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青年牧師: 洪以琳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11017 陳以安神學生 - 坑裡

經文:創世記37:18-20、23-24、28

題目:坑裡

一、落入坑裡的人?(經文的困境)

在拍攝影片或寫作當中,知道每一個腳色一舉一動的第三人稱視角,被稱為「上帝視角」,這樣的視角,也往往發生在我們閱讀聖經中:試著想想以下的狀況,你可能從主日學開始,或從進教會開始,就聽過約瑟因為受到父親獨寵,被兄弟們嫉妒恨惡,被賣到埃及後,一路因為上帝的同在而過關斬將,到最後當上埃及最高宰相,還救了自己的家族,當年的夢也成真了。因此,今天才在聽約瑟被賣去埃及,你已經補上他後面去埃及的大反轉。但是實際的狀況是,只有上帝的時間軸走在前面,裡面每一個人物的時間線都只有當下;如果我們可以轉變這樣的眼光,不要用上帝視角來讀聖經,那麼我們可能會更加體會每個人物「當下」的恐懼、喜樂、不可思議,因為就算上帝早已答應,我們做為讀者也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對當事者來說都是還沒發生、不知道何時發生。

連接上週的劇情,約瑟不只打小報告,被爸爸雅各極其寵愛,他又太坦率,兩次都將自己為大的夢分享給家人們聽,讓這些兄弟們從「就恨約瑟,不與他說和睦的話。(4)」、「越發恨他(5)」、「因為他的夢和他的話越發恨他(8)」、「他哥哥們都嫉妒他(11)」恨跟嫉妒一直出現在兄弟的腦海中,直到今天的經文「兄弟們遠遠地看見約瑟,趁他還沒有走到跟前,大家就同謀要害死他(18)」,從意念成為了行動。

為什麼兄弟們遠遠看見約瑟就決定要害他,甚至還要害死他?再怎麼說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啊!這裡有學者兩個推論

(1)約瑟落單:他獨自一人來到示劍、再到多坍來找哥哥們,脫離了父親的保護傘,可以下手的機會就出來了。

(2)約瑟穿著那件彩衣:兄弟們遠遠就看見了那件特別的衣服,那是父親專寵的記號。有人會說嫉妒是「惹人眼紅」,放在兄弟們身上很貼切–他有,我沒有;我沒有的,你也得不到。前面累積的情緒到最後終於導致了行動。

經文又說「他們彼此說:「你看!那做夢的來了。來吧!我們將他殺了,丟在一個坑裡,就說有惡獸把他吃了。我們且看他的夢將來怎麼樣。(19–20)」當弟弟約瑟變成了「那作夢 的」,當人不被當人看的時候,危機就發生了:沒有和睦、沒有秩序、沒有對上帝的創造基本的尊重。就算這個行動最終導 致約瑟去到埃及,才有後面的故事,但我們不能用好的結果去抵銷壞的過程,約瑟的兄弟需要為他們謀殺的計畫負責。要不是呂便還有些理智,出來說公道話,不然過去祖先兄弟殘殺、流人血的悲劇又要發生。此時約瑟像是得到緩刑–代表身分的彩衣被剝奪、並且被丟到了坑裡。這個坑平常是儲水用的,形狀長得像瓶子,坑口比較窄,可能有6–24呎(1.8–7.3公尺)。原本延續人生命的坑,竟然成為了兄弟不和的工具,奪取了約瑟的自由,當下,只要兄弟再狠心點,這個坑就要成為約瑟的葬身之處。

事實上,在坑裡的人又豈止約瑟呢?如果這個坑是限制人自由,沒有人幫助就爬不起來的地方,那麼被嫉妒蒙蔽雙眼的兄弟們,還有沉浸在溺愛之中的雅各,是不是都在各自的坑裡 呢?

二、我們在坑外嗎?(我們的困境)

在坑裡的人又豈止聖經中的人物、雅各這一家呢?約瑟的坦率表達、兄弟們的恨、嫉妒、惡意;雅各無法停止的溺愛都是真實的,這些真實的情感不也在當今的社會持續的重演嗎?

新聞報導裡由愛生恨的殺人動機、被寵上天、無法無天的孩子王,以及始終在學習溝通智慧的我們,都活在一種情感主導的人生中。

情感主導下,表達過度是一個問題,但沒辦法順利表達的話,也可能有一些不良的結果,以下有兩個青年的故事:一位青年大學在教會熱心投入,他很有創意,藝術創作也是強項,為當時的青年團契貢獻許多心力。不過因為他的藝術氣息,他很喜歡在頭髮上做許多嘗試,時而短髮、捲髮、顏色則從酒紅、漂白到綠色等等。直到他新一次的短髮,他被教會長輩關心,「頭髮很特別喔!」此事之後他決定離開教會,在同工詫異中詢問才知道,他在教會常常被這樣關心,其實覺得很有負擔,也覺得自己好像異類,但是卻不知道怎麼表達,最後他說:「我就是跟你們不一樣!」那次長輩的關懷,像是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他離開教會,自此停止聚會。

另一位青年,升大學時開啟了一段南北的遠距離戀愛,不過因為家人不知道,不敢煲電話粥,只有等到長假才能能回鄉見面,平時就是靠訊息聯繫感情。分享中因為不想讓對方擔心,漸漸報喜不報憂,私底下花很多時間面對無法排解的情緒,最後找到食物作為發洩。食量正常的他會在吃飽晚飯後,一次買上三四百塊的小吃,躲到沒有收訊的地下室一口氣吃光,最後忙著感到不舒服,好像就不那麼憂愁了。那段暴食的經驗大概持續了三個月,幸運的是,他遇到了團契的學姐,最終可以將行動從暴食轉向敬拜。

第二個故事中是我血淋淋的經歷,但我也深刻體會那種在極大的困惑和痛苦中,會想要找到可以轉移焦點、可以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法。有趣的是,那段時間我活得像個雙面人,因為那時我在母會服事相當殷勤,服事也成為我的轉移,但是卻也讓我越難在教會說出自己其實在周間活得很不好,擔心會影響身邊的同工。最後,我向家人、情人、以及教會、甚至上帝隱藏我的痛苦,只有在食物中找到出口,回想起來我如果願意真實面對自己的情感,並且願意交託出來,是否這個故事的劇情會更好?

