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90512 吳富仁牧師 - 哈拿的尊主頌

經文:撒母耳記上2:1-11
題目:哈拿的尊主頌

哈拿的尊主頌

教會傳統的尊主頌,大都指路加福音一章46~55節馬利亞所吟唱的 詩。早在一千多年前,哈拿的禱告也被稱為尊主頌;這兩首詩經常被拿 來相提並論,因內容相近,同樣出自女性之口。哈拿是結婚後許久未懷 孕的女子,約三千年前,女性的價值來自扶家育子,在以色列中,上帝 的誡命明訂要生養眾多,因此,這具有宗教與社會的雙重期待。因此, 哈拿趁全家到示羅時,到上帝的殿前禱告,但「原來哈拿心中默禱,只 動嘴唇,不出聲音,因此以利以為她喝醉了。」(撒上1:13)哈拿的舉 動必異於他人,大祭司以為她是在節期中酒醉的婦女,於是哈拿解釋: 「我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撒上1:16)以利為 她祝福,哈拿回去後果真懷孕,生下撒母耳,在孩子斷奶後,便帶他到 聖殿,「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撒上1:28)。

不論過去或是在,女性未婚懷孕或結婚後不育,都成為社會上被人 指指點點的對象。無論是馬利亞與約瑟的家庭,或是哈拿、以利加拿 與撒母耳的家庭,都不符合傳統對家庭的想像。一個剛斷奶的孩子── 撒母耳,就硬生生被帶到聖殿,與父母分離,這是怎樣的家庭與親子關 係呢?因此,上帝透過聖經,主動打破我們想像中所建構家庭的定義, 祂藉兩個婦女吟唱的尊主頌,告訴我們,什麼才是祂要賞賜給我們的祝 福。

首先要讚美

在哈拿的尊主頌一開始就告訴我們,首先要讚美上帝。「哈拿禱告 說: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 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 有磐石像我們的 神。」(撒上2:1~2)這禱告一開始,哈拿稱頌讚美上 主,她說:我的心...我的角...我的口...,這是一種三重反覆的希伯來文 學特有的表達方式。她的心從愁苦轉為快樂。原本的羞辱,如今變成力 量與榮耀,因為「角」,代表力量或後代(代上25:5;詩132:17)。她的 口原先沈默,任憑人蔑視,如今卻能向仇敵大大張口,因祂所賜下的恩 典與救贖。

請問你都在什麼時候讚美呢?親愛的朋友,讚美是上帝給予我們的 權利,不是順利時才讚美,有時反而是痛苦,更要讚美祂;因為透過讚 美,會讓我們看見上帝的權能與祂的榮耀,當我們讚美,更會改變我們 看世界與自己的觀點。透過讚美,我們就不再是那個內心愁苦、在別人 霸凌、欺壓下的蒙羞者,口不能出的沈默者,我們將成為有能者,不是 因為我們有什麼、是什麼,而是因為我們的上帝大有能力。就像哈拿接 下去的吟唱,「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因耶和 華是大有智識的 神,人的行為被他衡量。」(撒上2:3)

上帝的原則

上帝有一個行事作風與原則,哈拿將這點顯露無遺:「勇士的弓都 已折斷;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素來飽足的,反作用人求食;飢餓的, 再不飢餓。不生育的,生了七個兒子;多有兒女的,反倒衰微。」(撒 上2:4~5)換言之,上帝的原則便是「反轉世界」,為什麼勇士的弓被折 斷,飽足的要求食,多兒女的反倒衰微呢?因為人若強壯、飽足、擁有 時,就會生出驕傲、自以為是的心,不去倚靠上主,因此,上帝反倒高 舉謙卑的人,使驕傲的人羞愧。

祂同時掌管生命,「耶和華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陰間,也使 人往上升。」(撒上2:6)哈拿宣告,不論我們在哪裡,或死或生,都在 上帝掌權中。「他使人貧窮,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貴。他 從灰塵裡抬舉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使他們與王子同坐,得著 榮耀的座位。」(撒上2:7~8a)上帝的作為與原則,常反轉世界原本的 次序。被顛覆的,可能是被造物──就像大山變為平地、山谷高升、日 頭變黑,或是社會秩序──窮人受到尊榮,從灰塵與糞堆中被抬舉,或 是政治狀況--有權的將要失位,被輕看的將與王子同坐,誇耀自己帝 國者將要衰亡。

在聖經中,這「世界顛倒」的主題,是表達出上主掌權的方法之 一,也是祂智慧之所在。保羅也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 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 神卻揀選了 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 愧。」(林前1:26~27)柯媽媽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只有國小畢業, 直到就讀企研所大兒子柯重宇,被一台聯結車撞死。一開始她只想要和 兇手同歸於盡。然而,死去的兒子卻出現她夢裡,對她說:「人生很 短,要做些有意義的事。」柯媽媽決心站出來,幫助其他車禍受害者, 推動「強制汽車第三人責任險」的立法。才國小學歷的她,一字一字 查字典寫請願信,沒人理她;她去立法院、行政院靜坐,經過八年,民 國八十六(1997)年底,當時總統李登輝接見她,指示盡快完成立法,她 突然成為新聞焦點,「強制汽車責任險」快速在立法院通過。在立法那 天,柯媽媽笑容滿面回應記者,「都是我兒子教我的,他說,天底下沒 有攻不下的城池,也沒有攻不破的藩離。」

