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青年牧師: 洪以琳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pc@msa.hinet.net

20220403 陳克安牧師 - 從巴比倫出來

經文:以斯拉記2:1-2 ;64-65

題目:從巴比倫出來

前言:以斯拉記第二章紀錄著由所羅巴伯帶領第一批被擄的猶太人從巴比倫離開,返回耶路撒冷重建聖城。這一批人佔當時居住在巴比倫的猶太人總人口數只是一部分而已,我們不禁會問為什麼不是全部的猶太人回去耶路撒冷呢?巴比倫不是他們的家鄉,不是被擄之地嗎?經過了七十年在巴比倫被擄的日子,猶太人回歸故鄉的人意願竟然不高?七十年不是短的歲月,當初被擄的時候身體還強壯的人,如今也已經是年老的人,他們還有體力走回故鄉,並且重建聖城嗎?再說在巴比倫出生 的第二代與第三代的猶太人,他們還知道敬拜耶和華的意義嗎?他們還認同自己是上帝的子民的身分嗎?他們在巴比倫有建立的家園與事業,他們願意放棄嗎?這些都會影響他們選擇回去或留下來的決定因素。更重要的是,我們要了解從上帝的角度,祂是怎麼看整個事情的發展?

猶太人在巴比倫的生活

我們稍微了解一下猶太人在巴比倫七十年的生活情形。對整體被擄的猶太人來說,在巴比倫生活的七十年,從尼布甲尼撒王朝,直到波斯帝國古列王朝,除了被俘擄的名分之外,其他的部分,還是相當的自由與舒適的,這與他們先祖在埃及所經歷的奴隸生涯迥然不同。

1.制度的保存:我們從耶利米寫信給被擄之百姓時,得知原本猶大地方政府的長老、先知與祭司的制度,仍存不廢(耶29:1)。

2.行動的自由:被擄的百姓在當地享有行動的自由。以西結甚至擁有自己的房子,長老也可以隨意探訪他(結8:1)。約雅斤釋放出獄後,享有的自由。在他的餘生,朝廷配給他糧食及需用品,他的「位」 超越一切與他同在巴比倫的王(王下25:27-30)。

3.工作的機會:工作的機會向著俘擄敞開,是一個最重要的證據。例如尼布甲尼撒他擄去匠人和藝術家,要他們從事技藝方面的貿易(王下24:14-16)。在卡巴尼(Kabari)運河上的尼普爾(Nippur)城市發現許多有關貿易的石版,內容顯示,他們在商業界中非常活躍,從事租賃和買賣。

4.居住肥沃的美地:猶太人獲准居住在美好肥沃的土地上。許多人住在沿岸或靠近迦巴魯河(Chebar)附近;運河可供應肥沃耕地灌溉之利,這提供猶太人有利的耕地環境。

5.被擄雖是一種刑罰,但卻保有相當程度的自主:被擄的初期,被淩辱的感受最為尖銳化,詩篇一百三十七篇提及在巴比倫河畔的哭泣。雖然如此,先知耶利米鼓勵被擄猶太人要面對現實,盡力改善自己的生活,這與後來明顯的安逸舒適生活相吻合。

猶太人從一開始被迫遷離耶路撒冷,來到巴比倫,經過七十年辛勤的建造家園,直到漸漸安定與舒適的生活。此刻,他們聽到可以回到故鄉的消息,可是現在的故鄉反而是一個荒蕪之地,周圍還有許多敵人環 繞著。我們可以想像他們的心情是多麼的衝突!因為有許多猶太人是在巴比倫出生的,他們已經習慣住在那裡,在他們認知,巴比倫已經是他們的故鄉。

這讓我們想起1895年到1946年期間,日本佔領台灣時候年在臺灣出生的日本人―灣生。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在花蓮、台東一帶進行大規模的「移民政策」,陸續建立了十餘處頗具規模的移民村。五十年的歲月,他們早已習慣台灣的生活,誰知1945年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在臺日本人遭到全數遣返的命運。其實在他們的心中,臺灣已經是他們的故 鄉!他們曾正式向台灣新政府提出願意留在台灣,成為台灣人的請求,但遭到拒絕。1946年到1949年之間,自臺灣撤返者有將近48萬人。

