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青年牧師: 洪以琳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pc@msa.hinet.net

20220201 新春禮拜 陳克安牧師 - 牆上的字

經文:但以理書5:17-31

題目:牆上的字

「歷史是人類的借鏡」,《傳道書》的作者用一句話詮釋歷史:「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記念。」(傳1:11),道出為何歷史發生過的事一再重演,因為人總認為「我是走在時代的尖端,過去的事與我何干。」 因此,人始終無法從歷史中得到教訓,於是悲劇一再發生,伯沙撒王就是典型的例子。本章記載新巴比倫帝國的另一國王──伯沙撒王,竟然將先王尼布甲尼撒放在神廟庫房中的耶路撒冷聖殿的器皿,拿出來擺設宴客,引起神的憤怒。藉由但以理向王解釋神在牆上所寫的字,告訴參加宴會的所有人,新巴比倫帝國即將宣告結束,神的審判已經快速地到來的整個過程。

一、伯沙撒王的宴席(1-9)

根據第四章紀載,當尼布甲尼撒王發狂病痊癒之後,不久他就離開人世(562BC),繼承他王位的是其子──以未•米羅達(王下25: 27)。兩年後(560BC),宮廷叛變,以未•米羅達王被刺,尼布甲尼撒王的女婿──尼甲沙利薛(Nergal-Sharezer)繼任。過了四年(556BC),尼甲沙利薛王離世,尼布甲尼撒王的另一位女婿──拿波尼度(Nabonidus)篡位,殺了尼甲沙利薛王之子,成為巴比倫王朝最後一位國王。

此時的巴比倫帝國已經有分崩離析的危機,因為北方的瑪代帝國勢力大增,西南方又有埃及為首的附庸國在蠢蠢欲動,等待適當的機會脫離。因此拿波尼度王與印歐帝國安珊(Anshan)結盟,企圖牽制瑪代,自己親自坐鎮北亞拉伯的提瑪綠洲,以便控制帝國的南部。因為提瑪綠洲原本就是數條重要貿易商道的中心,使得這裏差不多成為巴比倫的第二國都。拿波尼度王為了安撫巴比倫的臣民,更提防有人陰謀造反,他便指派其長子為巴比倫的副王(550BC),也就是本章的主角──伯沙撒王(Belshazzar)。

1.王取神的器皿宴客(1-4)

這是一幅很弔詭的畫面。城外波斯大軍已兵臨巴比倫城下,自從瑪代被古列(史稱塞魯士)併吞後,這位軍事、政治奇才不但在中東各列國攻無不勝,更對戰敗國異常的寬厚,相較於巴比倫的霸道慘忍、加上拿波尼度王專心考古、軍隊漫無紀律、商人偷關漏稅、巫師斂財越權……,使巴比倫帝國岌岌可危。

同時城內的皇宮中大擺筵席,這場筵席參加的人數共一千人,免不了人還要與「眾神」同樂,各種金、銀、銅、鐵、木、石製造的眾神明都在這次筵席中相遇了(,根據紀元前九世紀官方作過一次統計,各式各樣神明的「數量」高達六萬五千以上,幾乎每一市鎮都有一位守護神。

主人伯沙撒王舉辦這場筵席,想藉此安定人心:「反正大巴比倫城是那樣堅固,我們又有巴比倫眾神的保護,我們一定可以度過難關的,來吧!我們盡情享受筵席吧!」

「伯沙撒歡飲之間」,痛快地喝酒,讓他暫時忘記眼前的窘境,麻痺自己就不用面對現實。「酒發紅,在杯中閃爍,……雖然下咽舒暢,終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23:31-32)。酒一喝,膽子就大了,想想這種場面要用金銀器皿才夠氣派,靈機一動,想起神廟的庫房中有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從耶路撒冷擄掠的金銀器皿,管他什麼神的,先拿來用用比較實際。

這正是現代人的寫照──享樂至上,人生何必活得這麼痛苦呢?只要有錢,什麼樣的享受都有。現代人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更別提神、死、永生了。其實人的心裏還是無法忘卻他的短暫、虛無,他知道他的日子不多了,短短數十年很快就過,只有想盡辦法尋找心目中的神明──或享樂、或功名、偶像……等,試圖安撫內心的虛無,在這有限的生命裏得過且過,如此而已。

2.無人會解釋神寫在牆上的字(5-9)

