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中壢教會

主任牧師 : 陳克安 |教育牧師: 吳富仁
電話:(03)422-4354 & (03)4222425 (03)427-1863 
網址:www.chunglipc.org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中平路124號
傳真:(03)425-3291 
EMAIL: chungli_pc@msa.hinet.net

20200621 吳富仁牧師 - 向上帝說是

經文:哥林多前書1:20~2:11
題目:向上帝說「是」

愛的相反,是冷漠

德瑞沙修女曾說:「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如果我們深愛 一個人或一個群體,對所愛之人會有期待,當然他們也對我們有期待, 因此往往帶給彼此莫名緊張的關係,就像我們與父母、家人間常有的複 雜情緒,親愛的朋友,這就是保羅與哥林多教會的關係。保羅與哥林 多人的書信往來,至少曾有六封。「我先前寫信告訴過你們,」(林前 5:9A)保羅寫哥林多前書之前,至少曾寫給他們一封信。今天經文裡,他 又提到:「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林前2:3A)在前書後,寫後書 前,保羅又曾寫過一封信,信中說什麼,我們並不清楚。就好像一張不 完整的拚圖,只能透過推敲拚湊。哥林多後書1:15~16,保羅提到,當他 第一次離開哥林多,一直打算再去看他們,說了兩次卻都沒去成。後來 他實現諾言,第二次造訪哥林多,然而卻發生「對那些犯了罪的人和其 餘所有的人,正如我第二次見你們的時候曾說過,現在不在你們那裏再 次說:『我若再來,必不寬容。』」(林後13:2)保羅第二次到哥林多 的見面,很顯然讓雙方很不愉快。

這應該是保羅寫哥林多後書的主因。使徒行傳18章記載,保羅來到 羅馬行省亞該亞(Achaia)的首府哥林多,停留18個月(徒18:11),哥林多 教會應該是保羅在這段期間所建立的,對保羅而言,哥林多教會就像他 的小孩。近五、六年間,他們持續通信往來,保羅也派提摩太與提多前 往(林前16:10、林後2:13;7:6~7)。因此,保羅所寫的哥林多後書,就像 父母寫給大吵一架過後的孩子,對他說,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我發脾 氣是為你好,因為我愛你。

喜樂與悲傷──因為愛

所以保羅才寫下讀起來很繞舌的句子:「我自己定了主意,下次不 再帶着悲傷到你們那裏去。我若使你們悲傷,除了因我而使他悲傷的 那人以外,誰能使我喜樂呢?」(林後2:1~2)現代中文譯本譯得更直 接,「只有因我憂愁的你們,使我快樂。」這世上有誰出現,能讓我們 既悲傷又難過,有時又讓我們得著安慰與喜樂?那些令我們悲喜交加、 充滿複雜情緒的人,必是我們放在心裡的人。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 說:「正像我們跟基督同受許多苦難,我們也藉著基督得到許多安慰。 如果我們遭遇苦難,那是為要使你們得到安慰,得到拯救;」(林後 1:5~6A)苦難與安慰交織在他與哥林多人的關係中,在第二章,我們讀 到悲傷與喜樂也是如此。

「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免得我到的時候,那該令我喜樂的人反倒 令我悲傷。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喜樂為自己的喜樂。」(林前 2:3)哥林多人必然深知必清楚,誰是那個該讓保羅喜樂、卻讓他失望 的人,或許是那些犯罪、被保羅所斥責的人。甚至保羅直接表明:「我 在憂傷痛苦中流著許多眼淚給你們寫信,不是要使你們憂愁,而是要你 們都知道我多麼愛你們!」(林前2:4)俗語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但保羅展現為父之心,如果不是真正的愛,沒有人會放下身段承認,自 己的軟弱與流淚。