我們回到經文,這些被擄的猶太人他們面對二個基本的問題:

其一、認同身分―認同是猶太人以及認同屬天國的子民。其二、離開此地,回到故鄉,建造聖城,恢復敬拜耶和華上帝的獻祭生活,會面對許多挑戰,不過有上帝的應許與祝福;或留下來,繼續過著安定的生 活。但這裡沒有敬拜上帝的聖殿,而未來隨時因為不同的統治者有所變數,而影響原本安定的生活。

一、認同身分―屬天國的子民

首先,我們要知道神把猶太人帶回耶路撒冷,是神的主動性,而神的目的是甚麼?這與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有重要的連結點。

聖經說:「 波斯王塞魯士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塞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 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 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殿。願 神與這人同在。』」(拉1:1-3)

我們會覺得希奇,為何一個外邦的君王,並不認識神,怎麼會下一道這樣的詔書。我們必須記得,但以理那時仍在王宮中服侍古列王,最可能的是他向古列王說過,在兩百五十年前神曾藉先知以賽亞預言關於他的事情。先知以賽亞生活在主前八百年左右,在以賽亞書四十四章28節和四十五章的開頭幾節裡,神發出預言,並且題名說到古列:「論古 列說,他是我的牧人;我將所有這些賜給他,使他行我的旨意,就是重建我的殿。」當但以理向古列王說到這些時,卻必定是很受感動。他承認必定是神將整個帝國賞賜給他;為了表示他對神的尊敬,他頒下詔書允許所有被擄的神的子民歸回,去建造神的家。我們相信神可以在他所揀選的人心裡做感動的工作,不論他是猶太人或是其他族群的人。 然而我們必須記得,允許猶太人歸回故鄉,重建聖殿,這一件大事,並不是百姓的對神的忠心,而是神的信實,才促成的。文士以斯拉,把從被擄之地歸回的歷史彙編在一起。在他寫作這卷書時,有一件 事在他的意念中,就是要對我們顯明神向著他自己話語的信實。

我們人常常對神不忠心,但神是信實的神。神能夠激動外邦君王的心,他也能夠興起器皿和環境來成全祂的應許,這是我們的神。真是何等的鼓舞我們!這裡,我們要再細說,神究竟是與誰約定呢?使得神不 忘記祂的信實。原來,神起初呼召亞伯拉罕離開自己的故鄉吾珥之地,去到神所應許之地―迦南地,在那裏以色列百姓要建立新的國度,上帝要成為他們的父。這一段經文記載在創世記17章1-9節。

從此,上帝不曾忘記這個約定。上帝為什麼要呼召亞伯拉罕離開他的故鄉吾珥?簡單說,那裡不是敬拜上帝的地方,那裡的百姓也不認識上帝。有趣的是,經過二千年之後,被擄的猶太人所居住的地方不管是巴比倫或是書珊城,地理位置與他們的祖先亞伯拉罕的故鄉吾珥相距不遠,都是在兩河流域附近的城市,他們居住的地方有一個特色,都是敬 拜偶像之地。經過了二千年之後,猶太人可能早就忘記他們祖先亞伯拉罕與上帝的約定,但是上帝永遠記住與亞伯拉罕的約定,現在祂透過古 列王的命令,呼召被擄的猶太人返回應許之地,重建敬拜上帝的聖殿。

親愛的弟兄,為什麼這與我們今天的基督徒有重要的連結點?因為現今世界是不屬於上帝的地方,是不敬拜上帝的地方,神現在正透過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呼召我們離開世界,與主同行,建立神的教會,等候基督的再來,進入到永遠的國度。

二、猶太人從巴比倫離開,而我們是從世界分別出來(離開)

1.世界是靈魂遭到大危險的根源

在聖經中,所謂“世界”並不是指著我們所生活的這個物質世界。

神所造的宇宙,對人的靈魂並沒有什麼害處。這整個的創造是美好的(創1:31)。當我們說到這“世界”的時候,意思是指著那些只想到今世的事,忽略來世的事―那些注重肉體而不注重靈性,他們的生活、價值觀、風俗、制度以及他們的觀點。這就是危及靈魂的“世界”,也就是我們必須從其中分別出來的“世界”。

關於這件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呢?