可怕的事發生了!有手指頭在王宮的石灰粉牆上寫字,燈台與牆遙遙相對,燈光照在石灰粉的牆上,更把這恐怖的場景照得格外明亮。在場的人頓時嚇得魂不附體,聖經用王身體的四個部位來形容他的驚怕:「變了臉色,心意驚惶,腰骨好像脫節,雙膝彼此相碰。」(6)。

這種形容詞正如那鴻先知描寫尼尼微城傾覆,擬人化的尼尼微驚怕的情形「尼尼微現在空虛荒涼,人心消化,雙膝相碰,腰都疼痛,臉都變色。」(鴻二10),他馬上大聲吩咐全國的術士為他講解文字的意思,好像即將溺水的人,看到可抓的就奮不顧身地抓住,深怕自己喪命在水中一般。

有人探究處在知識暴漲,後資訊時代的今天,為何宗教活動反而更興盛,宗教騙局不減反增呢?歸根究底就是因為怕。科技文明、工商業發達下的人反而更渺小、無奈,社會的脫序早使人無所適從。原本人所要的神,只是當他的良心偶然在他內心私慾的狂瀾中掙扎時,這個神明只要我拜牠一下,給點獻金,牠還是可以被我買通,站在我這一邊,我依然能亨通,可以我行我素。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整個人便手足無措,只有「空虛荒涼,人心消化、雙膝相碰、腰都疼痛、臉都變色」來形容。一旦有個能解脫內心無助的靈丹出現,不明究理就鑽了進去,甚至被騙了還以為理所當然。

二、但以理替王釋疑(10-28)

1.太后推薦但以理釋疑(10-12)

當眾術士看到牆上的字,竟然無一能解,同樣的窘境在尼布甲尼撒的時代發生過兩次,三十多年後的今天,居然又發生了。就在此時太后尼朵閨(Nitocris)知道此事,想起他父親的老臣──但以理,因此趕緊進入筵席的地方向兒子推薦此人,短短的幾句話,彷彿黑暗中的光明:「這人心中光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在他裏頭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能圓夢,釋謎語,解疑惑。」(11-12)。以太后的角度來看,但以理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心中光明」乃指他能看透萬事,任何事都瞞不過他;「美好的靈性」指他有卓越的洞察力,知識與聰明都勝人一籌。若以屬靈的眼光來看,就是因為神的靈充滿他,讓他能知道神的奧祕。

2.王求但以理解夢(13-16)

狂妄無知的伯沙撒王,不久前才剛剛驚惶失色,不知所措;一聽到太后推薦了但以理,內心彷彿吃了定心丸,馬上又披上神聖不可侵犯、高高在上的架勢,企圖掩飾他內心的不安,又急迫希望但以理能替他解釋牆上文字之意。

一開始王就以瞧不起的心態來稱呼但以理(13),他特別強調「從猶大擄來的」,暴露出他自高的心態「你這個八旬老人最好識相點,充其量你只不過是被我外祖父重用的亡國奴,今天我伯沙撒來求你,是你最大的榮幸」,這種壓低別人來提升自己的心態,其實背後也暴露出他的無奈又不願誠心屈服的矛盾心理。

一方面他只要求但以理告訴他文字意思,卻不願說出發生此事的過程及承認他的過失,加上他想使用自己的辦法企圖利誘但以理,「只要你說出來,就有紫袍、金鍊加身,擁有只在拿波尼度王及我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像伯沙撒王這種始終都不願認錯、自高自大的惡心,只有加速他滅亡的速度而已,這些對他及他的國度之頹勢,一點也沒有幫助。

3.但以理責備王的惡行(17-24)

但以理有所為、有所不為,他不希罕國中第三位的地位,更將自己的生命置身度外。因此他在解夢之前,還斥責伯沙撒王,罵他這個頑固不靈的小伙子,既然知道他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的事蹟,竟不以為意就算了(18-21),還隨意挪用至高神的器皿來宴客,且祭拜偶像不將榮耀歸給神(23),神藉由牆上的字告訴他,追討他的罪的時候到了。

伯沙撒王的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神藉由但以理及其三友,來帶領尼布甲尼撒王一步步地認識祂。以當時他是世界之霸主的身分,神用大像的夢讓他「風聞有神」,知道原來在他的戰敗國中,有一位猶太人所敬拜的神是未來世界局勢的掌控者;之後他見到沙得拉等三人因堅持信仰獲救,讓他親眼見到這位神有超越死亡的能力;最後大樹的夢及他發狂的事,讓他認識到這位神就是至高獨一的主宰,因此他完全將神接納到他生命之中,成為他晚年最大的倚靠。