後來我發現,人生的不同階段會落入不同的深坑,可能是瘋狂的熱愛某件事物、可能是強烈的討厭一個人,可能是極度地不滿自己的特質。你的坑會是什麼?你有沒有意識到你在坑裡,有沒有意識到,你被某種強烈的情感限制自由,而高過人身高的深坑窄口,不是人可以自己爬出來自救的。

三、上帝救拔的手

但是上帝的手卻能深入那綁架人的坑裡。回頭看約瑟的父親雅各,我們在之前的經文當中已經看到他自己身處在一個溺愛的家庭:父親愛哥哥,母親愛自己,最後透過母親的計謀讓他奪得了哥哥以掃的祝福,也導致他一生漂泊,甚至沒能見到親愛母親的最後一面。今日有兄弟結仇的局面,我們只能想像他太愛妻子拉結了,因此無法不愛她所留下的孩子約瑟,但是他卻讓他的孩子們因此經歷了他當年所經歷的不公平,造成了家族中的不和睦。

如果將族長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做一遍人物分析,雅各實在是裡面看起來最不討喜的一人,雖然他也受過岳父的欺騙,但人生大多數時候都是他在抓取,他在欺騙人,沒想到他的晚年,竟反而遭受到兒子們的欺騙,他們用一件染血的彩衣表示約瑟遭遇到的不幸,而雅各也就這麼接受了。

「他認得,就說:「這是我兒子的外衣。有惡獸把他吃了,約瑟被撕碎了!撕碎了!」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間圍上麻布,為他兒子悲哀了多日。他的兒女都起來安慰他,他卻不肯受安慰,說:「我必悲哀著下陰間,到我兒子那裡。」約瑟的父親就為他哀哭(33–35)」。

從這段經文我們看見雅各做為一位老父親的痛苦,那時候的約瑟才十七歲,這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啊。對於雅各,他的生命轉捩點從愛妻過世,下一個轉捩點就是約瑟的意外,這時候的他還不知道要等上二十年,他將可以再見到他的寶貝兒子。但悲痛中,他似乎也忘記,在約瑟做第二個夢,就是太陽、月亮和十一顆星都下拜時,他將這個夢存在心裡;他似乎忘記上帝透過約瑟的兩個異夢在向這 個家族預告:不管如何,夢的景象將會成真。

上帝在這個大家族做工,就算是恨的極致與悲痛的極致,情緒好像擄掠了人的一切認知與判斷,但是上帝看不見的手透過經文28節米甸商人的手,在現成買賣中救出約瑟,將故事的軸線轉往埃及;即便米甸商人也是憑著利益才救了衣不蔽體的約瑟,但是上帝的故事線早已經展開,大過人的利益算計、情感糾葛,他救拔的手拉約瑟離開流人血的慘劇、離開那個囚禁他的深坑。我們無法想像在家受盡寵愛的約瑟在突如其來的變故中是什麼心情,但我們做為讀者、作為見證人,此時只要相信上帝所賜、上帝所愛的,他必負責到底。如同大衛的詩歌「他又領我到寬闊之處;他救拔我,因他喜悅我。(撒下22:20)」他要領約瑟到寬闊之處,離開窄小無自由的坑,要伸手救拔約瑟,因他透過異夢揀選約瑟。

四、從軟弱中回應的我們

上帝所賞賜生命、上帝所愛的兒女,眾弟兄姊妹們,你在坑裡嗎?或是你已經抵達寬闊之處?我們需要一再被提醒,從一個情感主導的人生走向一個真理主導的人生。

(一) 走向真理主導的人生

我們裡面是不為人知的小心思,外頭穿著不堪、罪惡的衣裳。有多少人可以坦坦蕩蕩地說,我從裡到外都是清白乾淨、完全不像約瑟不會看眼色、不像兄弟們充滿壞念頭,更不像雅各會愛一個人愛到偏心忽視。基督信仰是一個從稱義到成聖的過程,我們在創世紀中一再看到,人因為恐懼說謊/避重就輕(如亞伯拉罕及以撒說妻子只是妹妹)、因為想要得到而欺騙(雅各騙取祝福、兒子們想要得到父親的愛才有種種情感與行動),但是上帝卻仍然透過這些不足的人成就他完全的工作。不足的人在耶穌基督的犧牲中已經被看為完全,接下來就是人的責任,繼續成為聖潔、持續放下重擔。

希伯來書說「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來12:1)」約瑟的兄弟們團體行惡,我們作為信仰群體,作為一個團體能否行出見證、放下我們抓緊緊的困難與複雜的情感,讓教會好好地成為教會,我們也好好地當個人?

(二)真實和真理:但是真實的情感也顯示出人的軟弱,我們容易被環境影響,我們容易在世界中,就不知不覺跟著世界走。這時候我們需要被提醒,我們需要在教會中被提醒,我們也需要在與上帝親近中被提醒,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4:22-24)」上帝沒有放棄不夠格的父親雅各,不夠成熟的約瑟及兄弟們,他也同樣不放棄在各樣處境下顯得脆弱的我們。

願我們保有情感的真實,並且以真理來做評判,彼此提醒我們的軟弱之上有神的剛強保護與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