使徒保羅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12:2)。雅各說:“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雅四4)。使徒約翰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約壹二 15)。主耶穌自己論到祂的門徒時說:“你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十七16)。以上的經文就已經把“世界”說明瞭。“與世界為友”和“與基督為友”是完全對立的。

2.有關從世界分別出來的錯誤觀念

我們從世界分別出來是甚麼意思?我們可從“世界不是什麼”的角度來說明。

當神說:“從世界分別出來”,這並不是說基督徒要放棄在世上的工作。我們不應當因為怕對我們有害而放棄任何工作(除非那工作本身是犯罪的),那是懶惰與膽怯的行為。我們所應當作的,就是把我們的信仰一同帶到我們在世界工作的地方,而且要讓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

從世界分別出來,並不是說基督徒要與未悔改者毫無關係。我們的主和他的門徒參加娶親宴席,他們在法利賽人家中吃飯。要確信我們無論去到哪裡都有基督與我們同在,我們可以成為拯救別人的工具,如此行對自己並無害處。

從世界分別出來,並不是說基督徒除了宗教之外對任何事都毫無興趣。忽視自己應盡的本分是一種懶惰與自私。保羅高舉良好的政府(提前二2),在他的講道中他引證外邦人的著作,他瞭解世界的律法與習 慣,我們可以從他的比喻中看得出來。

從世界分別出來,並不是說基督徒應當過隱居的生活。我們的主清楚祈禱說:“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約十七15)。我們千萬不可認為只要藉著隱退於世界的一隅,就可 以將魔鬼從我們心中趕出。真正的基督教信仰或“不屬世”乃是要勇敢地站在我們的立場上,靠恩典的力量勝過那惡者而不必放棄神所給我們 的崗位。

從世界分別出來,並不是說基督徒要從不完全的教會中撤退出來。

在保羅所寫的一切書信中,我們看到他斥責教會的短處與敗壞,但從未告訴基督徒只因那些教會是不完全的,所以要離開那些教會。

3.從世界分別出來是什麼意思

現在我們看一看與世界分別出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1) 我們必須堅決地拒絕受“世界的是非標準”所指引,不要因"大家都作”就跟著做。我們的標準必須是根據神的話。所以我們對神話語的研究、默想、靈修、禮拜、聽道,都是認識神的重要管道。

(2) 我們必須小心使用我們的休閑時間。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的休閑時間往往是受試探的時刻,就像大衛王所經歷的。

(3) 我們必須堅持決不被屬世的事務吸引或占據了你的心。

身為基督徒,我們必須在屬世的事務上全力以赴,但我們決不可容許屬世的事務攔阻敬拜神或是降低跟隨基督的品質。如果允許屬世的事務侵占了你敬拜主的時間,讓你沒有時間讀經祈禱,那麼它就剝奪了你屬靈的生命。我們就必須像但以理那樣,不拘付任何代價,保持與神的親近(但六10)。

(4) 我們必須遠離一切與罪有關的娛樂。我們需要娛樂活動來調整我們身體與心靈,但我們也需要考慮在實行上是否與罪有不可分的關係,如果是這樣,我們逃避這些娛樂。如果娛樂干擾了我們對基督的事奉,我們必須加以禁止。

(5) 我們在交朋友上要小心。並不是說我們要與尚未悔改的人停止往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必須與他們交往,總要以摯誠與禮貌、和氣與愛相待。但至近的友誼是十分不同的一件事。如果你選擇一個完全不關心得救、不關心基督或聖經的人為密友,我不知道你在信仰上怎能有進步。而且這也論及到婚姻的選擇對象。當選擇丈夫或妻子的時候,更是要注意此一原則,選擇一個屬世界的伴侶,這樣必定會對我們追求靈性成長與幸福造成攔阻。如果你還未結婚,請殷勤禱告,求主引導你有一 位愛主的伴侶,與你同行信仰的道路。