伯沙撒王有大好的機會像他外祖父一樣,可是他拒絕了。這位外祖父晚年所敬拜的神,一方面又見不到祂的像,他不想用心靈及誠實去體驗祂,只想安居度日;二方面這個神又是被擄之民所拜的神,拜祂會被勢力強大的巫師反彈,像他父親一樣(按:尼波度拿故意忽視巴比倫的主神米羅達(Marduk),改祭拜月神──辛(Sin),並企圖將辛成為巴比倫的主神,排斥其他宗教包括米達羅,造成眾人對他的不滿。三方面敬拜這位神又要禁止放縱肉體的享樂、施行公義憐憫、遵守誡命……等,我是巴比倫的攝政王,又是未來大巴比倫帝國的國君,為何我要接受這種考驗及約束呢?

想到伯沙撒就聯想到我們這些接受神極大恩典的第二代信徒,不知是否像這位冥頑不靈的巴珊母牛,硬著頸項,拒絕救恩呢?以下幾點是我們要深思的地方。 

思想我們是否時常讓聖靈擔憂,我們不用心靈與誠實敬拜真神? 

思想我們對神的恩典是滿心感謝,還是蠻不在乎呢? 

思想我們事奉神的態度,是照著自己的想法與熱心,注重外表,忽略禱告與默想神的話語。注重看得見的外在成果,而在神的面前毫無價值,猶如敬拜偶像呢?(摩五25-26)

4.解釋(25-28)

「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這幾個字是幾個亞蘭文的度量單位及簡單的名詞所組成的。「彌尼」是貨幣單位,「提客勒」是重量單位,「烏」是連接詞,「法珥新」是分開之意,按照以現今的背景的字面意思也就是「值多少錢、共多少重、以及分開」。

雖然巴比倫人有自己的迦勒底文,但這些宮中的術士對稍早世界通用的亞述官方文字──亞蘭文,而且是眾人所知道的簡單字句,要了解其字意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幾個常用的單位名詞卻蘊含了神的旨意,只有像但以理心中有神的靈的人,才能真正了解將精髓解釋出來(26-28)。

人的年日多寡是神所「彌尼」的,當日子到的時候,我們也會像伯沙撒一樣被「提客勒」一下,放在神的天平之中,看看我們一生在神的眼中是否有價值。正如《創世記》第四章該隱的後裔,雖然他們是人類許多文明的祖師,但在神的眼中一點價值也沒有,他們的年歲再長也不被神記念。

反觀創世記第五章塞特的後裔,當人開始求告神的時候(創四26),雖然他們一生只有生兒養女後就死了,他們即使只活一刻也必蒙神記念。伯沙撒因為他的罪,他的國被分開歸給瑪代及波斯(28)。同理我們將來的生命在肉體死亡後,也要歸給掌管我們生命的主宰,至於祂要把我們放在天堂或地獄,就要端看我們最後被神「提客勒」的價值。

5.夢的預言實現(29-31)

短短的兩節經文,有但以理被高昇、伯沙撒被殺、以及巴比倫城易主,由瑪代、波斯的古列成為新世界霸主,幾家歡樂幾家愁,世事變化地讓人難以預料。在古列柱的碑文中記載著,古列的懷柔政策博得巴比倫的貴冑喜愛,當古列大軍橫掃巴比倫境內時,一城一城向他開城門投降,連皇太子伯沙撒統治的巴比倫城,也在零星的抵抗中瓦解了,在筵席當夜被殺。伯沙撒萬萬沒想到引以為傲的堅固城大巴比倫,竟然是被他所統治的人民反叛,堂堂的巴比倫馬上易主。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有時起、有時落」,讓人難以捉摸,難怪《傳道書》的作者會說「神從始至終的行為,人不能參透。」(傳3:11)。當他經歷許許多多的事,也看到人生百態及無奈,又看穿了人生的虛空與愁煩,傳道人又在其後說「他知道」,也就是他找到了癥結,找到為什麼人會遭遇到我們所無法預料的事。「我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無所減少。神這樣行,是要人在祂面前存敬畏的心。」(傳3:14)

所以我只要敬畏祂,何懼會遭遇何事呢?因為一切都是祂美妙的設計,精心的安排,我們彷彿進入劇院,欣賞一齣扣人心弦的戲劇,靜觀祂的劇本,賞析祂的創造力,即使再大的逆境不是為了成就使我們人生的戲更豐富、更精彩。

三、謙卑是認識神的道路

今天我們不去討論巴比倫帝國被波斯取代後,世界局勢的發展。單純來看伯沙撒的大起大落,讓我們學習一件功課就是世人在上帝面前必須謙卑下來。而且謙卑是神國度子民的特質,缺乏了這個基本的特質,我們無法生活在神的國度。我們當如何謙卑?

