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00920 吳富仁牧師 - 愛相隨

經文:路得記1:14~22
題目:愛相隨

連哭都哭不出來

親愛的朋友,生命的悲劇發生當下,常常讓人難以承受,當我 們深愛的人身陷痛苦,只能禱告,甚至被上帝接走的時候,當下只能 「哭賴上帝」,這種傷痛,有時候巨大到讓我們連哭都哭不出來。這就 是路得記的背景。這個原本住在伯利恆的猶太家庭,因為饑荒,離開家 鄉,來到摩押,伯利恆原文就是糧食之家,連出產糧食的地方都無米可 吃,可見饑荒之大。按照摩西的律法(申命記23:3~6),摩押人是猶太人主 要敵人之一,這表示這場大饑荒讓這家人為了活下去,什麼都顧不得。

「後來拿娥米的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剩下她和兩個兒子。兩個兒 子娶了摩押女子,一個名叫俄珥巴,第二個名叫路得,在那裏住了約有 十年。瑪倫和基連二人也死了,剩下拿娥米,沒有丈夫,也沒有兒子。 」(得1:3~5)在路得記中,這家的三位男性故事的前5節都死了,甚至 連怎麼死,都不想多交代,神學家認為他們在這個故事當中,很不重 要!然而對在乎他們、愛他們的人,特別是拿娥米、俄珥巴與路得,必 不是如此,不想多說,或許只是因為每次提起,每逢想到,就會心痛到 不知該怎麼回應! 不要哭!

「她在摩押地聽見耶和華眷顧自己的百姓,賜糧食給他們。」(得 1:6)聽見上帝的百姓有糧食,應該是讓拿俄美決定離開失去丈夫與兒子 傷心地的好時機。很多人都有疑問,為什麼拿娥米不在摩押時,就遣她 兒媳返家,而非要走到半路呢?在遭逢困難那十年間,拿俄米惟一的安 慰,就是這兩個媳婦,惟有她們相伴相依,才得以度過這巨大的痛苦, 相信拿娥米是捨不得。不過,當她踏上回家這條路後,心裡反覆思想, 終於下定決心,要與她們分手。「拿娥米對兩個媳婦說:『你們各自回 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待已故的人和我一樣。』」(路 得記1:8)這裡原文真是「母親的家」!這在古時當代文獻非常罕見的記 載,因為一般都是「父親的家」,難道母親決定她們的婚事?她們又不 身處在台灣!難怪有人猜測路得記作者是女性。願上主以仁慈(hesed)待 妳們,這是拿娥美真心的祝福,她希望媳婦們再嫁、能得供應、更與上 主建立關係。拿俄美是真誠的告別,我沒有能力,讓妳們接下去的人生 有意義,因此,回家去吧!「於是拿娥米與她們親吻,她們就放聲大 哭,」(得1:9)這是這故事中,第一次聽到她們的哭聲,而這次對話便 在哭聲中結束。

對這三位女性而言,死亡陰影追上她們的丈夫,她們無能為力, 更不明白為什麼。哭泣會傳染,只要有人哭,我們會不由自主的心酸難 過,甚至開始哭,就在她們要因相離而哭泣時,拿娥美作出解釋:「我 的女兒啊,不要這樣。我比你們更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擊打我。」(得 1:13)這話充份表達出拿娥米內心絕望、挫折、痛苦,甚至是憤怒的情 緒。但這又惹來她們第二輪的哭泣。親愛的朋友,寡婦喪子全無指望, 怎可能不哭呢?當主耶穌來到拿因城,「當他走近城門時,有一個死人 被抬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而他母親又是寡婦。城裏的許多 人與她一同送殯。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 路7:12~13)

不要哭,主聽見同行許多人在送殯時低聲的哭泣,所發出的命 令;因此,彷彿走到絕望盡頭,拿娥美與媳婦的哭聲,上帝一定聽見 了!神學家漢斯昆(Hans kung)認為,當我們遇到巨大的傷痛,為了 想安慰人,常會說苦難是上帝化妝過的祝福!然而,苦難不應被篡改、 縮小或美化。在失去希望的地方,人被推到極限、邊界,我們會質問上 帝,甚至躲起來哭泣時,在那時,請你要仰起頭,去聽見主──祂那跨 越時空的聲音,祂會命令我們說:「不要哭!」

愛相隨

「兩個媳婦又放聲大哭,俄珥巴與婆婆吻別,但是路得卻緊跟 着拿娥米。」(路得記1:14)惟有真心、無助的淚水,才讓人緊跟、捨 不得(clings),這聖經中罕見的動詞,是連合(創2:24)的意思,但這裡不是 指夫妻之愛,而是婆媳之情。這次對話又在哭聲中結束。