一個人只要活在另一個人心中,就會像被寫出來的詩句,不會消 逝,即使生離或死別,向愛致意最好的方式,就是記得。今天當我們走 在台灣馬路上,無論開車、騎摩托車或走路能得到保障,這是上帝使用 一個傷心的母親,她想記得所愛的人而做出的貢獻。

這是祂的世界

「地的柱子屬於耶和華;他將世界立在其上。他必保護聖民的腳 步,使惡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動;人都不能靠力量得勝。」(撒上2:8b~9 )就像那首歌「天父世界」,哈拿在禱告中宣告,我們的世界屬乎祂, 我們站立得穩,是憑祂所立根基;上主必保守屬祂的聖民,讓那些倚靠 自己的惡人無法動彈。「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 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 角。」(撒上2:10)這是聖經中第一次提到受膏者,這是彌賽亞,也是 基督的意思,祭司、先知或君王受封立時,都被油膏抹;許多人認為是 後人添加的,因哈拿時代以色列還沒有王,也有人認為,這是哈拿預 言。但這表達上帝的臨在與祂的力量,當祂臨在,便將審判、賞賜,與 將臨的上帝國度。在祂的國度中,所有過錯將得到修正,祂更將帶來新 的秩序。

安德魯・所羅門在《背離親緣》觀察到,這世界號稱醫學進步,在這 世界中,「任何稱職的父母都應該用各種方法修補自己的孩子,而父母 也認為醫生應該矯正孩子身上的缺陷,太矮的就打生長激素讓他長高, 有兔唇(缺嘴)就縫合,性徵不明顯的把他變正常」(22)。在優生學 的理想裡,人們想當上帝,去定義哪些生命值得活,哪些生命應該被刪 除,哪些生命該被修補。但這是被造的、有限的我們,有能力做到的 嗎?

當耶穌出生時,牧人、天使天軍齊來祝福,「馬利亞卻把這一切的 事存在心裡,反覆思想。」(路2:19)馬利亞反覆思考上帝放在她生命 的奧祕。她的沉默、反覆思想,讓我們看見,一個有權力決定胎兒存活 的人,願意將權力收回或忍住。她知道生產的痛苦,生下孩子將要面臨 的處境,卻包容那苦難。在人可為而不去為的時刻,正是上帝要讓光從 細孔中穿透的時刻。就像哈拿的宣告,這是祂的世界,不要照人的意思 任意改變,記得,這是天父世界。

以愛之名

「以利加拿往拉瑪回家去了。那孩子在祭司以利面前事奉耶和華。 」(撒上2:11)以利加拿、撒母耳與哈拿的家庭,完全不符合傳統對家 庭的想像;這是哈拿特別的選擇,她居然把撒母耳留在聖殿服事,與以 利加拿回拉瑪,當時分離時,可想見母親與孩子的痛,這是一個非典型 的家庭,為了成就上帝的家,哈拿願意割捨。

一位育有兩個孩子的母親寫:「以愛之名,父母會如此宣告著:我 都是為孩子好。我看到衣著精美的孩子,來到公園的沙地。他想踏沙, 『不可以,鞋子會髒』、『不可以,衣服會髒』。我看到在草地上奔跑 的孩子,『不可以,會跌倒受傷』。我看到努力著想攀上繩索遊具的孩 子,『不可以,你太小了』。我看到孩子被要求照著成人所期待的方式 生長,超出模子的,強硬地修剪,不是改造模子。我看到孩子交出他們 的意志與自主,並以為世界便是如此運作的。孩子不知道的祕密是,大 人所做一切,是因為自己的方便。波蘭兒童人權之父柯札克寫著:「整 個現代的教育方式,都在渴求孩子當一個方便的孩子。它一步步催眠、 壓制、用強硬的手段毀滅孩子內心的自由和意志,他堅毅的靈魂,以及 他渴求和企圖的力量」(47頁)。

她接著寫:「成為母親之後,我無時無刻體悟到,愛,確實如利劍 會將心刺透。但我們到底是愛一個虛幻的期待,還是當下有體溫並與你 爭執的人?每一日看著我的孩子,無法不詫異他們與我是如此地不同。 他們異質的生命,常常摧毀社會對於孩子的期待樣板,也時常逃逸出我 的想像。在這些摧毀與逃逸中,孩子總不斷替我撐開被限制住的疆界, 引領我抵達根本不在計劃行程中的異國,挑戰我長久以來的舊思維,教 導我,愛應是接納、包容、尊重、理解、陪伴。」

撒母耳的家庭是一個擴大家庭定義的故事。耶穌來,將律法總結成 兩條,其中之一是愛人如己。愛,是成為人的基礎。祂說:「看哪,我 的母親,我的兄弟!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親」。耶 穌的「家庭」,打破人框限,用寬廣的想像力,創造愛與幸福的方向, 祂說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祂的家人。祂拆毀我們對傳統家庭的想 像,打破自己,為要建造包容生命的道路。許多為孩子好的說法,更多 可能只是掩飾自己的不安與恐懼。然而,愛,就該捨棄一己之私的疼痛 與苦難,就像耶穌痛飲的那杯。孩子不是父母的延續與仿製品,他們是 上帝的孩子,是衪的形像之一。因此,真正的愛,就是會帶著恐懼與不 願,流淚,刺穿了心,敲碎自己所築起的高牆。請不要再以愛之名,卻 行控制、恐懼之實,請讓上帝的形像,體現在我們之中,特別在我們的 家庭裡,讓祂的愛真實流動,相信那一天,就將是衪的國臨到的那日, 或許,就在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