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181118 吳富仁牧師 - 民族的危機

經文:以斯帖記3:1~15
題目:民族的危機

一個時代的結束

2018年10月30日金庸──這位華人武俠大師,以94歲高齡過世了。他過世 那一週,許多香港媒體不約而同下了這標題:「一個時代的結束」。從1955 年,金庸寫出「書劍恩仇錄」這本小說開始──他前所未有的,藉著幾位真 實的歷史人物,像乾隆皇、福康安等,勾勒出一個從宮廷走向江湖、似幻似 真的歷史武俠世界,大受好評之後,他連續寫下14部叫好又叫座的小說,最 後一部叫做「鹿鼎記」,也前所未有的以一個不會武功也從未習武的韋小 寶,成為武俠小說的主角,他以招搖撞諞、混吃混喝的本事,進出康熙的皇 宮中,居然從小太監作到大臣,縱橫於江湖與宮廷之間,或許也可以這樣 說,金庸這本封筆之作,是從江湖走回宮廷。

2000年前後,華人編劇家二月河所撰寫中國電視劇《雍正王朝》、《康熙 王朝》在兩岸熱播,一時之間,電視劇開始流行探討權力頂端的冷酷無情, 以及對當權者處境的同情。一直到最近,宮廷電視劇流行的,居然是《甄嬛 傳》、《延禧攻略》、《如懿傳》等等探討後宮權力掙扎的戲劇,換言之, 從宮廷再走向後宮。江湖很大,可以各立山頭;宮廷只能容讓一個王,一個 座位;而後宮呢?只為得到君王寵幸,後宮妃子們,用盡諸般厚黑學伎倆, 保護自己的最佳方法,是致一大串競爭者與潛在競爭者於死地。世俗的流行 文化正表達影射出當代的社會氛圍,換言之,今天我們的社會,已經離江湖 很遠了!沒有正邪之分,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愛,不講江湖道義,人性價值更 盪然無存,我們儼然進入野蠻、只求錢與權的叢林中,最後只剩誰手段高 明、誰愚蠢掉落陷阱,這世界已成輸贏定生死的遊戲框架了!

這就是我們需要聖經的原因。雖然以斯帖記同樣以宮廷權力作背景,但 上帝的話,卻領我們將眼光,從人的爭權奪利與爭強鬥狠的世界中移轉開 來,帶我們看見,真正改變世界的,不是人的作為,而是上帝;以斯帖記是 聖經中最奇特的一卷經書,全書沒有一個字提到神,但卻處處告訴我們,即 使在最黑暗的地方,最肅殺的時代,最沒有神的世界,被上帝的良善與正直 所帶領、影響的人,更能在這樣的時局中,勇敢的為愛冒險,捨己為要證明 上帝恩典的痕跡。

不跪不拜

故事一開始,就描述波斯的亞哈隨魯王,他應該就是歷史上的薛西斯一 世(主前485至465年),史書上描述,他就是一個殘暴、衝動、喜怒不定、 性好漁色的皇帝,這非常接近以斯帖記對他的描述。當時他統治的帝國版圖 極廣──東至印度西北的印度河,今天的巴基斯坦,西至古實(北蘇丹)。

只為慶祝他登基作王,「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僕設擺筵席,」(帖 1:3)這場宴席足足辦了180天還不夠,還命令住在書珊城內居民,擺設宴席七 天。到第七天,連續酒醉187天的皇帝令王后瓦實提,向眾人展現她的美麗, 皇后悍然拒絕。這是有理的,因在當時要婦女在眾人面前揭開面紗,是嚴重 的侮辱。但王最終卻因拒絕使他下不了台,罷絀了皇后。相對王奢華荒唐。

第二章卻讀到一個流亡、樸素的猶太家庭。當南國猶大被巴比倫所滅,許多 人遭到擄掠,末底改及他收養的以斯帖,來到書珊城,巴比倫後來遭波斯吞 滅,許多猶太人得以自由的回耶路撒冷,但仍有一些人,選擇定居下來,末 底改與以斯帖便是如此。

以斯帖長成後「容貌俊美」,在亞哈隨魯重選妃子時雀屏中選,甚至「 王愛以斯帖過於愛眾女,她在王眼前蒙寵愛比眾處女更甚。王就把王后的冠 冕戴在她頭上,立她為王后,代替瓦實提。」(帖2:17)從第三章開始,出 現全書的第四位關鍵人物,「這事以後,亞哈隨魯王抬舉亞甲族哈米大他的 兒子哈曼,使他高升,叫他的爵位超過與他同事的一切臣宰。在朝門的一切 臣僕都跪拜哈曼,因為王如此吩咐;惟獨末底改不跪不拜。」(帖3:1~2);對 坐高位掌權者表達適當的尊重,是禮貌;雖然是出自王的命令,但臣僕對哈 曼,已經不是禮貌,他們跪拜,已經到達諂媚噁心的地步,因此末底改選擇 不跪不拜,就代表他的堅持與固執,他不跪拜這驕傲、狐假虎威的哈曼。人 能在世俗的壓力下不同流合汙,正是表現出他真實人格特質的那一面。儘管 末底改曾在宮門邊對王盡忠(帖2:21~23),他的女兒貴為王后,但他不會拿 來說嘴、威嚇別人,他只是盡自己當行的義務而已。