「路得說:『不要勸我離開你,轉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裏去, 我也往哪裏去;你在哪裏住,我也在哪裏住;你的百姓就是我的百姓; 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死在哪裏,我也死在哪裏,葬在哪裏。只有 死能使你我分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懲罰我!』」(得1:16~17)路得 的回應聞名後世,因為捨不得,在這好像委身的誓詞中,路得告白,她 願與拿俄米同住、同國,最特別的,她將拿俄米的上帝視為自己的神, 不論路得原先的信仰,她將自己完全交託給上帝。古代近東認為葬在 自己祖先家鄉極為重要。就像雅各遺言特別交代,要將他從埃及帶回巴 勒斯坦下葬,約瑟也是如此(書24:32)。這就說明這種類似華人「落葉歸 根」的想法與傳統。但路得卻說,寧願與拿俄米葬在一處,可見她的決 心。而她這愛相隨,終於止住彼此的淚水,她們的對話,終於不是用哭 泣結束。

中國經典小說《紅樓夢》裡,賈寶玉說:「女兒是水做的骨 肉。」這話讓我們經常笑稱女人是用淚水作的,雖然華人傳統有「男兒 有淚不輕彈」的說法,然而在哀傷徹底的絕望中,誰能夠忍住不哭呢? 當伍斯特福(Nicholas Wolterstorff)教授他那25歲獨子登山罹難後,他寫 下【孩子,你忘了說再見】(Lament for a Son)這本書。他在書中回顧,當 他聽見兒子罹難的消息時,就好像一片黑暗,他寫著,「我們需要上帝 在哀慟中臨在的確據,多於我們需要知道『為什麼』」。上帝對拿娥米 的愛與同在,在拿娥美回家路上,透過媳婦路得的告白與捨不得,已經 悄悄的回應她,雖然這時的她,還不知道!而這就是愛,親愛的朋友, 或許我們也會經歷黑暗時刻,然而要相信,上帝的愛也在其中悄悄臨 到,因此要緊的是,學會聽見。

只有受苦的上帝能幫助

我們不明白拿娥美與路德走多久,才抵達伯利恆。但在那年 代,二名婦女同行旅行應很罕見,因此,惹動伯利恆全城的驚訝。「於 是二人同行,來到伯利恆。她們到了伯利恆,全城因她們騷動起來。婦 女們說:『這是拿娥米嗎?』」(得1:19)十年滄桑變化,加上旅途辛 勞,拿俄美體貌變化之大可以想像。他們離開時,是丈夫與兩個兒子, 如今身旁只有一位陌生的異鄉女子。「不要叫我拿娥米,要叫我瑪拉, 」(得1:20A)拿娥米原文是甜美,瑪拉是苦,拿娥米這諷刺的回應,也是 當下她深刻的理解與感受:「因為全能者使我受盡了苦。」(得1:20b)她 進一步延伸她的苦難,就像約伯,一夕間,兒女喪命,產業盡失,全身 長瘡。就像如今的拿娥米,苦難突然臨到她,她無法明白,更看不見自 己的出路,只能埋怨上主。「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 耶和華使我受苦,全能者降禍於我。你們為何還叫我拿娥米呢?」(得 1:21)當初離開家鄉因著饑荒,只好到摩押求生存,拿娥米此時卻深深 體會到,當時雖肚腹空空,但有相愛家人互相依賴、圍繞,她仍然是滿 的、富足的。如今她雖肚腹溫飽,失去所愛家人,那才是真正的空洞、 失去生命的意義。

馬偕醫院、長庚醫院的前院長羅慧夫醫生,是美國的宣教師,他 的夫人羅白如雪在「戀戀福爾摩莎」這本書回憶寫著:「最小的兒子德 克,五歲的時候,我們暫別台灣的工作回美國休假六個月,德克捨不得 離開我們的台灣女傭阿霞,因為自從他出生之後,就是阿霞照顧他。」 過一個月,德克想打電話給阿霞,羅白如雪問他的兒子想對她說什麼, 德克想了半天,是這樣回答的:「我只要坐在那兒。過一會兒,我會聽 到她的呼吸,她也會聽到我的呼吸。她會知道我在這裡,我也知道她在 那裡。」親愛的朋友,有時候,甚至只要願意去聽見彼此的呼吸聲,或 許就是最好的溝通與愛。

親愛的朋友,幸好我們還有上帝,「道成為人,住在我們當 中,充滿著恩典和真理。」(約1:14)當我們遇到巨大苦難,甚至痛苦到哭 不出來,無以解釋,無法說理,因此祂道成為人,這正是上帝從未撇棄 我們的證據,這就是祂聽見我們苦難的記號。因此,每當受苦,記得抬 頭仰望,記得祂正與承受苦難、熬煉中的我們同在,就像潘霍華牧師在 納粹的監獄中寫下的文字:「只有受苦的上帝能夠幫助。」而第一章尾 聲,作者用「她們到了伯利恆,正是開始收割大麥的時候。」(得1:22 )作結尾。這正代表上帝透過季節轉換,地景轉換收割大麥,在默默的 回應拿娥米與我們,上帝明白我們的苦處,我們的軟弱、苦難、欠缺, 祂必將賜予,雖然那時看似受苦,雖然雙手空空,但祂賞賜必然豐盛, 祂的愛,必會相隨我們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