境地,一旦真誠想集中精神平靜下來,就會痛苦發現,自己多麼容易煩亂分心。郭蒂尼說:「禱告必須從平靜安穩開始。但這並不容易。一旦我們開始嚐試,馬上就心知肚明,所能掌握的是如此地貧乏。當企圖使自己平靜安穩,卻得到加倍地不安與躁動。類似夜間,當我們試圖入睡,一些在白天沒有浮上心頭的顧慮或慾求,便一股腦地開始困擾我們。…當我們真正地『臨在』,卻感到那股呼喚我們離開的聲音震耳欲聾。只要我們試圖統整並希望能掌控自己,就會經歷焦躁分心的全然衝擊。不論如何,所花費的努力將不會白費,因為這些努力本身就是禱告,如果我們在這過程中了解到自己是多麼缺乏內在的統整,那麼還是有所收獲,因為我們已窺見那專注的核心了。」因此平靜安穩是學會放手,就像高薩德(Jean-Pierre de Caussade)神父說:「面對神聖的攝理而放棄自我。」

甘心樂意降服
首先,在「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面前的,必須是一個甘心樂意的降服者。我們交出對自己生活與命運的掌控,決定以上帝的方式行事為人,不是以自己方式。我們交出對自我的掌控,邀請上帝掌管,藉著和基督同釘十架,也因著祂的生命與祂同活(加2:19~20)。我們將自己企望被人尊崇、更富有與能力、更高尚以致擁有影響力的野心都交出來,放在上帝手中。

  我們交出掛念與擔憂。彼得說:「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祂顧念你們。」(彼前5:7)我們放棄專注成為第一的渴望,因為我們有那惟一的上主專注為我們設想。將你所有的擔憂與掛念都放進一個盒子裡,把它當作禮物交給父神,絕對不可再把它拿回來,因為那是個禮物。我們也交出良善的意圖與高尚的決定,就算是好事,也可能埋下驕傲與自大的種子。照顧病人終身的加爾各答德蕾莎修女在臨終前說:「請為我禱告,即使在照顧窮人的光明外表下,也不要鬆開耶穌的手。」她的話發人深省,如果鬆開耶穌的手,我們就失去一切。因此,我們交出所有令人分心的事。

悔改與懺悔的心
學習平靜安穩時所發生第二件事,就是悔改與懺悔的心會油然而生。我們將發現──並強烈的肯定──自己的軟弱與許多的罪。所有的藉口都消失不見;所有自以為義的想法也靜默不語。一種深沈的、敬畏的懊悔從所犯的罪與疏忽的錯中湧現。任何行為與想法,只要無法在耶穌那洞察一切的真光前站立得穩,就不僅讓上帝厭惡,也同樣令我們反感。正如祈克果(Soren Kierkegaard)所說的:「不是上帝,而是你這個懺悔的人,會從你自己懺悔的行動中更加明白。」我們會更明白一點自己的心,當我們向上帝懺悔,上帝能剝開心的外皮,讓我們有機會瞥見一些原本隱藏的自我。

  不只有罪惡、壞事與邪惡,還包括自己從不知道的良善、光明與生命,這些都會在我們懺悔時顯露出來。華盛頓救主堂牧師柯斯比(Gordon Cosby)說:「懺悔必須在上帝面前,面對並陳述自己內在的黑暗;同時,也是在上帝面前,面對並陳述內在的光明,使其發生不斷增長的光彩。沒有懺悔這段時間,就不會有真正的靜默臨到。」

接受上帝的道路
  最後,平靜安穩會讓我們接受上帝對待人的方式。要知道,愛上帝是一回事,愛上帝的作法則是另一回事。先知告訴我們,上帝的路不是我們的路,祂的意念也不是我們的意念,經文接著解釋,何為上帝的道路:「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吃的有糧。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發他去成就:或譯所命定)的事上必然亨通。」(賽55:10~11)就像雨與雪,祂溫柔降下漏潤大地──生命就自然地發芽成長。我們的路則差得遠了,我們太常急於想敲開別人的腦袋,把認為對的事硬塞進去。因此,上帝的方式是忍耐與慈愛、恩典與憐憫,而我們的方式總是支配與控制、操縱與狡猾。因此,我們的焦急、不耐、反抗、背叛以及拒絕接受,都應在聖靈的推動下退讓,轉而謙卑、溫柔的接納,並非壓抑慾求,屈從上帝的旨意。而是進入聖靈的節奏中,體認到上帝的命令,實在是要「使我們常得好處」(申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