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青年牧師: 洪以琳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pc@msa.hinet.net

20221030 陳克安牧師 - 上帝掌管我們的命運

經文:路得記4:1-6
題目:上帝掌管我們的命運

一、不同的選擇,不同的命運

上帝掌管我們的命運

路得記講述的是一個家庭面臨時代的苦難、個人的困境,神卻使他們從苦境中轉回的故事,除了見證上帝的恩典及巧妙的安排之外,也看到恩慈相待的力量。在這一篇美麗的故事中,我們清楚地看見至少有四個人做了他們的選擇。他們的選擇,也決定他們的命運。

首先是以利米勒的選擇,他看見猶大的饑荒,選擇遠離家鄉,來到一個不敬拜上帝的摩押地。就像羅得當初離開他的叔叔亞伯拉罕,往所多瑪之地搬遷,那地的人也是不敬拜神的地方,在不敬拜神的地方,自然會隨從當地的風俗,做出不討神喜悅之事。我們從以利米勒的過世,以及他的二個兒子相繼的過世,看出他們當時在摩押的生活沒有受到神的祝福。

其次,我們在拿俄米身上看見她的選擇。我們可以想像她一生的悲慘,丈夫和兒子相繼的過世,沒有留下子孫,可以預知她一生將要面臨滅亡的命運,她看自己如將殘的燈火。不過,她最後做出一個大膽的選擇,她要返回自己的故鄉,甚至叫二位媳婦離開她,各自返回自己的故鄉,繼續過他們的生活。她是一位願意為他們設想的人。

第三,我們看見路得令人意外的選擇,她選擇跟隨婆婆拿俄米回到猶大,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她的選擇不是隨意的、不是輕率地,她說出一段非常感動人心的告白。路得對拿俄米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 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1:17-18) 也因為路得的選擇,她成為上帝拯救以利米勒與拿俄米家族不滅亡的關鍵人物。

第四,波阿斯的選擇。他的行動一部分是被動的,一部分是主動的。被動的地方是受到路得主動的影響;主動的部分,是他願意主動向另一位比他有資格買贖以利米勒家業以及包括娶寡婦路得為妻的親屬談判。他是具有改變拿俄米、路得命運的重要推手。

弟兄姊妹,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這是我們的權利,但是我們可以從一個人的選擇看出他的動機與心胸是否寬廣、良善。上帝往往從我們的選擇來決定他願意不願意賜福在那人的身上。也就是說,上帝給予我們的賜福,會根據我們的選擇來做依據。詩人說:「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詩1:1-3)

二、上帝是掌管命運的神

路得既然選擇跟隨拿俄米,拿俄米首先考慮的是路得如何可以長久的在以色列生活,可以有好一點的工作、有保障的工作,不是只在田裡拾取麥穗。因此,拿俄米最初的計畫應該是要路得去「求職」。但是上帝卻調整了一下這個發展。

從「求職」演變為「求婚」

後來,拿俄米得知路得是在他丈夫以利米勒的親屬波阿斯的田裡收穗後,在她的心裡立刻點燃一個希望。於是,她給路得出了一點小主意。〈路得記3:4〉說道「...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裡...」,原文中沒有「被」,掀開什麼要看波阿斯是站著、坐著或躺著,如果是站著,掀開的就是衣袍,因為袍子蓋住腳;另外,原文中「躺臥」和「趴著」是同一個字。因此,經文這裡很有可能描述的是「掀開衣袍,用臉貼著他的腳」,以「求職」的角度來看,這個動作是「貼身使女」。拿俄米要路得去應徵貼身使女的工作。但事情進行得和拿俄米計畫的有一點不同。波阿斯半夜醒來,問路得說:「你是誰?」路得回答:「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因為你是我一個至近的親屬。」(路3:8-9)「用衣襟遮蓋我」在希伯來文裡有特別的意義,是不能隨便講的話。當男子對女子說「我用衣襟遮蓋你」,意思就是「我要娶你」,所以那天晚上路得所說的其實是「請你娶我」。

