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90714 吳富仁牧師 - 靠耶和華之名

經文:撒母耳記上17:32~51

題目:靠耶和華之名

這故事可能是聖經中最出名的段落之一,大衛為何能在這場征戰中 得勝呢?除了他個人,在戰場中所展現出他的智慧與應變能力之外, 更要緊的是,他清楚明白,在每一場戰鬥中,不是倚靠自己之力就能得 勝,有太多人掌握不了的變動因素存在著,因此,我們需要倚靠上主; 在這世上,我們總是依靠什麼呢?一個自以為是的人,會以為靠自己能 成事,就能爭戰得勝,殊不知,在某個戰場贏,不見得在另一個戰場上 就能勝;對基督徒而言,即便得勝,倘若我們不在上帝手中,那麼人生 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故事的開始

「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爭戰;」(撒上17:1)考古學家 告訴我們,主前1200年左右,非利士人從愛琴海遷移至巴勒斯坦一帶, 這是一群來自海上的強盜,帶來當時顯然較先進的文明──「鐵器時 代」。換言之,非利士人使用的武器,是經過鍛造精煉過的鐵器,因此 他們一開始入侵,以色列人便處處挨打。在大祭司以利當政的時候,甚 至上帝的約櫃,也被非利士人給奪去。到了掃羅與大衛的時代,非利士 人成為以色列國境邊上最主要的對手。「從非利士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 人,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頭戴銅盔,身穿鎧 甲,甲重五千舍客勒;」(撒上17:4~5)如果用一“肘”18英寸,一“ 虎口”9英寸來計算,那麼歌利亞的身高,可以推算為九又四分之三英 尺,也就是3公尺高,這是照馬拉索經文推算。但照七十士譯本推算, 則是2公尺。不管是3公尺,還是2公尺,對東方人而言,能長到180公分 已經算很高,但這世上有沒有長到2公尺以上的巨人呢?只要看NBA球 賽就知道,190公分只是打後衛的身材,就像著名台灣球星林書豪,但 他一站上場,很明顯的他卻是場上最小的那個。

因此,可想像歌利亞的身材高大的異於常人。同時,歌利亞身上所 穿鎧甲重量更是驚人,1舍克勒約11.4公克,五千舍克勒就重達57公斤, 他手上拿的鐵槍約有7公斤重,前面還有一個幫他拿立盾的人。於是, 巨人歌利亞來到以色列軍隊面前叫陣,如今我們在埃及壁畫或希臘故事 中明白,古時候的戰爭,有時也可由單獨比武決定,派一個人作為自己 軍隊代表,藉著決鬥顯出神明的旨意,來判定勝負。歌利亞的出現,神 學家認為,相當可能是因為兩軍陷入僵局,沒有一方敢倉促出兵,因此 非利士人推出自己陣營中最為高壯的人,要來嚇唬以色列人,並非真要 開戰。很明顯的,以色列人真的嚇到了,「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 士人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撒上17:11)歌利亞叫陣多久 呢?「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來站著,如此四十日。」(撒上17:16)四十 日是完整的意思,事實上,咒罵是有心理作用的,也是一種戰術,就像 孫子兵法所提到的最高級作戰方法:「不戰而屈人之兵」。直到大衛出 現為止。

初生之犢

「初生之犢」這個成語,是用來形容剛出生的小牛,面對老虎絲毫 不顯出懼怕,因此通常加上「不畏虎」。就像此時年輕的大衛,他受父 親之命,去探望在戰場上的哥哥們,卻遇到這種僵持叫陣的場面。這人 一出來叫陣,以色列人隨即逃跑,「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 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 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撒上17:25)換言之,掃羅王已經祭出重賞,仍然沒有人敢上去與這 巨人應戰。天真年輕的大衛此時直接回應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 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 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嗎?」(撒上17:26)掃羅在這場戰役中陷入 困局,他應該想不到對策,來面對這種場面,最後只能祭出重賞徵求勇 士。但大衛起初大發熱心,不是為重賞,而是因為永生上帝之名,一個 高舉永生上帝大旗的軍隊,怎能受到如此恥辱呢?