學會赦免:歡迎回家

耶穌在路加福音15章說過一個故事。當小兒子在放豬的地方醒過 來,決定放下一切堅持,回家,聖經:「於是他起來,往他父親那裏 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擁抱着他,連連親他。 」(路15:20)這父親期盼兒子醒來回家已久,甚至常倚在門邊,當他 遠遠看見兒子返家,忍不住上前要去擁抱他,歡迎他回家,故事中沒有 一字提到愛,但畫面卻充滿父親的愛。這就是保羅接下去,要哥林多人 所做的,他說:「那麼,如果有人使別人憂愁,他不是使我,而是使你 們大家憂愁,至少使你們當中的某些人憂愁。我這樣說,是因為我不願 意使這樣的人太難堪。他受大多數人的譴責已經夠了。」(林後2:5~6 )保羅提到,這個人或這群人,讓保羅與哥林多教會憂愁,我們該怎 樣對待他或他們呢?或許他犯淫亂:「我確實聽說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 事;這種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和他的繼母同居。」(林前 5:1)違背保羅教導,與弟兄興訟,參與神廟活動、大吃大喝。不論如 何,這個人與這群人,讓保羅與教會傷透了心。

然而,保羅說,他們受眾人責備到止,夠了!「你們應該寬恕他, 勸慰他,免得他過份傷心而絕望。所以,我要求你們讓他知道,你們確 實愛他。」(林後2:7~8)就像智者教我們如何管教孩子:「不忍用杖 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勤加管教。」(箴13:24)杖打孩 子,是管教的手段之一,但不是打過就好了,孩子就明白了,教育的歷 程,是要幫助他明白,用杖責打,是為要保護他,愛他。「我以前給你 們寫那封信,目的是要知道你們是否經得起考驗,是不是願意一切都服 從我。你們寬恕誰,我就寬恕誰。如果我有所寬恕,是代表基督為你們 寬恕的,」(林後2:9~10)保羅內心明白,耶穌基督那愛的本質,保羅 勉勵哥林多教會,寬恕與順服是屬耶穌信仰群體的本質,就像主禱文 中,我們向上帝的禱告說:「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太6:12)保羅在之後寫給羅馬的信上說:「你們除了彼此相愛,對任何 人都不可虧欠甚麼,因為那愛人的就成全了律法。」(羅13:8)原文可 譯為:「除了相愛,不可欠債。」這就是教會的本質,只有相愛,是我 們的債務。倘若我們無法彼此赦免,容讓苦毒進入我們的心,那我們就 需要好好檢視,這是不是撒旦的詭計。「免得撒但佔了優勢,因為我們 對撒但的詭計知道得很清楚。」(林後2:11)

向上帝說是

親愛的朋友,這就是保羅所說的,在耶穌基督裡面的「是」。就像 結婚禮拜,牧師會問新人,你願不願意一生一世成為他的妻子、先生。 在聖禮典中,牧師會問,你相信三位一體的上帝嗎?我們所期待的答 案,都是:「我願意(是)」!保羅說:「我有此意,難道是反覆不定 嗎?難道我的意願是從私慾起的,以致我忽是忽非嗎? 」(林後1:17) 保羅不是不守承諾、反覆不定的人,是情非得已。同時更不要誤解,上 主是信實的,祂應許必要成就,「因為,我、西拉和提摩太在你們中間 傳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從沒有『又是又非』的;在他只有一個『是」 。』」(林後1:19)耶穌怎樣成為上帝應許的「是」?即使在客西馬尼 園最困難深夜裡,耶穌禱告說:「父啊!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 (路22:42A)即使是耶穌,仍有人性軟弱,但最終,祂仍順服說:「然 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B)