相當有可能,當時書珊城內已有反猶太人的情結產生,這可從末底改在 以斯帖入宮前,特別吩咐她,不可透露自己的藉貫與宗族給人知道(帖2:10 ),就可得知。親愛的朋友,在極權面前誰能不跪不拜呢?我們都是脆弱的 人,像蘆葦也像麥穗,當風一吹,就很容易倒向一邊,當我們眼見其他的同 伴,都倒向同一方向時,怎可能還能獨自昂然站立,堅持不跪不拜呢?當眾 人折腰,我們總要依靠上帝,祂才是真正幫助我們的主,這便是末底改此時 單純的信念,因他明白,唯一值得跪拜的,唯獨耶和華上主。

滅絕猶太人

「哈曼見末底改不跪不拜,他就怒氣填胸。他們已將末底改的本族告訴 哈曼;他以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就要滅絕亞哈隨魯王通國所有的猶 大人,就是末底改的本族。」(帖3:5~6)末底改只得罪哈曼一個人而已,但 哈曼要報復時,卻不只想要傷害末底改一個,乃是要傷害他的本族──波斯 境內所有的猶大人。有些人是不能挨駡的,人罵他一句,他不光回敬對方, 連同對方母親,甚至母親的母親,都要叫罵回去,這就是哈曼所做的。因 此,親愛的朋友,我們千萬要小心,不要輕易激動別人,當一個人被怒氣激 動,可能像拿把刀放在他手裏,他就盡其所能的摧毀對方。

與波斯王一樣,哈曼的自尊也很容易受傷。「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出21:24)許多人誤會,以為這是聖經教導我們人與人之間報復的原則,但不 是的!這是聖經教導我們,限制報復的原則。上帝太了解人性,當人傷我們 一隻眼睛,我們不只要對方一隻眼睛,最少要一雙,你打掉我一顆牙,我就 打掉你一排牙齒,才能得到滿足,這便是人性醜惡與罪性之處。換句話說, 上帝在律法中明文限制,人不可以無限度擴張他報復的行為。哈曼只不過得 不到末底改的跪拜與敬重,然而一個驕傲起來的人,他的自尊卻傷不得,所 以,他以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3:6),非要作大事他才肯罷休,而 這大事居然是一個滅族行動;哈曼用含糊語氣向王報告後,王也糊里糊塗信 任,更將戒指印信直接交給哈曼。於是哈曼開始執行他的計畫,頒佈命令, 公告天下,我們就見識到,一個當權者殺人不貶眼的殘忍,以及王離百姓的 心有多遠的描述。「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王同哈曼坐 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帖3:15)

中國歷史上的晉惠帝司馬衷(A.D.259—306)也是如此,他是西晉第二代的 皇帝,在位十六年之久。有一年民間飢荒,到處都有餓死的人。有人把這種 情況,向晉惠帝報告,晉惠帝卻回答說:「他們沒飯吃,為什麼不吃肉粥呢? 」報告的人哭笑不得,百姓連飯都吃不到,哪來肉粥呢?可見晉惠帝多愚蠢糊 塗,離百姓的心有多遠,難怪後來他皇帝的位置很快就不保。亞哈隨魯王也 是如此,他毫無感受到這滅族命令一出,所造成百姓的悲痛。這也是我們需 要警戒與審視在上掌權者的原因,雖然羅馬書十三章告訴我們,要順服在上 掌權者,但這卻不是全部的故事。因為掌權者所下的決定或政策,也可能與 上帝心意為敵,所以,絕對不是不加以判斷就全盤接受。 普洱:掣籤選日

「亞哈隨魯王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人在哈曼面前,按日日月月掣 普珥,就是掣籤,要定何月何日為吉,擇定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帖 3:7) 「普洱」是波斯語「掣籤」的意思,這也是後來猶太人節期──普洱節的 由來。從古到今,掣籤是人們為了求黃道吉日,對未來的日子求問,盼望得 到好結果的方式。對一個遵守上帝旨意的人,每一天都是吉日。去求道士或 占星家擇日的人,顯示出他對將要作的事疑惑,才會去問卜。然而,我們相 信,吉人比吉日更為要緊,換言之,若是人心正直,行走在上帝祝福應許的 道路上,那麼絕對比選那個日子還更為要緊。