當我們還不知道如何將這些原則應用在個別的情況時,當注意下列各點:首先,我們當求神給你智慧作正確的判斷。然後,要記得神的眼目總是在看顧我們,祂要使你有正確的選擇。問自己,若是主耶穌的 話,祂會如何選擇?還有我們應參考其他聖潔的基督徒在同樣情形中如何作。如果我們自己不清楚如何去作的時候,不妨照著別人的好榜樣去行。

弟兄姊妹們!當我們研讀以斯拉記的時候,並不是僅僅來研究一段以往的歷史,乃是來學習神要我們學習的功課。從某種程度來說,以色列人的歷史乃是教會——今日神的子民——屬靈歷史的一個預表。因為 以色列人乃是神屬地的選民,而神的教會乃是神屬天的選民;兩者的原則是相同的。

三、地上的教會已成為被擄到巴比倫的教會

若我們回顧教會兩千年的歷史,很快的就會發現原本神聖的教會已離開了她原初的地位。教會已經墮落了,落進世界裡;絕大部份的教會,是在被擄於巴比倫的光景中。如果你讀改教的歷史,就會發現路德和其它的改革著都提到,在他們那個時代的教會是在被擄於巴比倫的光景中。神在那時就發出歸回的呼召,然而直到今日,我們必須承認,普 遍的說來,教會仍然在被擄於巴比倫的情形裡。

巴比倫和埃及不同。神領他的子民出了埃及,而埃及是代表著世界。這世界上的財富,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驕傲和肉體的情欲;那就是埃及。神帶領袖的兒女從埃及出來進入應許之地——迦南(一個流奶與 蜜之地),代表著基督的豐滿。然而,以色列人因著他們的不忠心,就落進了被擄於巴比倫的光景中。巴比倫也是這世界的一個代表,它指的是宗教的世界;因為這個世界中所有的宗教都能追溯到巴比倫。巴比倫的意義是「混亂」,即使是今天,我們確實看見在神的子民中有許多的混亂。

在教會歷史中,當教會進入了被擄於巴比倫的光景時,神就一直在呼召他的子民歸回—回到耶路撒冷來重建神的家。這個呼召是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的持續著;不僅是出現在改教的時候,我們還能追溯到第二世紀。神是如何的一次又一次的呼召他的子民們回到耶路撒冷—回到那平安、單純、純潔的城,在那裡重建他的家,他的見證,這是我們要從 以斯拉記的歷史裡記取的教訓。

屬靈的實際

以斯拉記裡的歸回不是在政治上的恢復,即使猶太人回去重建聖殿,其所代表的是人們屬靈的或是道德情形的恢復,他們不是回去重建獨立的國家。他們是在波斯君王的詔書之下被允許歸回的人。事實上,在被擄於巴比倫之後,以色列國從沒有在政治上恢復過,直到1948年;在此之前,他們依然是在外邦人不同的帝國、不同的政權統治之下。所 以這些歸回並不代表政治上的恢復,乃是代表靈性上的,或是道德上的恢復。

為什麼要提起這一點呢?因為,按照神的原則,屬靈的恢復總是先於政治或肉身上的恢復。神是看人心,而人總是看外貌。所以神所要的總是內心的,屬靈的實際;有了屬靈的實際,外面的表現遲早會顯明出來。

四、我們在世上被神呼召去建造神的聖殿 第一批從巴比倫返回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在所羅巴伯的領導下歸回的。所羅巴伯這名字的意義是「生在巴比倫」或「巴比倫的後裔」。換言之,這個年輕人是生在巴比倫的。他從來沒有看過耶路撒冷和舊的聖殿。為什麼他要回去呢?