因此,大衛被帶到掃羅的面前主動要求出去應戰,從他的裝扮與講 話,應該清楚表明,這真是掃羅王「死馬當活馬醫」的方法。掃羅王 一開始對大衛是善意的,「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 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撒上17:33)掃羅起 先拒絕大衛出戰,這人從小就是戰士,你只是個小牧羊人,這是一場 不對等的比武,不行,萬萬不可。然而,大衛自己清楚,曠野是上帝為 大衛預備的訓練功課,在那裏,他明白「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 缺乏」(詩23:1)在那裏,他打死獅子和熊。現在,上帝把他推上歷史 的舞臺。於是在大衛堅持下,「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 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撒上17:38) 這是大衛人生的第一場 戰鬥,也是他為上主大發熱心後的第一個考驗。到底他要倚靠掃羅的鎧 甲、銅盔和大刀,還是單單倚靠耶和華呢?「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就對 掃羅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於是摘脫了。他 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裡,就是牧人帶的囊 裡;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撒上17:39~40)初生之 犢也有另一種意涵,就是沒有考慮到大人世界的偽裝與造作,大衛拒絕 掃羅的好意,不會考慮拒絕王,是否會讓他下不了台,他純粹只想選擇 適合自己的作戰方式,不要太顧及別人的想法。親愛的朋友,因此,如 果你要爭戰,最要緊的是了解自己,智慧的選擇在那戰場最需要的事, 當然,還要找到自己大發熱心爭戰的原因,這樣就會讓我們無所畏懼, 就這樣,大衛走上了那個戰場。

大衛的信心

「非利士人觀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 容貌俊美。」(撒上17:42)對大衛而言,他的行動就是一個信心的記 號,不是他能力已經足夠,事實上,越經過更多戰鬥,有時越害怕打 仗。一個有信心的人,不是輕忽現實,而是儘管現實不如人意,挑戰太 大,甚至在人眼光看來,完全不可能;然而讓大衛有信心的原因,不 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他所相信的對象,上帝應許將會與人同在。就 像掃羅最終對大衛的祝福:「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 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 耶和華必與你同在。』」(撒上17:37)上帝的靈感動掃羅,讓他能在 這種以小博大,似乎把年輕人推出去送死的情況下,給予大衛真實的祝 福。

在戰場上,大衛與歌利亞的身高必定不成比例,他們倆人一對陣, 一定更顯歌利亞的高大。就像上帝曾對撒母耳說過:「不要看他的外貌 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 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在基督教的救恩歷史上,上帝所使用 的人,就像這裡所說的,人容易以外貌、長相、權勢、錢財、社會地位 的眼鏡來看待彼此,但上帝卻非如此,祂看見人的內心,祂明白大衛內 心十足的勇氣與智慧,當然也清楚明白,大衛的有限與罪性,但祂偏偏 使用大衛,讓他成就這一役,並經歷諸般考驗後,成為上帝與眾人看為 美好的王,只因大衛單純的信心。

靠耶和華之名

使徒行傳記載,當彼得與門徒們還在耶路撒冷的時候,有一天,他 們要進聖殿前,有個生來瘸腿的,伸手向他們乞討,彼得對他說,你看 我們!這兩個加利利的漁夫,一定不是穿什麼亞曼尼的高級西裝。這乞 丐雖巴望要得著什麼,但看他們穿著,心裡頭一定涼一半了;然而,彼 得接著對他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 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使徒行傳3:6)彼得所說頭一句話,更 讓這人死心,但後面卻隱含驚奇的發展,上帝奇妙作為居然展現在這個 生來瘸腿的人身上,讓他起來行走;彼得明白,自己什麼都沒有,但只 要奉主之名,必有力量與權能;就好像有人諷刺今天的教會,金銀都有 了,只是無法奉主之名,叫人起來行走。我們的教會,最重要的外在標 誌,就是十字架;換言之,這是個靠主之名向前推進的地方,也是一個 奉祂之名得勝之處,因此,我們不能只是虛有其表,卻忘記自己是誰; 我是誰,倘若是一個跟隨基督的人,就會是一個靠上帝之名得勝有餘之 人;我們是誰,倘若是一個高舉上主大旗的群體,那就需靠祂之名,勇 於向前,見證祂愛。

不要被外表所矇騙,就像此時的歌利亞,他一見大衛,就藐視他, 向大衛嗆聲「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 鳥、田野的走獸吃。』」(撒上17:44)這正是歌利亞託大驕傲之處, 在未開戰之前,他顯出本性;因此大衛回應他:「「你來攻擊我,是靠 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 帶領以色列軍隊的上帝。」(撒上17:45)大衛明白,在這世上,我們 常過於倚靠刀槍銅戟,倚靠自己所穿戴、所擁有的,做我們安身立命, 保家衛國,甚至當作武器相互攻擊;然而倚靠這些,無法得著安穩與保 障,惟有倚靠上主之名,祂是萬軍之耶和華,因此,雖手中沒什麼,只 需祂與我們同在,大衛雖預備了五塊石子,但事實上他只用一顆;有用 的,一顆就已夠用了。

「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馬得救是枉然 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詩33:16~17)大衛用大刀砍掉歌利亞的 頭顱成了日後許多畫家的題材。記得,倚靠上主之名,終必得勝,真是 千古不變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