用尊重表達愛對方的心

波阿斯半夜被驚醒,又被人求婚,他不但沒有責備,反而心中生出同情、憐憫、尊敬、佩服。他對路得說「你末後的恩比先前更大」(路得記3:10),「先前的恩」是指路得陪著婆婆千里迢迢,離開故鄉來到以色列,也許還包括在收割季節裡她的勤奮、努力,讓婆婆不必擔心錢財、糧食的問題。「末後的恩」則是指路得要留下來繼續陪伴、照顧婆婆終老這件事。

對波阿斯來說,路得為什麼要來以身相許?因為收割季結束,明天開始就沒有麥穗可撿,以後路得要怎麼繼續照顧婆婆,所以用「以身相許」換取「婆婆有人照顧」。波阿斯覺得路得真是了不起,對她的讚許又多了幾分。隔天一早,波阿斯就坐在城門口,等到那一位比他還親的至近親屬,他們開始商量,最後由波阿斯贖回拿俄米的地,並娶路得。(路4:1-12)很多人很好奇,波阿斯到底愛不愛路得?我們細讀經文可以看出波阿斯很愛慕路得,但他的愛和我們所想像的不一樣。如果波阿斯的愛是佔有的愛,那麼他就應該去找拿俄米,請拿俄米宣告路得自由,這樣波阿斯就一定娶得到路得,而不用冒著「有可能被另一位至近親屬娶走」的風險。但這麼做的話,路得原來的心志—拿俄米是我的婆婆,我之所以留下來做任何的事情,是為了要照顧她;她的國就是我的國,她的神就是我的神-就不再完整了。因此他認為,波阿斯愛路得愛到一個程度,連尊重路得心志的這個部分也包括在他的愛裡面。

苦境中有神的安排

路得和波阿斯結婚後,生了孩子,並在他們的後裔中興起以色列最偉大的王-大衛。神使拿俄米脫離喪子、無後代的傷痛,連鄰居的婦人都說拿俄米是有福的。(路4:13-17)這個家本來沒有孩子,但最後卻給了這個國家一個英明的君王,是因為這幾個人的善良、仁慈,願意對彼此好、願意多走一里路、願意犧牲自己一點來幫助別人。

在人生的苦難裡頭,如果我們可以碰到一、兩個這樣的人在周圍,我們真的會大得安慰。這卷書告訴我們,有了波阿斯、路得、拿俄米這些見證人,我們更可以這樣做。所以,有沒有一些人,我們可以更寬厚、更仁慈、更有愛心、更溫暖一點對他們,讓他的人生苦難可以因此有改變、轉機。同時,我們可以從這卷書看到,世界太複雜、人生很曲折,我們可以規劃、打算,但時機掌握在神手中。即使我們在苦難中,不要懷疑,以為神好像離你遠去、棄而不顧,但就如同拿俄米的遭遇一樣,神在不為人知的時候,透過非常巧妙的安排,讓事情一步步開始變化;即使事情發展不像我們所計劃,但神仍然可以成就美好的事情。

三、「律法」成了翻轉困境的因素

這個故事有一個非常突出的主題:「律法」,包括可以到田裡撿拾麥穗、至近親屬法等,都是使這個故事可以有美滿結局的因素。在聖經中,以色列人民經常悖逆神、不守律法,在士師的時期更是如此,可是,卻有一小群人至少守住了這兩個法。