1.回轉像小孩子

「我實在告訴: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0:3) 主耶穌給我們指示了一個謙卑的樣式──變成小孩子;原來小孩子乃是個天真純樸、沒有詭詐,也不在乎屬世的虛榮,都是單純自然的。然而這些特點,我們現在非經過努力便不能得著;主耶穌又告訴我們一個樣式:「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

那時使徒曾爭論「誰願為大」,雖然他們都受過主耶穌親自的教導,但仍是充滿了天然驕傲的心,在走路的時候,他們爭論誰為大,這是驕傲的生命;結果使我們與主耶穌的生命隔絕。他們是活在甚麼樣的光景呢?他們是活在天然裏生命裏彼此爭論!

原來謙卑是我們唯一的道路:「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進天國。」(太18:3)是的,我們不要存著天然生命的驕傲。「若不」這二個字;就是叫我們沒有揀選的地步。「若不轉回………」我們若要得著,都須要靠主的恩典才能作成。

「變成小孩子的樣式………」,原來我們已經失去了小孩子的單純,現在我們要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在小孩子原始的性格裡,他們沒有驕傲、沒有自誇、沒有傲慢、沒有自欺、沒有虛偽,也沒有自私自利的心。耶穌說:「斷不得進天國………」在這裏所說的「天國」,可以說是我們在靈裏的平安;我們要追求屬靈敬虔的生活,也要追求得著屬靈的祝福。

原來謙卑是神恩典的源頭,主耶穌喜悅那些來就近祂的小孩子,並且把他們抱在自己的懷裏;那些是在主耶穌懷裏的小孩子,這是何等的蒙福!我們何等渴慕安息在主耶穌的裏面。「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太18:3-5)若是為主的名接待小孩子的,就是接待主耶穌;主耶穌賜恩典給那些謙卑的人。是的,小孩子是人人所喜歡的,謙卑的人也是如此。我們可以看見那些謙卑的人,他們是不自誇、不輕看人,這樣的人使人敬愛,這是為甚麼呢?因為「凡為我的名,接待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2.自尊心

原來所有的人,多少都有些自尊心的傾向:對於自己的品格、能力,比實際上多加一分的重視。有些時候,這種傾向是很強,會引人進入自欺的道路。那些被迷惑了的人,只注意自己的長處和能力,因而寶貝和喜愛它;同時意圖掩飾自己的短處、錯誤、邪惡,而自己原諒和寬恕自己。這也是只對於他自己的光明感到興趣,久而久之,對自己長處長久的愛慕,結果造成了一個自欺欺人不正常的心思。

我們若是感情勝過理性呢!我們會對那些有理性的人覺得可憐,若是我們的理性勝過自己的感情呢。我們會認為只有感情的人是沒有價值,自己若成就過偉大的事業,一定歸功於自己的能力,若失敗了,便想這是由於仇敵的防害、環境的不利,卻不知道是出於自己的愚拙和能力的不足。但是有一天我們知道自己了的光景,這是何等的虛偽、不義,我們必要覺得萬分驚訝了。過度的自尊,會產生二個危機:

a.矛盾:驕傲使我們瞎了眼,使我們陷於自己的矛盾中,舉個例來說:一個以為聰明自負的人,一旦處身在較他更為聰明的人群中:「操練敬虔是最要緊的」。然而這是個人處身在比他更敬虔的人中間的時候,卻要想到:「若沒有智慧的,操練敬虔還有甚麼價值呢?」原來這種自尊心的光景,在於把自己勝過別人以上:這實在是藐視人的一個原因,這是從嫉忌、猜忌的來由。

b.危險:因著自己的驕傲而形成了自欺欺人的心,因而不肯接受別人的勸告,以至忽略警告;及至遭遇到失敗受挫的時就暴怒;便絕不承認自己的罪;拒絕改變自己的行為,結果就是生出許多錯誤;因為他是個堅信自己的作法為正確──一個固執不化的人。 人的競爭或反對能使他憤恕、能使他生出恨惡和輕看的心──缺乏了愛心;然而因著他自己驕傲的行為和自欺欺人的表現,便很容易成為眾人譏笑的對象。

