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00719 吳富仁牧師 - 與主同住

經文:哥林多後書5:1~10
題目:與主同住

親愛的朋友,當我們向上帝說:主啊!是的,我願意成為祢的孩 子!從那時開始,我們就加入古往今來那群信仰上主群體中的一份子 ──以色列人。而以色列人──上主的百姓,就是一群持續的被提醒, 每一天都要記得朝著上帝國前進的人。就像他們在曠野裡的生活,每天 早晨,收起自己的營帳,走一天的路程,他們明白,每走一天,就更接 近上主應許之地。在猶太人的三大節期之一──住棚節,每一年都要在 臨時搭建的棚架下住上七天。

在上帝的房子裡

當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提到基督徒──那為主裡而活的新生命時, 說:「我們外在的人日漸朽壞,內在的人卻日日更新。」(林後4:16 )現代中文譯本翻成「外在的軀體」與「內在的生命」,隨著時間,人 就會衰老朽壞,為何保羅說,我們的裡面可以日日更新呢?要如何辦到 呢?保羅說,「因為我們不是顧念看得見的,而是顧念看不見的。」( 林後4:18A)顧念在原文有「專注、留心」的意思,保羅是說,當聖靈在 我們這如土作瓦器般的生命裡,成為上帝放在我們生命中的寶貝時,將 帶我們看見三個圖像,第一個圖像,就是「帳篷」。「因為我們知道, 我們這地上的帳篷若拆毀了,我們將有上帝所造的居所,不是人手所造 的,而是在天上永存的。」(林後5:1)保羅用一個以色列人非常熟悉 的空間--帳篷來比喻,他告訴我們,就像以色列人在曠野時,住在帳篷 裡,現在我們的生命也是如此,然而,我們需要專注的看見,雖然我們 外在的軀體──這地上的帳篷,會破舊,會老,也會遭遇各樣苦難、病 痛,導致我們軟弱殘缺,但沒有關係,因為我們顧念的,是那上帝為我 們所造的居所,保羅選用一個以色列人習慣稱「聖殿」的語詞,叫做「 上帝的房子」。

保羅用「帳篷」這個圖像,來形容我們這個不確定的生命,事實 上,或許也可以用來形容這不確定的世界。過去這幾十年來,看似穩定 的中美關係,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自由貿易港的地位,就像帳篷一樣,上 帝說要收、要變,就會產生變化。就像二三月份疫情剛爆發初期,我媽 媽的一個朋友還在說:「我才不相信,現代醫藥這麼進步發達,會找不 到解藥。」因此,我們不應心硬,就像啟示錄9章20節提到:其餘未曾 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做的。今年年初,當疫情未漫延 之前,習近平說:這疫情可防可控。川普也輕忽的說:這不過是小感 冒。誰會想到,疫情燃燒至今,短短半年,已讓這世界超過千萬人確 診,六十萬人失去性命,到目前為止,在美國因疫情失去性命,已經超 過韓戰、越戰加總起來的人數。因此,面對疫情,我們首先應該悔改, 上帝藉著疫情,嚴嚴擊打這世界,正是告訴我們,是我而不是你們,在 這世上掌權。因此,帳棚也告訴我們,生命隨時可能會被拆毀,世界動 盪變化;然而身為基督徒,卻擁有一個絕佳的機會,因為我們有那來自 上帝的應許,有新的房子將在天上永存,在那裡,上帝將全然穩固的重 建我們的生命。

穿與脫

「我們在這帳篷裏嘆息,渴望得到那從天上來的居所,好像穿上衣 服;倘若脫下也不至於赤身了。」(林後5:2~3)接著保羅用了第二個 圖像,從經文發現,這二個圖像是連在一起的。保羅說,從這世界到另 一個世界,就像脫下衣服再穿上一樣,那會不會就像我們洗澡時,有段 時間是赤身呢?保羅心裡可能也有這疑惑,他才會說「不至於赤身」。 不過寫這段話的當下,他還沒去過,因此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在 這帳篷裏的人勞苦嘆息,並不是願意脫下地上的帳篷,而是願意穿上天 上的居所,好使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那為我們安排這事的是上帝, 他賜給我們聖靈作憑據。」(林後5:4~5)保羅所提勞苦嘆息是真的, 神學家提醒我們,保羅寫的每封信,他的心情都像是寫遺書。若根據他 所在哥林多後書所說的:「我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遭海難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裏掙 扎。我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人的危險,外 族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 」(林後11:24~26)鞭打、棍打、海難,這麼多的危險,平常人只要遇 到一次,就打退堂鼓了,保羅在為主傳福音所承受的,真的就像是爛命 一條,屢戰屢敗,勞苦嘆息。

