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青年牧師: 洪以琳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pc@msa.hinet.net

20230402 陳以安神學生 - 這是誰?

經文:馬太福音21:1-11
題目:這是誰?

1. 他是誰? 到底什麼樣的人物值得經文所描述的這種排場?以當代而言,我們常會在新聞報導上看到某某人物登台,從接機、跟保母車、一路跟拍到飯店、關注他的食物、遊玩等行程,這些人物的來頭舉凡政府高層、各領域知名的創作者、或是風靡全球的歌星。他們有個重要的共通點:往往是在某個領域有話語權或是有非凡影響力的人。故當我們回到馬太福音,似乎不太意外耶穌會受到這種排場歡迎入城:他是一個多麼有影響力的老師啊!吸引了一批門徒放下一切跟著他趴趴走,且也夠有行動力腳蹤走透透,不僅能講(許多教導以及比喻),還有奇妙的能力去醫治、改變、傳天國的福音;甚至連辯論的能力也很強,當時哪個經文老師似乎都講不過他。

從這段經文我們看到,這個騎驢進城的耶穌是:「錫安的王(v5)」、「大衛之子(v6)」「奉主名來的(v9)」、「先知耶穌(v11)」,這對於當時許多猶太人,是非常有說服力的身分。當耶穌與錫安的王、大衛之子的意象連結在一起,這代表耶穌與他們最看重的聖書(舊約)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且耶穌做了許多以前先知會做的事情,並且也應驗了舊約中先知所預言的事情,故猶太百性如果因為聽聞耶穌的所言所行,而相信他所說的來簇擁歡迎他,也並不意外。

但另一方面,一群人一起在那裏夾道歡迎,並不代表那裏每個人都真正打從心裡愛戴他,對嗎?有人歡迎是因為認為他就是那個可以改變人生命的主,有人歡迎是因為耶穌是一個做一堆神蹟奇事的人(生命裡有些小奇蹟發生,也沒什麼不 好的),有人可能是路過湊個熱鬧;有人是熱誠地投入,也有人或許抱持了沒那麼正面的態度「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穌。(v11)」—也不過就是個小地區出來的,有些先知異能的人而已。

耶穌到底是誰?對這些「眾人」而言,取決於他們每個人站在什麼立場(敬畏、打從心裡信服、湊熱鬧、討個好處、不置可否.......)或許,以我們現在的語言來說,耶穌是誰,取決於你是基督徒(視耶穌為救主)、門徒(視耶穌為老師)、慕道友(視耶穌為好朋友)、還是無神論者(視耶穌為無稽之談)。

2.這是什麼?

這幾年,我習慣在書店去找宗教類中,基督教的叢書,不少時候我發現在基督教類的書櫃中,有一大類的書籍一看書背簡介或是略加翻閱,就會發現它們並不是在談基督教,而是在談如何體會萬物都有靈,靠著鍛鍊個人靈性,最終經驗到,人也是神,這與基督教信仰的價值觀多麼不同啊!它們被放在基督教類書,純粹是因為他的書名不是寫佛祖或阿拉,而是寫了「神」。同樣都在談神,同樣的書放在同一類書櫃中,最終對人的理解卻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當我們帶著很純真的心情在找所謂的「屬靈」書籍時,不得不要小心些:到底是屬誰?到底在講什麼靈?比起全然新穎的道理,我們更害怕的是這種似是而非的「真理」,如神學家巴刻所言「一半的真理若偽裝成整全的真理,就會變成全然的謊言」

在不知不覺導引我們以為這個信仰就是如此這般。我們當代也面臨另一個挑戰:我們活在一個有宗教自由的社會中,不僅可以決定什麼宗教,甚至這個宗教—基督教信仰—還給予我們一個更大的自由。聖經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這代表我們已經不再被綑綁,是個自由人了,這樣的自由有時會被解讀為,我的所做所為是我與上帝的關係,那麼,雖然主日講道不時呼籲我們要穩定靈修、祈禱、參加小組/團契、成立RPG小組,但畢竟我們是自由人,我們的關係也各自向這位上帝交帳,所以我不穩定靈修、祈禱,我不參加小組/團契,我也不要跟別人一起RPG小組,說實在,沒人能壓著脖子逼迫我去做,不是嗎?