根據路得記4:1-6記載,在當時代,城門口相當於現在的法院一樣,好多重要決定或者是宣判,也在那個地方發生。那波阿斯坐在城門口的時候,恰巧那個比他更近的親屬也來到城門口,於是波阿斯就邀請他坐下,又找了另外十個長老,這些就是見證人啊,於是他就問這個至近的親屬:「你要不要贖拿俄米的田?」意思就是至近的親屬,其中一個責任就是要買贖她的田。那個人說:「我願意。」那波阿斯就說了:「既然這樣的話,當你買拿俄米的田的時候,你也應該要娶她的媳婦路得,使得以利米勒的後代能夠傳承下去。」這個人就說:「那這樣我就不能啦,因為我買了她的田,最後這個名分又是別人的。」誰也不願意做這個事啦,於是他說:「與我的產業有礙啊,我就不要贖了。」既然這樣的話呢,波阿斯就由第二順位,就成為第一順位了嘛,於是波阿斯後面的記錄,就真的娶了路得。在這個過程裡面,波阿斯就善待了拿俄米這一家了。那麼我們看見這是一個完美的結局啦,這個結局不只是給我們看見拿俄米帶著路得回到波阿斯的城,進入波阿斯的田,並且在波阿斯的打穀場上,發生了奇妙的遭遇,更是因著這些遭遇啊,使得她們進入波阿斯的家啦。上帝實在是奇妙的帶領,不只是進入波阿斯的家,後面就記錄了,路得還生下了後代。那麼創造的主題,在這裡更是清楚了,生命的創造,而創造的主題是離不開恩典的主題的。波阿斯盡他至近的親屬的責任,於是這件事就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因為守住了這兩個法,波阿斯和路得的家庭得以建立,並在幾代以後出了一位偉大的人物-大衛。因此,有的時候,我們就是安分、守己的按照神的心意去做,守住律法的本分,誰曉得神會在什麼時候,從中興起了不起的人物,成就一整個時代的事業。

當我們按著律法的要求,一步一步往前走,上帝很多的心意就會愈來愈清楚地彰顯,成就一個非常美好的環境,讓生命在其中得造就,成為成熟的生命,回過頭來事奉這個世代,成為這世代的祝福。

四、受父母生命的影響

《路得記》的最後,特別記下了波阿斯的族譜,這個族譜也非常有涵義的,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族譜的記錄。「法勒斯的後代記在下面:法勒斯生希斯崙;希斯崙生蘭;蘭生亞米拿達;亞米拿達生拿順;拿順生撒門;撒門生波阿斯;波阿斯生俄備得;俄備得生耶西;耶西生大衛。」(路得記4:18-22)

從這段經文給我們看見,原來波阿斯的後代俄備得,俄備得又生了耶西;耶西生了大衛王,當然這是以後的事情。不過,從這個族譜給我們看見兩個特點,第一、波阿斯竟然是大衛王的曾祖父,這給我們看見一個恩典之家帶來的恩典後代;第二、我們可以看看波阿斯的父親叫做撒門。撒門是誰呢?在這裡沒有特別記載,但是到了《馬太福音》第1章第5節,那邊記載撒門娶了喇合氏,就生了波阿斯。那麼喇合氏是誰呢?那是在約書亞派探子進去迦南地,窺探那個地方的時候,那個接待這兩個探子的那個妓女喇合。假如把這一些歷史事件串在一起的話呢,那麼我們對波阿斯也許會多一點認識,原來他的母親就是拯救以色列族的探子的那個妓女。也許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也多一點的推理,那就是出自於妓女之後,波阿斯很可能更瞭解那個弱勢群體的需要,更能體會弱勢群體,尤其了解外族人的處境,摩押人路得的遭遇,會不會是因為這個緣故。他也更加體貼他的僕人們的工作情況,更以慈悲來對待人呢。

當然,波阿斯自從路得跟著拿俄米回到猶大之後,他很清楚路得的為人,他一定也在觀察路得的生活,很自然生出憐憫之心。至於他會做到去贖回路得,以至於去拯救拿俄米整個家族的命運,這並非波阿斯原來就有的想法。直到路得大膽地在野裡躺在他的身邊,並聽見路得對他說的話,波阿斯才決定採取贖回以利米勒的家業以及娶回路得,好延續這一個家族的命脈。這真是一個奇妙的恩典。

在這個恩典故事裡面,給我們看見,原來上帝能使用每一個人,不一樣的身世,神也能夠賜福,神也能夠賜福一個人,也透過他賜福更多人。

願神帶領,看見這位無所不能的神,創造的神,願意在人生中,創造許多奇妙的經歷和遭遇,使我們從當中,親自經歷神的恩典。願主引領我們的心思意念,對這位創造主,恩典的主,再次發出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