自我察覺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就是認識自己實際的光景。然而自己的批評和省察,就不容易進入錯誤的道路,也許那些自欺是在我們心裏,並且不太有力量,然而在世上的人,豈能一點自欺的心都沒有的呢?我們要自己省察;我們也要求告神,使我們認識自己的貧窮和無有,我們更求神藉著聖靈來啟示我們。

3.謙卑是事奉神必要的條件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必喪失生命;在這世上恨惡生命的,就要保全生命到永生。」(約12:24-25)

如果聖徒的事奉(傳道),要打算有高超的成績,那麼謙卑就是絕對必要的條件,傳道事奉就是與神同工,結果引導人的靈魂來到祂面前去。神揀選與祂同工的條件是甚麼呢?祂實在尋求那些低下的、微小的、純潔的和簡樸的人:「神卻揀選了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祂的揀選的目的是甚麼呢?就是那無比公義的神,祂為要我們知道達到一切屬靈的成功完全都是出於祂;所以藉著軟弱的人來榮耀神。為著這個緣故,祂揀選了十二個愚拙的人來作祂的門徒;而且這種揀選也是出於神的。在聖經上有話說:「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它生長的神。」(林前三7)

謙卑的人,也是智慧的人,他是不傷害別人,也是良善的人。原來愛人是基督徒生活的見證;這樣自然感動人,並且引導人到神的面前來。那麼那些驕傲的人並不是這樣,他們是固執的、自私的、高傲的,不但不吸引人,而且反倒使人厭惡。

是的,為甚麼我不能感動那些日常生活與我們接近的人呢?因為有許多與我處在同樣環境的人,他們的天性和性格也許不及於我,然而他們成就卻那些真實、屬靈的事奉呢?我的本分要作傳道的工作,但沒有結出豐滿的果子,這些不是由於我缺乏謙卑的生命呢?是的,我們當有謙卑的生命,也必要得著主自己,因為祂不在驕傲的人中間,只要我們存著謙卑的靈來就近祂。噢!我的神阿!求你使我真實的謙卑、更深的謙卑、唯一的謙卑。

4.虛假的謙卑

我們實在要問問自己的良心,也許這種驕傲仍沒有完全脫離我們自己的生命,或至少有一些行善是受了天然生命的指引,這是要假借熱心而只求人的尊重。

那麼如何才能確知的熱心是否真實的呢?靠甚麼特點能發覺天然人的驕傲呢?有個不會錯誤的特點:當我們受到人的反對、遇見失敗、受人不公平的對待、遭遇藐視、辱罵的時候,你是採取甚麼態度呢?我若感到不安、煩惱、激怒、氣餒、憤恨,而且在舉止上表示出來;這些表徵都表示出我的熱心是不完全,至少也有一些成分是以驕傲作為根基。我若感覺有強烈的氣餒、瘋狂的震怒、反對、渴望復仇,這是在他裏面深處存著驕傲的心。

主阿!求你光照我,使我認識我自己是驕傲的、虧欠的;我也許只有外面的謙卑!求主更新變化我的靈魂,在我裏面形成一個真正謙卑的人。

5.謙卑是一切行為的根基

安東尼(Anthong)在曠野的時候,曾在異象中,看見全世界都實在充滿了陷阱和網羅;他對主說:「主阿!我如何才能逃避這些網羅呢?」神便回答他說;「唯一的道路,就是謙卑的道路。」

謙卑猶如防止腐壞的食鹽。原來「驕傲」實在是極其陰險,結果能敗壞我們敬虔的生活!在我們努力追求達到屬靈的完全道路,我們想要看見奮鬥的成績,要感覺所得著的好處和進步;當有甚麼外面的進步的時候,在我們裏面便覺得自滿,慢慢地貪求人的稱讚意念出來了,我們就願意被人看為良善和敬虔的人,在口頭上雖然把一切歸給神,但是在裏面卻嘗到了肉體的喜樂。在起頭是狡猾的,就顯露出自己的驕傲,便漸漸地佔有了地盤;神的同在便隔絕了,以至我們的敬虔和熱心只餘下了一副空的架子,結果便嚴重墮落了。