因此就像保羅說,寧可上帝讓他脫去舊的,穿上新的。但生命主 權,不在保羅,更不在我們手中,而在上帝手中。保羅說,我相信,上 帝已經為我們安排好一切了,祂己向保羅、也向我們保證,必要實現。 「憑據」原文是「質」,也就是我們拿東西去當舖,老板會開憑據給我 們,將來好拿憑據贖回。換言之,上帝賜下聖靈,要記得,這就是上帝 所付的訂金,祂將要把我們贖回去的證據。

與主同住

「所以,我們總是勇敢的,並且知道,只要我們住在這身體內就是 離開了主。因為我們行事為人是憑着信心,不是憑着眼見。我們勇敢, 更情願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林後5:6~8)保羅接著給我們第三個 圖像,與主相離或與主同住。保羅並不是否認,現在沒有與主同在,但 他直言,這時是用不同方式與主同在。2010年的和合本將原譯本「坦然 無懼」改譯為「勇敢」;其實兩個譯本都通,因為當我們面臨將要死亡 的當下,真需要勇敢,才能讓我們坦然無懼。保羅明白的指出,我們生 命在世的限制,而我們只能憑信心盼望,那與主同住的生命,那將會是 人死後,與主同住在家裡。這段經文常使用在告別式,親愛的朋友,面 對生命終將會死亡的事實,在那時刻來臨時,我們真需要勇敢;然而基 督徒就因有盼望,能坦然無懼的面對。

上週總會松年委員會與南與北出版社合辦的訓練,其中提到遺書、 遺願與遺產。我們常因社會習俗,深怕長輩說不孝,經常等到人都無意 識的躺到床上,或突然過去後,才發現我們對死亡認識太少,準備不 夠。事實上,相信沒有人準備得足夠,不過,就因為基督徒深信,上帝 都已經為我們安排好了。因此,有關現在看得見的事,應該可以一項一 項交代清楚,要記得,我們顧念的,是看不見的。

「所以,無論是住在身內或住在身外,我們都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 悅。因為我們眾人必須站在基督審判臺前受審,為使各人按着本身所行 的,或善或惡受報。」(林後5:9~10)保羅不是指別人鼻子說:「你們 這些沒有見證、沒有好行為的基督徒,要小心上帝的審判!」他用「我 們」作主詞,就表示他與我們一樣,雖然立定志向,要得主喜悅,但終 究,我們都將要站在基督面前,接受祂的審判,屆時,只有上帝才能判 定,誰才能與祂同住。

誰能與主同住?

詩篇原文就是「歌」的意思,所以研究詩篇的神學家,都會猜測每 篇詩篇使用在何時何處。傳統上認為,詩篇第十五篇,是上主百姓從 各地來到耶路撒冷時,參與每年三大節期(住棚節、逾越節、七七節) 中吟唱的,耶路撒冷聖殿是在高處,人們需要辛苦的登高,直到聖殿門 外,祭司讓人們在聖殿外大門,吟唱本詩歌,用來表明,他們的聲明與 宣告,才准進入聖殿,敬拜上主。「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 能居住你的聖山?」(詩15:1)祭司首先吟唱,問上帝說,誰配與祢同 住,誰能來到祢的神聖之處呢?

詩人好像提供所有走上路、為要尋找祂面的人十句聲明,有人說, 這是朝聖者的十條誡命。在第一節提問後,第二節便回答:「就是行 為正直、做事公義、心裏說實話的人。」(詩15:2)就像十誡一樣,前 幾條強調的,正是人與上帝之間的關係。行為正直,正直的字根是「完 全」、「完整」之意,詩人是描述一個內心誠實的人,就像耶穌所說 「清心的人」(太5:8),這字是拿來描述挪亞(創6:9),在當時世界 中,惟一讓上帝視為義(完整)的人。做事公義。不是指這人行事公 平,而是指,一個與上帝有良好關係的人,他的心轉向上帝,因此他所 作之事,不為自己,只為上主,如果這樣,便能成為做事公義的人。這 樣的人,自然心裡會說誠實話。心想什麼,就說什麼的人,沒有掩飾, 就像主所說:是就是,不是就說不是。有時也在想,倘若牧師在要禮拜 前,站到樓下,擋住所有要來禮拜的人,惟有背完這篇聖經之人,才能 進來禮拜,就像通關秘語一樣,不曉得會有什麼樣的情況發生?

誰配得與主同住呢?上主的百姓,是一群被提醒,要記得朝上帝國 前進的人。就像在曠野中,每天早晨,百姓收起自己的營帳,走一日的 路程,我們千萬要記得,上主的營帳,也同時被收起,祂是與我們同走 同在的主。雖然後來人們用石造的建築物,作為祭壇或禮拜堂,但記得 希伯來書的提醒:「這樣,我們也當走出營外,到他那裏去,忍受他所 受的凌辱。 在這裏,我們本沒有永存的城,而是在尋求那將要來的城。 」(來13:13~14)當我們尋求的是那將要來的城,那就不會看見眼前的 凌辱、困難、艱辛與破舊,而是仰望依靠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