王高昇了哈曼。當人得意時,最容易展現他生命真正的品質。智慧的人 說“鼎為煉銀,爐為煉金,人的稱讚也試煉人。”(箴27:21)稱讚使人飄 飄然,被捧得越高,是人的不幸,因為往往造成空虛的自信,倘若地位被提 升,生命的品格與才能,沒有跟著提昇,將造成不幸。哈曼便是如此,他造 成自己與別人的不幸,智者說:“智慧人必承受尊榮;愚昧人高升也成為羞 辱。”(箴3:35)倘若哈曼不要與末底改計較,後來的他,就不致遭受悲慘 的命運,哈曼不問該不該這麼作,不懷疑王會不會聽他的話,他只是掣籤選 定了一個吉日,可見這人的心態有多邪惡。哈曼以為猶大民族的命運在他手 中決定了,只等12月13日那一天,他就報仇成功了。這是哈曼自己掣籤所決 定的日期。但定事卻是耶和華。

特別的是,掣籤抽定這一天也是這一年最後的一個月,換句話說,哈曼 要足足等約一年後,才能執行這滅族的計劃;或許我們應該這樣說,人透過 占卜、抽籤,是想要掌控一切,但人真能掌控一切嗎?智慧的人說:「籤放 在懷裡,定事由耶和華。」(箴16:33)哈曼想挑個幸運的吉日,然而,真正 的決定卻在上帝手中。哈曼掣籤抽中的這一日,正好是猶太人節期逾越節的 前一天,換言之,在上帝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前一天,上帝會再進行祂的 救贖嗎?事實上,聖經從未保證,上帝的百姓在面臨所有嚴峻威脅時,都將 被拯救;然而,當我們在黑暗勢力與絕對權勢中,要持續記住上帝在過去的 拯救,這正會讓如今的我們,擁有足夠力量,去面對挑戰。 越在沒有神的世界,越需要祂的恩典

滅絕猶太人在後來歷史最著名的事件,應該就是二次大戰前的德國。當 希特勒在1931年在德國執政掌權後,對於種族的看法越來越偏激,1933年4 月,在希特勒的支持下,德國教會通過訂立新憲法,同意成立「國家教會」 ,並選出新的國家主教,當時「德國基督教會」成為希特勒國家社會主義下 的傀儡,大力鼓吹建立「亞利安基督教」。主張德意志是上帝揀選出來新的 民族;而希特勒則是德國的彌賽亞,也是上帝拯救德國的啟示。當時,許多 德國基督徒對「德國基督教」的信仰教義及宗教政策感到不滿,因此也集結 起來,成為一股宗教的抗議力量,形成日後所謂的「認信教會」群體。

認信教會最著名事件,應該是1934年5月中旬,卡爾.巴特與兩位神學 家,在法蘭克福草擬一份神學共同宣言。於5月31日的「巴門會議」( Barmen Synod )上,由139位來自18間認信教會的代表接納,成為認信教會的重要神 學依據,稱為〈巴門宣言〉。巴門宣言引用《約翰福音》14章6節及10章1、9 節,宣告「基督藉聖經向我們啟示,祂是上帝唯一的道;我們無論生或死, 都要聽從、相信及順服祂」。因此我們拒絕接受「德國基督教」所傳的「虛 假教義」。他們共同宣告:1. 在上帝的話語以外,沒有其他的事蹟、權力、 人物與道理,可以成為上帝的啟示;2. 我們的生命沒有不屬於基督,而屬於 其他主人,唯獨依靠祂才能得救與成聖;3. 教會無法容許將信息與教制,讓 變遷的意識形態與政治主張所取代;4. 國家無權取代教會,成為人類生活唯 一與完全的權威;5. 德國福音教會永遠不變的基石,是建基在耶穌基督的福 音。這福音藉著聖經向我們啟示,並在改革認信運動中,得到重新確立」 ;6.他們指摘當時德國的國家教會機構,「已經偏離這永恆不變的基石,違背 無數律法與憲法;因此,不配成為德國福音教會的元首」。

親愛的朋友,在越黑暗的時代,就越需要有堅持不跪不拜的人勇敢站 立,如今,我們活在彷彿沒有神的世界中,就像以斯帖全書中沒有上帝之名 記錄在其中,然而,那些生命蒙受上帝救恩與印記的人,在這世代,越需要 顯出恩典與見證,但願你我生命,在上帝手中,每一天,都能活出祂榮耀美 好的生命印記;每一日,宣告唯獨祂,才是拯救我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