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01108 陳琇玟老師 - 這些人和這些事

主講:陳琇玟老師
題目:唱我所信 ---為什麼要唱聖詩

基督教被稱為[歌唱的宗教],說明吟詩在信仰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内 容和表達。聖詩是基督徒群體共同的信仰告白,不僅是傳遞信仰真理、 教義的重要媒介,吟唱聖詩更是基督徒表達生命價值觀與信仰内涵的方 式。

什麼是聖詩?

聖詩之詞、曲常分別創作,學者討論聖詩時主要是針對歌詞內 容。「聖詩」至今仍廣受引用的描述是美國聖詩學者Carl F. Price1937 年的一段話:「基督教的聖詩是經由敬虔與靈修所孕育的抒情詩,是為 了讓人唱頌而設計的,形式須簡單,具有韻節。她表達敬拜者對上帝的 態度、上帝在人類生命中的目的。聖詩的內容須情感真摯,具有詩與文 學的風格和屬靈深度,蘊藏的思想能直接、迅速的使吟唱的會眾相互契 合。」

聖詩在我們的信仰生活中有何重要性?

美國Baylor University教會音樂教授David Music說聖詩是平信 徒的系統神學(系統神學是把神學區分成不同的體系來解釋它的相關領 域)。普天頌讚的主編譚靜芝博士將此理念闡述的十分透徹:「詩歌裡裝 載的不單是神的屬性(偉大、永恆、聖潔...),也題說祂的作為,提拔我 們這些極不配的人,同時警告安慰,使我們認識這位神是同行的朋友, 是公義的審判官,卻又憐惜和關懷...我們需要多種的詩歌加深對神的認 識,懂得在人生旅途不同時刻中怎樣回應神。當發現祂是萬王之王的時 候,我們懂得恭敬下拜;知道祂是憐恤、差耶穌從罪海挽回我們的主, 讓我們懂得怎樣在世上憐恤別人。祂的赦免、信實和愛,透過相應的音 樂配合歌詞,助我們理解抽象而不能觸摸、不可見的真相。無可否認聖 詩就是每一位信徒之神學整理,如果能夠廣泛整全地認識聖詩,對神的 認識亦會較具系統。聖詩好像「聖經伴讀手冊」,幫助我們回應聖經, 具體經歷這一位神是實在並且大有能力的!」

會眾唱詩是萬民皆祭司最顯而易見的呈現

馬丁路德(1483-1546)「萬民皆祭司」的神學思想打破會眾只能被 動參與禮拜程序的制度。路德將聖經翻譯成德文,創作德國聖詠(cho- rale),將唱詩這個禮物還給信徒,成為會眾參與禮拜最積極的部份。

從此上主的話語可以直接用一般人的語言向德國人民說話,而平信徒也 可直接以詩歌回應上主。路德是宗教改革領袖中最重視音樂的一位,他 明白音樂能進入我們感情最深的需要,安慰憂傷者,警惕歡欣者,激勵 沮喪者,謙卑驕傲者...。路德認為音樂僅次於神學,音樂是神學的侍女 (handmaiden);用今日的說法:音樂是神學最好的幫手。路德強調聖詩 有神學、敬拜及教導三種功能,將神學與音樂結合,寫作聖詩,藉聖詩 宣講主道,後人稱他為「會眾聖詩之父」。

聖詩是銜接永恆的時間藝術

基督教的歷史觀認為歷史是直線、迎向神的發展,而非輪迴,有 起點(創世),有終點(新天新地),其中心點為耶穌基督的降生、受難、 復活。歷史有方向的持續向前,雖有轉折起伏,但都在上主手中。上主 對每一個信祂、愛祂、順服的基督徒有其獨特計畫,讓信徒今世的短暫 人生可以和上主永世計畫相連,在地如天,預嚐天恩。音樂是時間的藝 術,吟唱詩歌的幾分鐘,與上主雙向互動,讓我們更愛神、愛人;雖是 短暫的片刻卻影響了永恆!同聲歌頌是【is】在地如天的語言,也更將 是【will be】天堂的語言。

聖詩承載信仰團體的集體見證

音樂與在地文化結合,吟唱某地的音樂,易產生對當地的認同。 人類文化是上主的普遍啟示,透過按祂形象創造的人,表達出各樣美善 的創作形式;寫成聖詩,文化就成了上主的特殊啟示,直指文化的美善 本源。我們用母語唱家鄉曲調,歸屬感油然而生;當我們進一步吟唱具 各地文化特色的新舊聖詩,普世關懷及屬靈的眼界被開啟,融入上主豐 富的啟示。

和聲和諧是歐美聖詩的特色。我們用敬虔自律唱詩,過程中聆聽 前後左右的聲音,一邊調整自己...再回到自己內心深處,超越自我,以 合神心意、合一的靈來到神寶座前。「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 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來4:13)信仰讓我們不僅建立個人與神 的關係,也建立與弟兄姊妹主內一家的關係。同唱聖詩是建立關係的一 種方式。在患難中,憑信心同聲吟唱,聖詩成為信徒互相扶持勉勵、造 就牧養的幫助,也成為人與人、與自己及與神對話的方式。

聖詩具信仰傳承的教導功能

上主對摩西說,「你要寫一篇歌,教導以色列人,傳給他們...」 (申31:11),此詩代代相傳,紀念上主如何帶領祂的子民出埃及、經曠 野、應許進入迦南地。詩篇在舊約時代篇篇可供吟唱,其希伯來文體 不僅押韻,且對仗工整,貫穿於猶太人生活及節期儀式之中,以為信仰 傳承。想像幼年耶穌跟隨父母上耶路撒冷,一路上邊爬坡邊唱「上行之 詩」(詩120-134)。猶太人守逾越節,除紀念出埃及那夜上主的拯救, 亦盼望彌賽亞來臨;在喝完以利亞之杯、邀請彌賽亞之後,必唱讚美詩 (詩115-118, 136)。因此耶穌和門徒在最後晚餐時亦依信仰傳統吟詩, 「...唱了詩,就出來往橄欖山去」(太26:30),詩歌的內容當夜應驗, 耶穌自己成了逾越節的羔羊,「匠人所丟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 石頭」(詩118:22)。歷經耶穌受難、釘十字架、復活升天的門徒們從歷 代傳承的吟唱中,恍然大悟,重新得力。摩西、大衛、耶穌、使徒唱詩 的榜樣,新約時代的我們仍得持守,讓聖詩繼續傳承信仰!