我們讀列王記下廿五章的最後幾節,看見在約雅斤被擄後三十七年,巴比倫王使他抬頭,提他出監。所以在他的晚年,約雅斤實際上住在宮裡並且成了巴比倫王的朋友。因此,所羅巴伯出生的時候,雖然是 被擄的,卻必定是生活在很好的環境裡;而在宮廷裡,他一定見過一個人,就是但以理,但以理是在宮廷裡的重要大臣。他必定與這個青年的王子―所羅巴伯,分享有關耶和華上帝,神的心意,神的名,神的家和神的榮耀。當但以理和這個年輕人分享這些事的時候,這年輕人的心在他裡面火熱起來。他為著神和他的榮耀有一個火熱的渴慕。因此,當詔 書頒佈之後,他成為領導百姓回到耶路撒冷重建神家的那一位。

與所羅巴伯一同回去耶路撒冷約五萬人,他們都有一樣的靈。他們回到耶路撒冷之後,所作的頭一件事就是建築一座壇,來求告主的名,因為懼怕他們周圍的仇敵。第二年他們開始立神家的根基。歸回的老年人,他們的年齡一定有八十或是九十歲了。他們小時候曾經見過以前的聖殿,當他們看見所立的根基,他們都哭了,但那些沒有見過聖殿的年 輕人都歡呼起來。在四年之內,神的家被重建起來。為此真要感謝神。

建造神家的呼召

在耶路撒冷神家的恢復,和今天恢復耶穌的見證之間有著相似的地方。我們提過今天的教會是在被擄於巴比倫的光景中;在神的子民中有許多的混亂。神的子民們追求著地上的、物質的利益,正像世上的人一樣。神的子民們東奔西跑,追求必朽壞的事物,正像今世的人一樣。

我們都想建造自己的房子,自己的事業,自己的福利—每一件事都為自己—雖然我們知道自己是在被擄的光景中。

今日神的子民們在極大的混亂中,但是我們發現那呼召仍然持續: 「從巴比倫中出來,回到耶路撒冷來重建我的家!」 弟兄姊妹們!

這豈不是讓我們開始來認真思想神的利益的時候嗎? 這豈不是即使在我們敬虔的追求神的過程中,讓我們成為以神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麼? 這豈不是讓我們想到主耶穌在地上的見證,而不是我們自己利益的時候麼?

這豈不是我們從許多的混亂中出來,而回到基督裡的純潔和單純裡的時候麼?

我們是神的家,神要住在我們中間。他要把我們像活石一樣的建造在一起,把我們在一個根基上建造起來,這一個根基就是基督耶穌。

我們可能從來沒有見過地上教會的榮耀—我們是未曾見過—但是我們在聖經中曾經聽見過;我們的靈是否被激動呢?

我有一陣子在疑惑一件事,作為一位該不該去一趟耶路撒冷,去看看主耶穌在世上所走過的路,用手去觸摸哭牆,體會一點點猶太人曾經敬拜上帝的神聖地方。後來,當我讀到一段經文,是有關雅各井邊的婦女和耶穌的對話之後,我的心不再如此疑惑了! 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 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 』 (約4:19-24)

我們的信仰是否停留在不冷不熱的狀態中,好像不需要任何事了呢?誰是那些靈裡被激動而回到單純裡來建造神的家的人呢?

願他的祭壇被立起,願那根基被立定,並且願他的家得建造!

感謝神!在教會兩千年來的歷史中,你會發現有一個教會屬靈的歷史。在每一個世代中,總是有一批人,從他們的巴比倫處境中離開,回應神的呼召說:「從巴比倫出來,回到耶路撒冷來建造神的家!」 現在上帝也正對你發出呼召:「從世界分別出來!為主的名建造神的家!從舒適的生活中出來!從安全的生活中出來!從沒有挑戰的生活中出來!為主的名建造神的家!」

中壢教會即將建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是再一次回應神對我們的呼召,我當如何回應神的呼召呢?為祂的名的緣故,我要出來,用我全心、全意、權力來見證主的名,建造祂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