然而,過度將信仰個人化,強調自己有充分的「自由」,真的是件好事嗎?以下用一個故事為例。當一個第四代基督徒、每周穩定多樣的服事,主日講道該聽的沒少聽,甚至常被長輩稱讚是有熱心、有愛心的基督徒,這樣的基督徒去到一個異端教會時,卻一路跟著聚會,從未感到任何不對勁;開始上這間教會的裝備課程到一定程度後,要不是因為熱心的基督徒同學提醒並阻止,大概還會繼續在這個異端教會追求......這就是當年大學的我,難道我不也是足夠自由、足夠有勇氣地去追尋信仰,只是運氣不太好,只是因為我不穩定靈修、讀經祈禱而已,才不小心跑到異端去?事實上,即便有信仰傳承,即便也翻過聖經,甚至作為一個看起來還滿熱心的基督徒,但如果沒有建立對信仰正確的認識,有一個信仰的根基,就像是心裡有個基督教類的書櫃,但書櫃卻是空空、貧乏,沒有可以判斷別人所言是真理或不是的分辨力。像我這樣的「基督徒」比起完全沒有基督信仰的人,還更容易被打著基督教旗號的異端邪說吸引過去......一個假的信仰很可能讓你付出生命的慘痛代價,到頭來卻是一場空,然而一個不會讓你花費整個生命力量投入的信仰,還叫做信仰嗎?信仰可以說是我們人生的大書櫃,我們擁有的信仰決定我們在這個大書櫃裡要放哪些書,那些書會包括我們:所思想、所判斷、所感覺、所愛慕、所推崇、所敬重、所恨惡、所害怕、所渴望、 所相信、所承諾.......既然信仰會對人的生命產生那麼大的影響力,你真的還要主張自己夠有自由,可以隨心所欲,而不用為自己所信負起責任嗎?

3.他是

我們理解「信仰」到底是什麼,以及我們對信仰抱持什麼態度,終究要回到我們對於「所信仰者」的認知。我們或許會害怕異端邪說透過路上傳福音,或是滲透進教會小組的方式來將信徒從真的基督教信仰拉走,而異端邪說百百種,我們防得了這個異端,卻不一定防得了另一個;它們就像是市面上可能流通不同的假鈔,我們能正確分辨假鈔的方法,就是去了解真鈔長什麼樣—這表示我們需要拒絕不冷不熱的信仰、拒絕麻木/盲目的信仰;透過認識真鈔—真理的模樣,讓我們不至於拿到假鈔—異端邪說還沾沾自喜。 我們在這個棕樹枝主日可以一起思想的是:既然我們很難不在耶穌的故事上用所謂的「上帝視角」(彷彿有一個超越故事的角度預先知道後面故事的發展)來閱讀:我們清楚知道,接在棕樹枝主日後就是客西馬尼園,就是耶穌將被捕、審判、被釘十字架,受肉體與心靈的折磨致死!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是今日喊著「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v10)」的那群人,但一轉身,我們卻是那個在耶穌被審判時,喊著要釋放巴拉巴(太27:21),喊著要釘耶穌十字架(太27:22),甚至會三次在人前不認他(太26:26)的人?

我們是否願意一再地挑戰自己的理性與感性,問自己:我如何不在這時候讚美他,而下一秒就轉身背棄他?我對這位耶穌的讚美,以及我透過自由意志在平常時刻如何實踐信仰,如何幫助我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不會隨即翻臉說耶穌不幫我,不會馬上選擇唾棄自己的信仰?

4.「這是」決定我是

前天我突然想到曾在數年前神學院的棕樹枝主日中演了一段耶穌的坐騎—小驢駒的心情,當我回去翻找時,意外發現當時的講道就是請陳克安牧師來學校分享,並且與今天是同一段經文。這讓我思及:我們如果來教會來得夠久,耶穌受難的故事聽上數十次,或者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聽上無數次都不奇怪;一再傳講的經文,以及每年從頭來過的節期,都在幫助健忘的我們,不要忘記,不要忘記,不要忘記我們所信仰的他是誰,不要忘記這個信仰是什麼,以至於形塑了你是誰。

那段小驢駒的口白是這麼說的:「我只是笨拙的驢子,毫不起眼,什麼也不是。今天,主耶穌召我,領我跟他一道入城,讓人都看到他君王的榮耀。我已跟昨天不一樣,因主耶穌今天親自揀選了我。我是頭又笨拙又尊貴的驢子,盡一生忠心跟隨。」當我們在教會熱心投入而有機會成為同工,成為需要幫助做決策的人,我們在教會中可能變得越來越重要,但小驢駒的口白提醒我們,我們既笨拙(是罪人)同時也在上 帝眼中看為尊貴(被神稱作義),不論我們地位可能變得多高,但我們始終都是上帝計畫中那頭被呼喚過來使用,走在上帝計畫中的小驢駒。

盼望每一位信徒,或者是在找尋人生信仰的夥伴,都能夠對以下兩個問題由心發出自己的答案—這是誰?這位是救我生命、改變我生命、持續用十字架的救恩指引我生命價值觀的那位救主耶穌。這是什麼?這是我用整個生命熱情(既不是不冷不熱,也不至於麻木或盲目)投入的信仰。當我們唱著回應詩時,如同歌詞說的「人生禍福,世事變遷,天父,願祢旨意成全」、「將來景況未定之天,天父,願祢旨 意成全」、「勇於面對生死艱險,天父,願祢旨意成全」。願耶穌的生命付出也激動我們每一位同信者願意投入整個生命來面對信仰、願意追求真理,願意在生命的順利或者困苦時刻,唱著「天父,願祢旨意成全」。

【討論問題】:

1.請用自己的話/生命經驗說明,你覺得耶穌是誰? 這個信仰是什麼?(可擇一回答)

2.小驢駒的的自白讓你有共鳴嗎? 分享這個信仰對你生命態度帶來什麼樣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