會眾唱詩是禮拜音樂的靈魂

聖詩在禮拜中的巧妙運用,就像承載禮拜各種元素、段落的河流。 我們唱聖詩時不只唱出旋律,更同時在學習歌詞蘊含的真理和價值; 加上音樂可以重複、容易記憶的特性,藉著不同詩歌的選用、表達、內 化,引導、推動禮拜穩定的進行。適時出現的宣召、讚美、尊崇、感 謝、認罪、祈求光照、信息回應、奉獻、代求、差遣等各類型詩歌,賦 予每個流程當有的意義,串連、整合禮拜形式的一體感,加強、美化禮 拜。

普世.多元.豐富的聖詩寶藏

二十世紀中後葉起,主流傳統崩解,個人主義興起,快速全球 化。教會正在普世多元、本色化兩個方向中,不斷尋求動態融合與突 破。「我們深信上主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祂今日也必不斷向我們 啟示,在複雜、動亂、衝突、恐慌的世界中與我們一同流淚、嘆氣;在 蓬勃發展中與我們一同歡欣。今日聖詩作者得真實、貼切詮釋信仰與二 十一世紀世界處境的關係。」 聖靈作工下,每個時代都有人寫出當代 的詩歌來與當代人對話。若能進一步了解聖詩的作曲背景和手法,欣賞 聖詩文學、音樂、神學之真、善、美,必能心意更新而變化(羅12:2) 。2009年出版的長老會聖詩主編駱維道博士點出新創作的詩歌需反應教 會今日的信仰精神與神學立場。音樂的質、風格及適用性也須在今日音 樂藝術的亮光下加以檢討。 因神是眾光之源,「各樣美善的恩賜、和 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雅1:17)我們得將最好的獻給 神,代代傳頌的聖詩,必然經過時間的篩選。

筆者任教的台灣神學院近年來提倡融合式敬拜(blended worship) ,希望將傳統聖詩重新編曲,賦予時代性,讓她既舊且新,與現代短 歌、普世民謠式詩歌一同融合應用在禮拜中。然而當我們更廣泛、彈性 選用跳脫傳統聖詩曲式、風格各異的詩歌時,切記要掌握歌詞必須符合 真理的最高原則;正如上主在伊甸園的創造,雖各從其類,彼此不同, 但不變的是「上主看著是好的」(創1:10,12,18,21,24)。好的聖詩創作 亦然,各有特色,但皆要合神心意。

會眾唱詩是實踐神學(practical theology) 的具體實現 隨著時代的演變,因應真理的時代意義,發展出不同的實踐神 學,例如解放神學、生態神學...。這三十年來,許多科技環保、性別平 權、社會公義、關懷弱勢等議題的詩歌也編入各主流教派的聖詩集;挑 戰我們在心靈飢渴、絕望多難的人群、監獄囚犯...中尋找耶穌,並把盼 望與愛帶給他們。

哲吾大學(Drew University)神學院院長Leonard Sweet的著作「 後現代朝聖之旅」(Post-Modern Pilgrims: First Century Pass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Church) 論及教會如何引導活在網路虛擬世界、後 現代思潮的這一代走上認識神的道路。Sweet用”E-P-I-C” (Experi- entially, Participatory, Image-Driven, Connected)提出教會要掌握 四個原則:Experientially可體驗的,Participatory可參與的,Image- Driven具像呈現,Connected跨領域跟生活聯結的。

其實唱詩正包括EPIC這些特質、魅力:吟唱的詩歌許多時候聯結 我們的生活經驗;吟唱時放入情感、動作,參與其中;樂音的高低、快 慢、鬆緊...讓乾澀的話語變豐富。詩歌(時間藝術的神秘性、音符的圖 畫)幫助人在詞(禱告)窮時做超越性的表達。就如聖奧古斯丁說的「 唱一次詩等於祈禱兩次」 ,理性的歌詞和感性的音樂相互支撐,帶來 穿透內心的感動。如此說來,唱詩的確可以滿足不服從權威、不易接受 絕對真理的後現代青年,幫助其打開心門,並積極投入禮拜。

唱我所信.信我所唱

我們所唱的就是我們所信的。吟唱聖詩是身(聽、唱聲音)、心( 感情及悟性)、靈(在信心裡宣告)全人的投入。「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 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非憑眼見,乃憑信心,知道自己不 足,但上帝恩典夠用,以唱的行動成為信心的宣告。信仰中最大的永世 奧秘是:上主竟然願意讓蒙恩罪人的歌聲成為獻給祂的馨香祭物。在今 生我們「以讚美的祭進入祂的院」(詩100:4);在永世我們將不住的以 「聖哉!聖哉!聖哉!」稱頌上主(啟4:8);無怪乎聖樂綜論的作者羅 炳良博士說「聖詩是信經加上三一頌」(Creed+ Doxology) 。

唱吧!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祂!(詩150:6)

*原載於《新使者》123期,201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