如何才能逃避這個軟弱呢?唯有謙卑;也唯有謙卑能使我們時刻認識人的虛空和渺少,以至攔阻我們陷於驕傲的腐敗之中。謙卑實在就是照明我們幻象的真光,然而驕傲卻使我們靈裏黑暗,以至給罪遮蓋及幻想出自己實在是一個屬靈偉大的人。

謙卑能使我們認識自己的真光,如果我們的判斷不能供應我們發現自己的本相,也如同我們的微小、懦弱、貧窮、可憐,那麼對於我們的判斷就要懷疑。是的,神的判斷與人的判斷不同。若那些以為我們是熱心和善良的人,神便能叫他們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的忘恩負義、自己輕看神的恩典,及自己落在百般的誘惑中,實在是苦憐千狀。他們對於我們要作甚麼的思想呢?然而神無比的真理,確實看見我們赤裸裸的罪惡、虛空。是的,謙卑能使我們看見自己,除去我們的驕傲和屬世意見的有色眼鏡。讓我們形成深切不信靠自己和棄絕自己的旨意,這樣才能使我們有真實的謙卑。

謙卑能使我們進入屬靈的完全道路,以至能堅持到底。謙卑的人就是不信靠自己,而去遵行最穩妥的方法,就是在靈裏倚靠主,若遇見懼怕和危險的時候,就不住地禱告,並且運用諸般的方法來增加愛神的心。或許他有敬虔的生活,然而他認識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蒙恩的罪人;或許他是一個剛強的人,但他認識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罪人。然而在他裏面的熱心和敬虔的根基──謙卑。是的,因為沒有謙卑,也必要遭遇嚴重的軟弱和跌倒呢?

我們要求神施恩憐憫,也求祂賜給我們真實謙卑的生命,因為沒有謙卑就不能操繰敬虔,如同主耶穌所說的話:「你們不要在沙土上來建造房屋。」

6.驕傲的刑罰

驕傲的生命就是追求掠奪神的榮耀,也把「自己」代替了神(我們在伯沙撒王身上看見這個例證)。神實在不能容忍這罪,如同主人實在不能容許屬下剝奪他的權柄一樣。即便任何的法律的目的都是為要維持神的「秩序」;然而謙卑就是我們在世上的法律,若是法律被侵犯,那麼神的秩序也被破敗,這樣神要重建起來。原來刑罰只過是把罪趕走,但是它會走得很慢,然而絕不會不跟著來。

驕傲的第一個刑罰,就是不能生出屬靈的行為,因為驕傲所激發、所污染的,即便是最熱心的行為(作法),也是沒有多大屬靈的價值。然而只要為驕傲所充滿,即便在外面有敬虔的作法,在神看來:這一切都是毫無價值;因為驕傲的人必在神面前聽見說:「我實在不認識你。」在那個時候,他實在是很可憐阿!然而他必要說:「這是為了甚麼呢?我的神阿!我一生豈不是為了你而活嗎?我豈不是為了你而工作嗎?我豈不是為了你事奉嗎?因為人都說我是一個敬虔愛主的人。」然而神必要回答說:「是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你所作的,但是卻不是完全為我所作的,因為你在地上已經得著了榮耀和報酬;你離開我吧!」如今也許我們驕傲的生命還不太顯露出來,也不至立刻便失去神的同在,但它能吸引我們去犯罪;無論如何,它時刻大都會使我們失去神的同在。

第二個刑罰就是神棄絕了他,以至讓他飄流在曠野之中(尼布甲尼撒王曾經因為驕傲而被神棄絕,與野地的走獸同住,吃草如牛。後來他在神面前悔改,神將王位歸還給他,從此尼布甲尼撒敬拜神。),也把驕傲人的後果完全交付給他自己來負責,這個刑罰實在是公義了。因為他是背叛的;也是軟弱的人,他被自己的幻象所蒙敝,使他急促的被丟在深淵裏面。

全能神和那些軟弱的人中間,原來是有契約的;神曾說過:「謙卑的人,神必然拯救。」(伯22:29)但是我們若破壞了神聖契約的話,那麼,神是恨惡驕傲人的神。神阿!你是我慈愛的父神,然而驕傲卻成為這樣的光景,但聖經很清楚地告訢我們說:「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典給謙卑的人。」(彼前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