順服,成了上帝眼中的「是」,只願成就上帝心意的耶穌,就此走 上背起十架的艱難之路,在人看似盡頭的死亡、陰間裡,上帝用耶穌 的復活,向我們證明了祂那永恆的應許。因此,保羅才接著說:「上帝 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我們藉着他說『阿 們』,使上帝因我們得榮耀。」(林後1:20)如何證明我們在婚姻誓詞上 的回答為真,只有用你一生印證;當我們宣告,「三位一體的上主,祢 是掌管我生命的主」,如何證明是真的,最初是用話語,但最終,只有 用你的生活與生命,來說「是」。耶穌已經用祂的生命,向上帝說「 是」,因此祂就成了上帝向我們說的「是」,我們若在基督裡,藉著耶 穌,上帝所賜給我們的恩典與應許,都將成就。不像人的承諾,常有所 變化,耶穌不會。因此,「阿們」是我們藉著祂說的,這也是我們在禱 告最後會說,「奉耶穌基督的名」的原因。「阿們」是希伯來文,在希 臘文有「誠心所願」,也可翻成「是」、「真的」,早期中文翻譯的時 候,學者們爭論許久,最後才決定,照最早期那群上帝百姓的方式與話 語,直接音譯為「阿們」。這也成為華人基督徒的特殊記號。

「那在基督裏堅固我們和你們,並且膏抹我們的,就是上帝。他在 我們身上蓋了印,並賜聖靈在我們心裏作憑據。」(林後1:21~22)當 我們說阿們的時候,這正是聖靈在我們身上所做的工。就像拿東西到當 舖,老板估值,約定多久要贖回去,他就會開一張「當票」當憑據。「 質當」就是憑據的意思,保羅告訴我們,聖靈是上帝開給我們的當票, 要我們記得,耶穌已贖回我們了,不再受過去的罪性、撒旦所綑綁, 我們已得著自由,這是祂的恩典,直等時日滿足,祂也將成就所有的應 許。

他雖死,仍在說話

1934年至35年間是巴克禮牧師生命最後的兩年,當時他擔任太平境 教會小會議長。雖然年紀老邁,但他都會親自主持洗禮的問道會,這是 當時被巴牧師問道的14歲小女孩的記錄:「『頭,抬起來!』巴牧師輕 輕地說,並慈祥地微笑望著我。『今年幾歲?』『上帝是誰?』『耶穌 是誰?』『洗禮、聖餐的意義?』按照主日學的教導,我一一回答。只 聽他說:『真好,真好。』巴牧師再問:『有一次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 的牢獄遇到什麼?』正思索間,巴牧師用明亮的眼神看著我,此時坐在 他身後的一位長老舉起雙手急速搖動。對了,大地震,我馬上回答:『 忽然大震動,牢門都震開,獄吏以為犯人全逃了,正準備自殺。』巴牧 師問:『保羅向獄吏說什麼?』我大聲的回答:「『不要傷害自己,我 們都在這裡!』」巴牧師續問。「獄吏說了什麼?」我回答說:「『兩 位先生,我該做什麼才能得救呢?』他們說:『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 人就會得救。』」(使徒行傳16:30~31)巴牧師微笑點頭說:「你答得 真清楚。」接著巴牧師翻開聖詩209首(今306首),讓我讀:「我的生 命獻給你,做你路用到一世......。」一直唸到第5節。唸完後問:「你 決意一生要如此行嗎?」我回答:「是,我決意要如此。」牧師又翻開 羅馬書8章31-39節,講解一番,特別強調35、39節。最後巴牧師再問: 「要常常祈禱,依靠主,你願意如此行嗎?」望著巴牧師的眼睛,我堅 決地說:「願意。」祈禱後才結束問道理。這是巴牧師86歲時問道理的 一次實錄,有23名參加,及格得小會推薦者才14名。」

「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在說話。」(希伯來書11:4B)這是黃彰 輝牧師為巴克禮牧師的一生所下的註解。回顧現在台灣的教會,我們到 底在追求什麼?我們追求洗禮人數,但有沒有讓這信,在我們的生命裡 持續說話呢?我們喜歡大規模歡慶的特會敬拜,然而,我們敬拜的是 人,還是上主呢?當年這個14歲的小女孩,僅僅被這簡單的問道歷程震 撼,信仰就此成為她一生追求重視的事;今日的我們,若想讓這信仍舊 說話,終需要去面對巴牧師的凝視與問話,他仍說話,而我們會及格, 還是被淘汰呢?